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6 又出了一个大纰漏
    董国权感觉今天非常的被动,被动是因为话题的主导权完全不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 ?很不好的状况,是与计划完全相违背的。不仅如此,今天的宋乐斌很不对劲。他所站立的角度与方向,基本都在向着阀门厂这帮土鳖们说话。如此一来于事先的打算相差太多,宋乐斌根本就不能现场对这帮土鳖们作出答复。

    他非常复杂的看了一眼宋乐斌,转而眉头深深地皱起来,心中暗自腹诽:此人一直都是支持杨进的,虽然没有明确的表态要跟随杨进,但好像从没有对杨进的决定做过反对性的意见。

    到了他这样的级别,能做出这样的姿态其实已经在表明他是紧随着杨进步伐的,可今天为什么明摆着要海天置业吃亏的事情,他也是要硬性的让自己同意呢,难道说他还不明白阀门厂一事是杨进的一个硬性的决断?

    “这个,宋市长,有关这个问题我现在实在是无法对您和大家做出来一个实际性的答复。毕竟这里面牵扯的问题有很多,对详细的数据我们海天置业还要经过预算与核对的。还有一个最为重要的问题就是,我想这事您是不是应该与杨书记研究一下,如果这是市里的统一意见,我们海天置业一定会认真考虑并且绝对执行的!”

    “昂?哈哈哈,好,既然董副总肯这么说,那我就给你们海天置业一些时间。不过向杨书记汇报是肯定的。解决阀门厂的问题一直以来都是市里的重点问题,能一劳永逸的有一个绝对性的解决议案,我想也是杨书记非常愿意看到的事情。

    段副厂长,你这个提议很有理性,也很有建设性的意见。我想市里面一定会严肃的采纳的,这不仅仅是你们阀门厂精加工车间的心声,我想也是阀门厂老职工们的期望。今天这个座谈会很成功吗。虽然没有达成意向,但是方案已经有了。

    有了这样合理而又理智的方案,我希望大家回去后都认真地思考一下,在这段时间内也不要再做出什么不理智的决定。

    王主任,社会稳定才是经济展的前提。人民的利益得到了保障才是我们市里面这些领导们应该做的事情。那么我就把思想工作和对群众们的解释工作交给你这位大主任了。我希望不仅仅是你,还有这位同志,你是徐右兵吧,还有你们这些代表们。一定要挥你们身为代表的积极性和主观能动性。一定要向那些不明状况的群众们把问题以及市里面的想法向大家伙解释清楚。

    这样吧,时间我就定在两周之内,两周内我一定给大家一个圆满的答复。也给海天置业一个调查与研究的时间吗,大家说怎么样!”

    十几名代表面面相觑,事情能得到这样的解决,是大家伙没有想到的。每家每户能额外的多出来十几平米甚至是二十平米,那就是几十万块钱啊。虽说以后不一定能够再住到站前街,但是有了这十几万,再加上自己老房子的补偿款,那在市区其他位置上买个七八十平米的两居室还是不成问题的。

    虽然与他们的预期相差很大,但是事情也是向良性展的一面在积极地转变。虽说还不近人意,但是结果也总比先前要好得多。而宋乐斌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很不容易了。究竟是答应与不答应,他们的目光此刻不仅纷纷的看向了徐国强以及徐右兵父子。此时就连王主任也是对着宋市长连连点头之后看向了徐国强。

    冥冥中徐国强在大家心目中的地位陡然的提升,隐隐已经有了能够成为阀门厂群众们主心骨的意思。

    徐国强沉思了一会,见大家都看向自己和儿子,也是豪气干云。想了一会突然认真的说道:“宋市长,我还有个想法。你看,这份银行的贷款抵押合同,还有海天置业的这份地皮使用协议。

    宋市长,这里面可只是说我们厂车间被抵押给了银行,后来又被海天置业买断了。但是我们厂可大着嘞,不仅仅有车间和厂大院子。还有厂办子弟小学,厂办电影院职工娱乐中心,厂属医院以及运动场。据我说知,这些现在还是我们厂的,地皮都是我们厂的。

    而除了厂办医院和厂子弟小学后来人家自己单独分出去了以外,其他的地方都是租赁出去的。那电影院和娱乐中心现在已经建成了夜总会,运动场也成了果蔬批市场。

    宋市长,既然这样,我想我们厂就应该收回这些地方,一并交给市里统一开了。并且我看规划图纸上也有这片地的规划。这可是我们厂的资产,是不是也该属于我们阀门厂职工所有!”

    董国权等徐国强的话刚刚说完他就有些急眼了。这些事跟明镜似的,海天打的其实就是一个马虎眼。不仅仅是瞒过了市里的有关部门,甚至是瞒过了所有的人。他们拿到的可是阀门厂所有的地皮,当时唯一遗漏的就是精加工这个车间。而什么厂办医院子弟小学的,甚至娱乐中心与运动场,那早就在另外一份详细的合同里面包括着的。

    今天他之所以只拿了一份阀门厂的厂区车间买断合同,那就是不想把那些隐性的部分抛出来。要知道那些地,海天拿到手之后是完全不用给任何人拆迁费与补偿款的。本以为这事这帮土鳖们不知道,没想到徐国强这个老土鳖竟然考虑到了。

    董国强恨的是牙都痒痒。麻痹的,老东西,当时糊弄陈晓雅的时候老子都糊弄过去了,想不到在你这里出了纰漏。指使陈皮闹事修理你的时候看来还是把你修理的太轻了,你踏马脑袋上挨的那几铁管子看来不仅仅是没能把你砸傻了,反而是砸聪明了。

    董国权这个恨啊,他不仅仅现在恨徐国强,他连现在早就坐上了轮椅上已经完全残废了的陈皮都恨上了。尼玛让你办个事你都办不利索,还给我留了这么大一祸害。活该你倒霉成了残废。你这样的不残废谁残废,办事不利还想跟我要安家费,等着去死吧!

    “你这话说的可不对,我们既然要开你们站前街这一块,就是和市里面已经达成了意向。还有很多公益性建筑我们是要建设的。并且这个我们与市里面有协议。

    那些地皮虽然说是你们阀门厂的,但是早前已经脱离出你们阀门厂很久了。所以现在已经不是你们厂里的资产了。而至于你说的租赁一事,我想这位同志你是搞错了吧,具我了解那并不是什么租赁的款项,而是分段给你们厂的买断款子吧!”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