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9 她身上的哪个位置
    闫开山很了当的和徐右兵又碰了一个,一口气喝了便站起了身,挥手就招呼几名服务员过来帮忙。???站在一边的酒店服务员和后厨的十几名师傅们一看老板吩咐哪敢不从,是急急忙忙的过来拖人,三下两下几个来回这帮小子就全被他们给驾到楼上去了。

    一共开了六个房间,三男三女分开住了。这帮家伙们上去后直接被横着一排放到了床上,你想好好的让他们躺着,这六个房间十二张床也不够不是,无奈只能够横着躺。但是至于他们进去后睡不睡,是宁愿躺在床上还是睡在地上,那这帮服务员就不管了。只是可怜的服务员们一脸的憋屈,有几个刚上去就吐了,好好的房间给吐的一塌糊涂。

    ......

    搞完这些夜幕已经降临了,徐右兵三个喝了一肚子酒,在闫开山的再次劝解下,只好也留下来留在这里看着这群喝多了兄弟姐妹们,这帮小子没人震着还真怕出事。都喝多了,刚才就有几个小子冲出来就去敲对面女客房的门,要不是大军一嗓子给吼住了,还不知道能出点啥状况。

    闫开山又开了两间房,徐右兵单独一间,大军和狗子连澡都没洗直接上床就睡了。徐右兵打开电视无聊的看着。今个喝得有些大,胃里面翻江倒海的,可是想吐又吐不出来,非常的难受。而下面吵吵嚷嚷的又开始上客了,喜乐天大酒店晚上的高峰期又来了。

    徐右兵走到门口贴着门听了一会,楼道内静悄悄的,估计这帮小子们都睡了。喝了这么多的酒,不醉成个死猪就怪了。他麻利的进了洗手间,脱了衣服直接打开了凉水对着水龙头就好一阵洗。为了不让胸口溅到水,这家伙还在脖子底下围了一条大浴巾。

    其实他的伤已经好的快差不多了,徐右兵明显的感觉到自从自己那次在医院出声竟然能够震碎玻璃之后,如果把这股劲逼到身体某处,顿时就火烧火燎的,甚至还会出现一种烫人的状况。而这口气如果被逼到伤口处,就会感觉到特别的舒服,伤口好像就被电熨斗熨过了一般的舒畅,第二天伤情总感觉好了一大半。

    冲了能有好一会才觉得清醒了,徐右兵这才匆匆的擦了把脸,擦干净脑袋走出了卫生间。穿好衣服收拾利落了,到窗口一看,好家伙,正对大街的拐弯处,下面还有一棵树,如果自己动作快,直接顺着排水管爬下去的话,根本就引不起任何人的注意。当然,前提是要保证楼底下确实没人。

    左右看了看,徐右兵确定底下没人,出溜一下就顺着排水管滑了下去。他非常的自信,就凭这身手,要是被人现了那就白混了。可不想人刚落地,就被一个非常好听的女声给喝住了!

    “站住,干什么的的,偷东西?举起手来,我是警察!”

    “警察?哎、哎、哎,我说姐姐你可别误会,我可不是小偷!”徐右兵感觉自己点真背,有句话说得好,点背不能怨社会,喝口凉水都塞牙。

    “你不是小偷你怎么从排水管子上面滑下来了。少罗嗦!手抱头给我蹲下,你给我小心点,不准回头,小心我枪走火!”

    徐右兵听得仔细,后面还真是套筒拉动的声音,奶奶,感情自己真是遇上警察了,可是不对劲啊,明明眼角向后扫了一眼,那里裙角飞扬的!

    “我说姐姐,你可别骗我,不过你这声音我怎么听着就这么的熟悉呢。我是不是认识你啊,对了,你是韩大队长?”

    徐右兵说着就转回了头,这一转头这家伙是真愣了。面前是一个白衣胜雪的女子,不是韩小雪还能是谁。瞪着她那一贯严肃的大眼睛,修长的眼睫毛不住的眨着,高挺秀气的鼻梁下,一张樱桃般的小嘴惊讶的微张着,红红的 唇 瓣 自然地分开,让一张俏脸充满了无尽的严肃与可爱。

    一头黑就这样披散在脑后,一双修长而又圆润的美腿在黑色高筒丝袜的包裹下,更显诱人无比的完美曲线。而脚下一双银色的水晶细高跟,更加衬托出了韩小雪的端庄与不凡。

    “还真是你,你,你怎么会在这里!长好!韩小雪刹那间收起了自己的枪,甚至度快到了徐右兵都没能看到这妞把她的那把枪放到了她身上的哪个位置

    “别吆喝,小雪,你怎么到这来了?你身上的伤不是还没有完全的好吗?我不是让人送你到军区疗养院去治疗了吗,再说你不和韩小艺在一起吗,你怎么自己回来了?”

    “我,你还说!哼!我,我身上的伤早就好了,要不是你们那里的条件好,恐怕我还需要在医院待上一段时间吧。我妹妹在哪里你不知道?你是和我装还是想怎么样,徐右兵,亏我妹子对你一片真心,难道你就不知道去看看我们?你哪怕就是去对我妹妹说上几句话也好啊!藤野先生说,我妹妹这个时候最需要有她最在意的人在她的身边陪她说话,才有可能唤醒她!可是你...竟然连面都不漏!”

    “小雪,你误会了。我这段时间主要是被人偷袭了,你看,还绑着绷带呢?对了,你还没有回答我,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绷带?”韩小雪一听徐右兵受伤了,顿时就紧张了起来,一把拉住了徐右兵的胳膊,抓起徐右兵的外套就查看了起来。看到徐右兵胸前那厚厚的绷带,韩小雪的牙紧紧地咬着,脸上顿时满是疼惜的表情。

    “今天局里面有行动,可是他们说我伤还没有好,不让我带队,把我的二大队全都带走了。我是傍晚接到了我外勤的电话,说喜乐天大酒店这里好像有很多不明身份的人员,也不知道要搞什么状况,所以我就自己开车过来了。不过,不过我来了都转了一圈了,却并没有现哪里有不对的情况啊!

    长,是不是你也是那什么......”韩到这里顿时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徐右兵是什么人,人家干什么事哪是自己可以随便打听的。以前不知道就算了,但是现在韩小雪对徐右兵的情况可是绝对清楚的,人家不仅仅是秘密部队的长,还是华夏的狼王,对他韩小雪那只能是用敬畏和仰望两个词来形容。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