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6 王建臣的决定
    在省城的代书记杨进接到了海天置业副总裁董国权的一个电话,说是在市里的关心和安排下,海天集团与站前街道居委会的代表们,进行了一次友好愉快的,有关于拆迁安置工作的洽谈会。? ?出现了一些不如意的小插曲,但是总体效果是好的,是积极向上的。海天集团与站前街们的代表们协商的很愉快,常务副市长宋乐斌也做了大量的工作。

    但是,阀门厂一块还是有很多的问题,比如群众们到现在的态度还不明确,还是没能达成具体的搬迁日期,以及阀门厂精致车间的问题,并且引出来精制车间的地皮乃至以前阀门厂职工娱乐中心和医院乃至于厂办学校的诸多不尽明朗的模糊事项。

    杨进眉头紧皱,自己已经到了关键的时期,再不想办法去掉头上这个代字的话,恐怕常委会一开,八百万烟海就会易主别人了。而自己最关键的,最有说服力,最能拿的出手的就是沿海经济带的启动与开战略。这可是上面高度定的调子,以全面的开带动整个沿海经济带。

    而如今到现在为止,工程队还没能进驻到施工现场。如此效率怎么能让他们为自己说话。

    杨进波澜不惊的走出了省政府办公大楼,在一处长廊绿化带处眉头紧锁的一边走一边听着董国权的汇报,甚至是对正站在路边修剪花草的一位老同志满脸微笑的打了一个招呼,儒雅谦恭的形象顿时获得了老同志非常欣慰赞许。

    看着停在远处的烟海市市委一号车,老同志心中淡淡的点头。好一个地级市市委书记的形象,阿玛尼的深色西服,精致的白衬衫,利落的干部头,铮亮的漆皮富贵鸟穿在脚上一尘不染。打电话时手腕上的百达翡丽精光闪闪,无处不渲染着一个经济强市地级市市委书记信心百倍,积极向上,挥斥方筹的光辉形象。

    电话打了足足能够有十几分钟,挂断后杨进立刻给烟海市政法委书记王建臣去了一个电话,表情严肃,语气非常郑重其事的的说道:

    “老王啊,我在省里开会。今天接到了有关于我市烟海置业与站前街一代拆迁问题的电话!这都什么时候了,烟海站前街还是无动于衷。并且投诉电话都打到了我这里来了。

    脏乱差这可是一个大问题,而且藏污纳垢的事情非常的严重!治安形势很严峻啊王书记!我们烟海市是全国卫生城,全国文明城市,几亿人的眼睛都盯着烟海市,我们市是最适合人类居住的城市!

    你是主管政法和维护烟海市正面形象的政法委书记,我这次在省政府可是受到了省长的批评。他问我烟海市在搞什么,难道一个火车站周边的治安情况以及卫生情况都不能够得到一个良好的的维护吗?

    老王啊,听到这句话我是臊的无地自容啊!现在正值烟海市迎接整个沿海大经济开战略的关键时期,我们刻不容缓啊!”

    在烟海市,王建臣与杨进之间的关系非常的微妙。虽然说杨进贵为烟海市的市长,但是这个主管着烟海市政法干线的王建臣却是与杨进之间有着莫名的隔阂。原因无他,只因为原市委书记肖长河。王建臣一直以来都是紧随着肖长河脚步的人,只是无奈现在肖长河的离去,王建臣顿时在烟海市委中感受到了话语权的憋屈。

    仅仅是一个代字,杨进几个月的时间就主掌了烟海。他雷厉风行的作风深受多人的维护。而本身在人民群众中的形象又是那么的突出。看来这次杨进去了省城青屿,回来后那头上的代字终于是要去掉了。

    斟酌了再三,王建臣组织着话语非常认真的说道:“杨书记,这事怪我没有主抓到位,我们烟海市火车站虽说一步到位,新大楼,新的后车室。但是无奈站前街一直都是个令人头疼的大问题,治安状况复杂,我有时候把问题想得过于简单了。这责任在我,我请求领导批评,为我市的形象和投资环境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

    杨书记,这样吧,夏季严打现在正值尾声。我决定了亡羊补牢,搞一次联合执法大清查的活动。为了净化我们烟海市的形象,净化我们烟海市的投资状况,还请杨书记批准。”

    杨进非常赞许的点头对着电话说道:“老王啊,你看你这话说的。我受到了批评,这是我的工作没有做好。烟海市的软环境建设和硬环境建设都需要我们大家伙的全心全力。你怎么能够把责任全都揽到自己的怀中,这是不正确的吗!

    我同意你的方案,站前街一带形势复杂,群众们对拆迁工作的抵触情绪很大。这样,我建议你组成工商,城管,卫生,消防以及多个部门的联合执法行动。我们这次只以清除不法商贩和不法占街占道的经营为主。同时也响应国家打非扫黄的号召,一定要对违法犯罪的问题进行一次严肃的打击!对破坏我市投资环境,给我市人民脸上抹黑的违法犯罪企业和责任人以及参与分子,一定要来一次严厉的打击!具体情况等我回去后听你的汇报,就这样吧,我还有个会要开。”

    “杨书记请放心,我一定按照您的指示办,坚决肃清一切不法势力,还站前街一个晴朗的天空!”

    王建臣透过电话斟酌着词语,这次的决心不能不表。虽然他不怎么支持杨进,但是站前街的情况已经刻不容缓。几次的闹事,已经让他这个政法委书记很是头痛了。上次竟然在国家礼兵们的面前砸了海天置业的多辆豪车,这事虽然当时有市警备区温华东的多方周旋,但是那可是国家礼兵,恐怕传到某个大佬的耳中已经势不可挡了。

    这可是个非常不妙的现象,这样的现象生在烟海市,你让上面的大佬们怎么看烟海,怎么看待烟海市的这些个干部们。难道你们都是吃干饭的?

    放下了电话后王建臣在自己的办公室内来回的踱着脚步。事情不能再拖了,虽然他一直都在等,等着肖长河的消息。但是直到现在肖长河也没有什么明确的指示。不能再等了,站前街如果再这么胡闹下去,恐怕很可能就会出大事情。

    而挂断了电话的杨进脸上一片阴郁,就是这样也没能趁机收服了王建臣,看来某些必要的敲打自己运用的还是不到位,那是不是就必须要来一次强力的手腕了呢?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