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8 一个脑袋两个大
    一桶扎啤能有四十来斤,这帮半大小子们也算是放开了量,基本上每桌要了两桶。反正今天一天都没事,要喝就喝个痛快!甚至是与在座的姐妹们玩起了游戏,什么掷色子比大小,或者包袱剪子锤!而大军店里的姐妹们哪一个又是凡人,淫 家本来就是坐台的吧女,干的就是陪酒的营生。和她们掷色子比大小拼酒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不要死的太惨啊!

    结果没有几局下来,本来就喝的差不多了的小兄弟们那是一个个的舌头都硬了,说话都打横!就这德行了还不认输,晃着刺龙画虎的小瘦胸脯,愣是端着满满的一大杯扎啤充大个的,非要还和姐姐们干一个!

    要说这些个姐妹们也是不好受,酒量好的此刻也喝了能有十多个了!虽然是一杯八两,但架不住酒后百态众生,人是越喝越能喝,神智却是越喝越模糊!但是干倒几个小毛崽子们却是不在话下。要拼就拼个痛快,端起酒来毫不犹豫的便碰了杯,只喝了一半还没等一杯酒全喝完,就见对面的小子出溜一下就滑到了桌子底下。

    “哈哈哈,就这两下子还敢跟姐姐我拼酒,你给我起来,起来我们继续喝!”这妞说着也钻到了桌子底下去拖人,死活要让那小子把这杯酒给喝完,老娘都喝了你不喝我不是赔大了!

    不过人喝多了就像个死人一样,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没吐就算不错了,而还有那一动就吐的,更是弄得到处都是。这妞拖到最后自己也没力气了,酒劲上来了,干脆来了句:“你真不仗义,和姐干杯是你先提出来的,姐都喝完了你到好直接放赖,躺在床上就装死。好吧,既然这床这么舒服,那姐姐我也躺一会!”

    噗通,这妞真虎,直接躺这小子身边抱着这小子就睡着了!

    而这边徐右兵一伙也喝了个差不多了,半场有闫开山的加入,还弄了两瓶高度茅台,喝的阿丽和小莫两个已经去洗手间吐了好几回了。而徐右兵和大军这两人,这次真算是棋逢对手、将遇到良才了。狗子天天陪着他局长到处吃喝,酒对他来说根本就不在话下,他家大局长带着狗子的时候明摆着就是让狗子为自己挡酒的,除了正式场合狗子一点不喝好好开车以外,私下里这酒早就被他家大局长给提炼出来了。而闫开山更不必说,自己就是开酒楼的,别说一斤白酒没问题,他真要是放开了量,一个人能喝一斤半不在话下。

    这顿酒喝的是昏天黑地,就连久经沙场的徐右兵都有些架不住了,自己这是酒仙遇上了酒圣,酒圣遇上了酒圣母。阿丽和小曼去了几次洗手间回来后是更加能喝,白的喝完了直接又开了一桶扎啤。阿丽刚要给徐右兵添酒的时候旁边桌开吼了。

    那架势,就是赵子龙出征穆桂英挂帅啊!这帮小子吧女们基本上都喝醉了。徐右兵转身向后看了几眼,不知道什么时候大路上已经围了一圈人,全在那看热闹。这边不是躺在地上溜到了桌子底下的,就是拿这个酒瓶当麦克风大声唱着歌的,还有几个姐妹当场就跳了起来。

    我靠,喝大了。

    “别喝了别喝了,那啥,大军把车钥匙给我,我送他们回家。”

    “回家?别开玩笑了兵哥,就这熊样的一个个的怎么回家?那回去后还不闹翻了天?”大军瞪眼瞅着这帮小子,一个脑袋两个大

    阿丽此刻也是站在一旁直吆喝:“兵哥,今个你可不能开车,喝了这么多的酒,这万一路上要是碰上了查车的,或者是怎么样那就麻烦了。要不我们打出租吧!”

    小曼远远地去扶几个姐妹,可是都喝到这种程度了,一个个就像个烂泥一般的,是扶都扶不起来。她干跺着脚又走了回来,却是提出了一个更为尖锐的问题:“军哥,回家又能回哪去,像小红红姐和燕姐他们一直都是住在店里,而今天店里又不能回,你看?”

    “唉吆喂!”大军一拍脑袋,把这茬给忘了。

    “不能回那就住宾馆,麻痹的,开两间大房,男的一间女的一间,告诉你们几个,坚决不可以给我男女混住,一会我要是去查岗看到了,我踏马骟了你们几个王八羔子。”

    小曼赶紧答应着,找了几个还算是清醒的姐妹和小弟转身就要到路口去打车。不过此刻一直没有说话的闫开山却是大吼一声把人给叫了回来:“费的什么力气,楼上就是酒店,咱家吃住一条龙不知道啊!上,都给我上楼,把空余的房间都开了,男女分开了住,房钱算我的!”

    “这!”大军还有些犹豫,决定想下又不太决断。今个给闫开山已经添了不少的麻烦了,在滨海大道整了这么一出,手下喝的人仰马翻,传出去对喜乐天大酒店的名誉也会有损失。可是要住在这里恐怕损失就会更大了。喜乐天那顶层住的可全都是来烟海市游山玩水看海景的游客。这帮小子们闹哄哄的住进去了,恐怕其他房间的游客们就会退房。

    别的不说,就这些王八蛋们扯着嗓子把酒瓶子当麦克风的卖相,就让大军头疼不已。

    “那啥,老闫,咱们兄弟归兄弟,但是在你这里住影响实在是太大了。我那啥,你有会开车的人员不,我这有车,你找几个会开车的,我把他们拉市里去找个宾馆住下得了,在这住,你看看这一个个的这形象,你这酒店还有法开吗?你就不怕把你的客人都吓跑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

    “大军,行,就你这声兄弟,今个哪也不去,就在这里住下了。我这酒店本来就闹哄哄的,上面住的人也没几个,他们真要是退房他就退,我还怕了他们不成。你看看这帮小兄弟们,都这个模样了,还能往哪拉?”

    闫开山说的实在,徐右兵听得仔细。看来这老闫还真是个性情中人。既然都是同道中人,还这么古道热肠的,那就真值得交往。

    “大军,听老闫的,自己兄弟没那么多的客套。告诉这帮小子们,谁也不许给我吼,实在不行进房间给我拖厕所里,先洗个澡清醒清醒再说。老闫,今个没二话,咱哥俩再走一个!”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