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4 问题面越涉及越广泛
    刘院长属于很斯文的一名学者型人才,他见自己的话并没有引起阀门厂这些人的反感,大家的情绪此刻看来都比较理智,于是继续说道:“阀门厂的问题历史悠久,是建国初期在我市工业部门主导下成立的第一个合作化国有企业。 为烟海市立下了汗马功劳。曾经是我市的重要纳税企业,重要的大厂。

    但是随着社会的展,阀门厂跟不上时代,企业内部血液得不到更换,设备陈旧,产品技能落后,退出历史的潮流也是必然的。八几年国企改制,阀门厂没有赶上改制的东风,以至于到了最后成了这般境地,这都是历史原因造成的。

    过去已经成为了历史,我们就不去谈了,但是现在,综合当下的实际情况。我认为一平米补偿大家一平米半的补偿方案是可以说的过去的。”

    “怎么说得过去,现在的的房价多少钱......”

    “这位同志你先别急,你呀就是太年轻,你听我给你说完你有不同意见你再说!”刘院长面色沉静的打断了韩大刚的质问,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这位满脸横肉的家伙,心中抽蓄了了一下,继续说道:

    “我只是就事说事,一平米补偿给大家伙一平米半,大家想想,这其实在我们大家周围,以及此前的旧城改造拆迁工作中是不是早有案例!事情不是要针对阀门厂,海天置业把补偿方案上调到了一平米半,足见已经拿出了他们的诚意。同志们,我们不能继续拖城市建设的后腿了,你们想想,阀门厂自从开始走下坡路以后,仅仅是市里的帮扶,以及对大家的照顾,那就是一个天文数字了。

    你们的厂现在虽然说是卖了,但是不是还剩下一个精加工车间吗。我记得你们的老厂长叫马有才吧,这个精加工车间还是老马最后力求要保留下来的,而事实证明,这个车间确实是给大家创造了一部分利润的。

    宋市长,我看这个车间还是可以保留下来的吗。规模还是可以的,一百多人的车间,利润也可观。能坚持到现在,其实也是个奇迹,更与马有才的高瞻远瞩与精心领导是分不开的。仅这个车间就占地将近五十亩地,是不是可以想办法外迁出去,毕竟在市区也不好,这五十多亩地完全可以折算抵给大家伙吗。算下来的话,人均又可以多出来六七平方的面积不是,如果按照阀门厂户口登记算下去的话,就等于每家每户可以多出来二三十个平方。”

    嘶,董国权是倒吸一口凉气,他感觉自己的牙都疼。每家每户多补偿出去二三十平米,这事根本就不可能。虽然杨进交代自己,现在是最关键的时刻,不行就丢骨头。但这么大的一块肉骨头不想这个刘院长一下子就给丢了出去。

    尼玛的,我找你来是干什么的,可不是来给我老板败家的。不过他转头一想也释然了。精加工车间这块地皮他可是没拿到手的,也就是说他手里掌握的地皮,并不包括精加工这五十多亩地。见刘院长说完一直看着自己,董国权想了不到一分钟立刻就回过味来了。

    “对,宋市长,这个方案我看可行。既然要为大家解决问题,那就一步到位。我们海天置业也愿意为社会解决困难。阀门厂的精加工车间我们也一块开了,这样总体效果看上去还是好的嘛!而至于精加工车间的外迁问题,毕竟要给阀门厂留一点血脉吗。您看门楼山水库的那片地怎么样,那块地也是我们海天置业在前段时间拿下来的,面积是一千多亩,我们就分出来五十亩给阀门厂的精钢车间好了。

    这样就可以回去预算一下,不过我估计补偿二三十个平米是没有的,又要搬车间重新建厂房,又要安放机器进行投产,这样综合抵消,多分上七八个平米还是有的。因为你们虽然是离厂失业了了,但是工龄还是没有买断的,这个补偿还是有的。”

    一听这话,代表们纷纷咂嘴没有说话。精加工车间的确是他们赖以维持的最基本保障了。这么长时间以来,很多人的基本保险都是靠着精加工车间维持的。当时也不知道马有才为什么坚决不同意职工们的工龄买断,没想到现在方才显现出了他的实惠性。

    大家纷纷感叹马有才的好的同时,也不禁对这位老厂长高瞻远瞩的的思想佩服不已。当时厂子每况愈下,大家还无不佻诳的说,马有才马有才,就是因为太有才了,所以厂子才垮了,不想现在来看,人家还真是有才。

    见大家伙不再反对,也没有人提出不同的意见。作为马有才的女婿韩大刚也终究是吧唧了一下嘴唇没有说话。精加工车间是他老丈人一辈子的心血,就这样搬出去的话,老丈人那里未必就能同意。但是此一时彼一时。大家都不反对,他也没必要在这里做这个出头鸟。

    不想他不说话,一直坐在旁边的段海天可是开口了:“我是精加工车间的车间主任,并且就是现在精致阀门厂的副厂长。身为阀门厂的代表,我有不同的意见。

    现在老阀门厂就剩下我们一个精加工车间了,说起来我们属于老阀门厂,但是实际上我们早前已经更改了厂名。现在我们精致阀门厂主要以电动蝶阀和气动球阀,以及一些高中压和低压阀门的生产为主。能生产出来销售的产品,其实维持运作已经很困难了。如果是连我们的主意也要打的话,在这里我宋市长考虑一下,是不是可以一次性帮我们解决好老职工们的厂龄买断问题。

    这样的包袱,我们一个车间背不起,背了这么多年,的确也是背不动了。虽然说市里每年也有对我们进行帮扶,但是这帮扶远远不够我们为老职工们报销和缴存的多项保险以及医疗等方面的补贴。我们其实就像一条苟延残喘的老牛一样,一直在拉着一辆满身都是窟窿眼的破车,其实已经到了举步维艰的地步了。”

    段海天实话实说,他说出来的话代表们并不反对,因为他说的完全是实际情况。但是想要买断阀门厂四千多名职工的工龄问题,这可不是一句话就能答应的。身为主管烟海市工业部门的副市长,其实对于这个小小的精加工车间,宋乐斌还是有些了解的。

    一个车间一直以来担负着四千多名职工的各项保险的缴纳工作。虽然市里一直都在想办法,想帮他们摆脱这个沉重的包袱,也能让这个仅剩下来的车间做大做强,轻装前进,但是到现在为止,一直都没能找到一条最好的出路。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