0244 是不是去为你收尸
    徐右兵回到家已经是七点多了,和他猜想的一样,父母并没有出摊卖水果,而是正坐在家中那简易的破沙上好像在商议着什么。? ?右兵进门,徐母急忙走进了厨房,也没等徐右兵说话,呼啦啦几个荷包蛋就打进了锅。

    徐国强看了一眼徐右兵,对他招了招手指了指身旁的破沙让他坐下,这才斟酌着词语开始问。

    “以前你在部队上,有些事我即使是想问你但是也见不着面。十年了,你没有回家,我接到的只是一些没用的立功受奖喜报。但是我知道,这些东西都是你的成绩,我也猜测着,和你妈当宝贝似的珍藏着,那都是你用命换来的。

    年少轻狂,满腔热枕,我都理解,爸爸也是打那时候过来的。但是我怎么觉你这次复员好像不怎么对劲,这个事我和你妈想了一个晚上也没有想明白,你告诉我,那个**姑娘究竟是怎么回事。他是赵誉刚的孙女,难道人家真的看上你了?

    孩子啊!人家赵誉刚是什么样的人,那是高高在上的长。**更不是咱们家可以攀得上的媳妇,不对等啊!别的不说,这门不当户不对的,你看昨天我刚去他和赵长就闹翻了,这事难啊!

    不过女孩子还是不错的,能力又好,你说还会驾驶直升机,我徐国强活了大半辈子了,是连想都不敢想,前天刚刚坐了趟民航飞京城,晚上又乘坐直升机飞回来了。一天往返,一个来回,这忽悠悠的,怎么就和做梦一样?”

    徐右兵沉思着,刚想回话,这边徐母已经把荷包蛋汤面条做好了,一人一碗盛了出来,端在了茶几上。又利落的拿来筷子,叮叮咚咚的切了点葱花碎沫,用味极鲜拌了拌滴了几滴香油当做咸菜。

    徐国强看了一眼徐右兵,指着满满的一大碗汤面条说道:“先吃,吃完了再说。这么多年都没在家吃碗饭了,那啥,孩他娘,你也过来,我们一家三口吃个舒畅面条儿!”

    “好,面条儿好啊,顺畅!右兵今个回家吃饭,我就寻思着以后我们家能够顺顺畅畅的,少点杂事,平平淡淡的过日子。兵儿,你吃,爸和妈对你没什么别的要求。我们不要求你又成龙又成凤的,能安安稳稳的找个工作,结婚生子,那就是妈这辈子最大的心愿!”

    看儿子吃着面条,徐母满脸都是笑,不过吃到了一半,徐母突然叹了口气说道:“看样子咱家这一带拆迁是无法避免了。拆迁是个好事,我估摸着能换个全封闭的小区,大点的房子,这样你的婚房就有了,只是我这心里一直都不踏实。兵子啊,你说,那个**就真的能这样跟你结婚?我怎么感觉他们家的情况这么的复杂。

    人家家里面全都是大官,你看看昨天,他那个表哥。我估计是不是他们家里人都不愿意看你和他在一起。我和你爸回来也商议了。一下飞机就开始打,人家那叫下马威啊!兵子,你和**姑娘之间的事,你是不是再考虑考虑呢?”

    徐国强呼啦哗啦的一会就把一碗面条给吃完了,他渣吧着嘴,看了一眼儿子。徐右兵急忙起身拿起来徐国强的碗说道:“爸,您慢点吃,我再给你盛一碗去。”

    徐国强摆了摆手,拿手擦了擦嘴,这才从兜里掏出盒牡丹来点了一根说道:“不吃了,今早上你妈这面条做的不错,真鲜,还放的虾米皮。你多吃点,吃完了咱爷俩说道说道这拆迁的事。我也考虑了,拆迁是个大方向。

    你啊,这孩子让我不省心啊!从小你就淘气,比别的孩子能淘一倍。上学的时候就抽烟打架,和大军狗子们在一起,没少让我头疼。是,我揍过你,甚至是拿着擀面杖打你。但是你想过没有,打是亲骂是爱啊。

    那时候你一半大小子,我是天天提心吊胆的,就怕你在外面不学好,这万一要是走上了歧途,一辈子就毁了!不过还好,你还算给我争气,竟然当兵参了军。右兵啊,你是爸爸的儿子,爸爸的骄傲啊!没想到一参军,回头立功喜报什么的就不断啊!我可是骄傲了一回,你妈和我在人前终于是抬起了头。

    可是这头没能抬几天,事就变了。人家参军每年还能回来探亲,可你倒好,一去十年不回家。你知道街坊们这流言蜚语吗?就像一把刀啊。说什么的都有,算了算了,不说了,也过去了。好在你终于是给我挣了一回气,想不到赵长会派国家军礼乐队来接我和你妈进京去看你。这景整的,轰动整个站前街啊!

    哎!”

    徐国强吧嗒吧嗒的抽着烟,无比豪迈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徐右兵呼啦啦的扒拉着面条,一边吃一边回着话:“爸妈,对不起,我进的是秘密部队,回不了家,其实那喜报你没看的部队番号都不一样。是儿子不孝,让爸妈你们操心了。

    不过这回就好了,复员了,那我就再也不用回去了。正如妈说的,我找个工作,安安心心的干,挣钱养家,孝敬您二老。”

    一大碗面条不一会的功夫就吃完了,徐右兵抢着帮老妈收拾着桌子,徐母利落的进了厨房,一会刷完了碗筷,这才满怀心思的坐了下来。一家人终于是坐到了一起,徐右兵给父母各倒了一杯水,徐母又开口说道:

    “右兵啊,安安心心的过日子是对的。但是你想过没有,**我看人家可不是那么简单的女孩子。身为赵誉刚的孙女,你想想,就算咱们家能够分个大房子,人家孩子能跟着你在这过平淡的日子,吃得了这个苦?

    再说你复原后国家是不是还要给你安排工作,还有你答应那个炮校那名长说你要去教他们练兵,这事会不会又把你拖进部队里面去呢?我怎么觉得那帮小子们也不是平常的队伍,一个个都太野了,上来就打架,他们身为长也不管,你这身子还带着伤呢,这要是去给他们当教练,万一要是有任务,你会不会参加呢?

    我可跟你说,你不能去,这个教练咱们也不要。不管是给多少钱,妈不放心,妈真的不放心啊!你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成天不是这伤一块,那被打个窟窿的,我昨天都没来得及细看,你说你身上这伤,究竟是怎么回事?

    来接我和你爸的军官说了,当时我就吓晕了。他们说你要做大手术,能不能活过来都是个问题。我当时在飞机上就想,其实,其实爸妈到京城的时候,甚至想着是不是去为你收尸的啊!

    呜呜呜呜......”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