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7 脑袋掉了都要去
    “分段的买断款子?你这话说的可不对董总,据我所知,那可是实实在在的租赁费用,而一直以来,我们精致阀门厂开出的**一项中写的就是租赁费。 ?天及时的出口,做出了非常明确答复。

    精致阀门厂仅凭借着一个车间就能够养活的了这么多的老职工,原因的根本所在就是这些租赁费用。之所以他们一直没有甩开老职工们这个巨大的包袱,那就是厂领导们早就算了一笔账,每年这么庞大的租赁费用来养活这帮老职工们已经足够了,哪怕就是不够,市里面还有一些救济款子。相加起来,甚至是精制阀门还有点剩余。

    而剩余,就用来年底些补助以及奖励了。

    他之所以今天没提出来这个问题,其实就是想着回去后和厂其他领导们好好的研究一下这个问题。要知道这么大的事情,精致阀门厂可是不能代表老阀门厂的,最后的决定权还是要召开职工大会,听取职工代表们的意见才能够得到解决的。

    不想他这肯定性的答复一出,董国权立刻就有些恼怒了:“我认为段副厂长你还是没对事实了解清楚。今天我看就到这里吧,没了解清楚的事情就算是提出来我也没法没给答复,就算是你们硬要我给你们一个答复,我也没有这个权利!宋市长,我需要回去和公司内的其他领导们马上开会研究一下这个问题,我看今天就到这里吧!”

    宋乐斌眉头紧皱,不想阀门厂的问题一波连着一波。这事就连自己都没有听说,看来海天置业在其中有着很深的猫腻。但是其实宋乐斌早就听说了海天置业的一些其他的言论,并且有人先前也对宋乐斌说了一些很有深意的话。

    那话就是:杨进早先就是单身,对海天很关心啊,特别是对海天的陈总......

    想到这里宋乐斌突然站了起来,很沉静的对大家说道:“既然这样,很多事情不尽明朗,我想市里面很有必要成立一个工作组,对站前街拆迁改造的事情做出详细的调查。等调查的结果出来以后,我们再给大家一个解释!董副总这不仅仅是对你们海天负责,其实也是对群众们负责。我看今天就到这里吧!散会!”

    事情不清,调查不明,一句散会让任何人都感到了无奈。不明朗的事情无论讨论到何时,都不会讨论出来一个结果。宋乐斌理智的做出了散会的决定,也让大家深为理解。不过市里会成立工作组,那么解决站前街拆迁改造的问题一定就指日可待。这样有市里出面做主导,而不是任由一个企业对站前街随意的进行拆迁,那么大家一直以来感觉像个后娘养得的一颗心也得到了一丝安慰。

    待宋乐斌一走,董国权立刻愤然离开。而跟随着他的一帮专家学者们也在董国权的身后讪讪的跟着。人都走了,阀门厂这些代表们就像打了一场大胜仗一般的终于是透了一口气。

    事情虽然没能够得到完美的解决,但是仿佛大家突然就看到了曙光,前面是美丽的蓝图,突然凭空就多出来这么多的地皮,如果分到每家每户的头上,那么每户不仅仅能在站前街原地得到一套住房,恐怕手头还能有不少的剩余。

    怎么说结果都是美好的,都是很有期望的。段海天提出来的问题大家一时间都没能消化的了。本以为那些些单位什么娱乐中心体育场的,早就脱离了阀门厂。没想到到现在还是他们这些老职工们自己厂的产业。人群激动着,甚至欢呼着,拥簇着段海天就向市政府小礼堂的外面走去。

    徐右兵也很高兴,这事无论怎么说,到最后大家能分套房子看来是定下了,而至于还有没有多余的,徐右兵暂时不想多去考虑。因为他隐隐的感觉,海天绝对不会这么的好说话,因为徐右兵觉得这个董国权的问题很大。这么大的谈判,本应该是陈晓雅这个总裁出场的,但是现在看来,和自己预想的一样,陈晓雅恐怕隐隐已经有了被董国权架空的危险。

    而对于这个娘们,徐右兵是莫名的。恨,有些说不出来。因为青皮的事情看是陈晓雅在明面上指使的,其实徐右兵已经完全地查清楚了。陈晓雅只是做了付钱的傀儡而已,真正让青皮对自己父亲下手的人,恐怕就是这个董国权吧!

    哼,想到这里徐右兵暗自笑。修理这小子是肯定的,但是现在还不是出手的时候,父亲的打不能白挨,就先让你逍遥几天,等我把一切都弄明白了,证据确凿以后,就是你董国权付出代价之时。

    跟随着大家回到了站前街,代表们纷纷嚷着要去精密阀门看一看电影院以及娱乐中心还有体育场那些地皮的原始材料。段海天也不阻拦,甚至想借这次机会和大家研究一下怎么进行拆迁。

    不过这事对大军来说完全没兴趣,看到徐右兵终于是回来了,并且得知这小子这次还是复员了。大军立刻拉着徐右兵要请客。这么多年了,兄弟们没见面,上次也是匆匆一别,甚至都没能来得及好好的说上几句话,今个可不能放过。什么地皮材料的,跟他们来说都是扯淡,反正头上还有老子,那就让他们两家各自的老子们去看吧。

    徐右兵也不想去精制阀门,张大爷也乐意看着自己的儿子能和徐右兵在一起。这小子太 操 性 了。和徐右兵在一起喝点酒张大爷还是放心的。看样子想硬拉着张军与自己一起去精制阀门也是不可能,也只能交代徐右兵他们少喝,这才放着两个皮猴子一般的家伙离开。

    得到了允许,张军一把抓起徐右兵的胳膊就走。一边走一边伸手从自己的手包中掏出了电话打了起来:

    “喂?喂你个脑袋。我是你军哥我是谁。少跟我打马虎眼,你赶紧的,到我那。不,咱们喜乐天大酒店,定一桌。叫上瘦猴和马杆。我跟你说狗子,今个中午你是来也得来,不来也得来。兵哥复员回来了,今个中午可是给兵哥的接风洗尘宴。你说你来吗?”

    “我靠,你是说真的。兵哥真回来了?我靠,你等着,我这就去和领导请假去,反正今个领导好像也没听说有什么活动。就是有活动我也要请假。兵哥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中午我必须去,一定去,脑袋掉了都要去!”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