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5 为什么今个歇业
    而闫开山确是不知道,只因为今天他这一个率真的决定,竟然在后来救了他们全家的性命。

    喜乐天的海鲜上的飞快,口味非常的鲜美。守着小海港,即使店里早上进的货不多,那渔船上还有留着下午往外批的货。不够现去拿,拿回来更是鲜活。

    外面这帮小子们今个儿可算是摸着了,老大请客,那是全都放开了量,今个又说放假歇业,这事可是一世情缘和情缘今生两处酒吧自大开业以后的第一朝啊。那情缘今生自打大军开业以后,甚至是连过年的时候都依旧开着门。有些妹子无家可归,甚至是有家不能回。所以说就连年三十晚上、大年初一都是在店里面过的。虽然说那两天没做生意,但也没关过门不是。

    这边小弟们可算是喝嗨了,两块钱一杯的扎啤对他们来说就像是喝凉水的一般一个劲的往肚子里面灌。更何况身旁还坐着自己店里面这些个莺莺燕燕的姐妹们。是英雄也要一口闷一个,不是英雄在姐妹们面前也不能做了狗熊。这要是一不小心丢了脸,在这帮黄毛绿脑袋的家伙们看来,那他们的一身威武,豪胆肝云就算是完球了。

    出来混不能让人瞧不起,而更不能让自己身边的姐妹们瞧不起。对他们来说大家喝酒那就是家常便饭。这你都干不了还出来混个球。

    在多名小弟们不自觉得跑到徐右兵和大军那桌去敬酒的时候被拦下来以后,他们就知道老大有事要谈,他们自己个喝自己各的就行了。当然,徐右兵并不是不给这帮兄弟们面子,是站起来连干了三个以示诚意,然后招呼大家随意。

    徐右兵虽然有伤在身,昨晚还和烟海炮校的一伙教官们好一个pk。但是这点小伤真不影响他喝酒,更何况是这就像是白开水一样的扎啤。这东西酒精度数没有多少,喝多了就一个毛病那就是到处找厕所。好在事先吩咐了下去,都注意一下影响,有那着急的你也要到喜乐天大酒店的厕所里面去解决,谁敢对着绿化带就开浇,小心回去家法伺候。

    这时候出门在外,丢的可不是你自己的人,那丢的可是一世情缘和情缘今生两个酒吧的脸面。

    外面人来人往的,在海边旅游的,在喜乐天吃完了结账走人的。甚至还有不少游客看到这里有大排档甚至想过来吃饭的。所以注意形象还是要有的。

    徐右兵在和大军狗子以及刀疤脸刘全又碰了一杯以后这才放下了杯子脸色变得严肃了很多。

    等陪了一杯的阿丽的小曼也都放下了酒杯,吃了几口菜以后,徐右兵提出了一个无比严肃的话题:

    “知道今个为什么让你们放假吗?”

    众人面面相觑,阿丽坐在徐右兵的边上又伸出来胳膊来想搂着徐右兵,不过被一旁早就急的不行了的狗子是一把给拉到了自己的怀里:

    “小丽啊,来,喝醉了靠你旺财哥我肩膀上。人家兵哥有女朋友了,你就别胡搅蛮缠了。那啥,兵哥,你让酒吧今个歇业了?为啥?”

    呵呵呵......

    徐右兵轻声的笑了笑,抓起一只大虾拨了起来,眼神却是看向了大军。大军夹了一口菜,一边嚼着一边莫名其妙的摸着自己的脑袋,表示真不明白。

    徐右兵暗叹一声,很是无奈的感叹了一声,这才解释道:“今个早上难道开会的时间你没有带着耳朵?董国权一听说阀门厂有那么多的地皮还不属于他们海天置业所有,那么他下一步会干什么?”

    大军紧皱着眉头想了半天,这才说道:“拿下来啊!还能干什么?出钱买呗!”

    “哎!你这脑子啊!真是个猪脑子!狗子,你说说!”

    “调查,了解!或者说摸底!他一定要弄清楚了才会买。可是兵哥,这和你让酒吧歇业有什么关系?”

    “有什么关系?你要是憋着一肚子火没地撒气,想撒气还找不到正主,那么你会干什么?”

    “我才不管什么正主不正主的,只要是和他相关的,我先砸个稀巴烂再说!”大军顿时接上了话。不过刚说完就见徐右兵一个劲的摇头。

    “所以说你只能是开个酒吧在滨海大道一带混的混子,或者在家门口再开个分店的在道上算是有了点名气的混子。你啊,没有企业家的胸襟,度量太小,不懂得做大事!所以只能是个混子,或者说是个枭雄,而不会成为实业家或是企业家!

    你想,你的打砸以后,人家都是个傻子,明眼的谁看不出来是你在报复。你能打,你有人,别人就不能打,人家就没有人?

    打打杀杀的解决不了大问题,反而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对于你来说,拥有两家酒吧,那大小就是一个生意。而打杀,只会让你的生意受损。

    计谋有两种,一种是阴谋,而另一种就是阳谋。阴谋阴你没商量,但有时候会被人猜出来,人家反过来阴你。但是阳谋就不一样了,阳谋是正大光明的。弄了你没有反驳的理由,你只能是憋在肚子里面自认倒霉。有本事你就还回去,没本事你只能是忍着。

    依我看,董国权这个家伙现在要用的就是阳谋。事情闹到了这一步,他满大街的都写上了拆迁,那么就不会看着站前街还是这么的热闹非凡。我都要进行拆迁了,你们还依旧我行我素的,想干什么干什么,想做生意的做生意,想摆地摊的摆地摊,回头我从哪里下手开始拆?”

    徐右兵说到这里,把拨好的大虾蘸了一点姜汁放进了嘴里,有滋有味的开始嚼着。而这边大军早就听傻了眼,他是咕咚咕咚的又灌了几口扎啤这才一抹嘴唇说道:

    “兵哥,难道说晚上他会联系警察局来突击扫荡站前街不成?”

    “你小子,总算是想到了一点眉目!”徐右兵伸手又抓起了一只大虾开始拨,而这边狗子好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的一般的,那是相当惊诧的说道: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说今个中午我们头为什么突然把稽查可的几个科长都叫走了,还让我开车送到了太平洋大酒店去。我去的时候那里还有城管卫生局以及警察局里的几位领导。

    以往这个时候我们下面的司机也会在外面开一桌的,可今个特殊不是,我急赶慢赶的让人帮我顶班我就赶到这来了。妈蛋,出门的时候由于焦急挤公交,还不小心摔了一跤。

    兵哥,难道说他们这些个部门凑到了一块饭后是要来个联合执法不成?”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