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0 今夜清剿大拉网
    “这里能有什么状况,你车呢,跟我走!”徐右兵一把抓起了韩小雪的手,拉着她就向停在路口的一辆警用大切诺基旁走去。 ?走的时候他一直都以韩小雪的身形莫名的掩护着自己。

    手就这样被这个家伙抓住了,是的,他又抓住了我的手,哎!又何况是一只手呢,上次在百里松涛林中,自己中枪迷糊的时候,就是胸口,还不是让他看了个一目了然?这个混蛋,把妹妹伤害成了那般模样,此刻又来招惹我,我究竟该怎么办呢?

    华灯初上,夜色灰沉。警用大切诺基以七十迈的度奔驰在滨海大道上。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烟海市的滨海路突然兴起了那么多的酒吧。大的小的,上档次的不上档次的,如同雨后春笋一般的爆了出来。

    大的能有几千上万平米的规格,里面不仅仅有酒吧,还包括演艺中心与迪厅。每当深夜九十点钟,就是这些酒吧迪厅最炫的时刻,里面灯红酒绿,醉生梦死。无论是喝酒的,还是摇头的,再不就是打自己孤寂难耐排遣寂寞的,各式各样,形形**的男男女女们是应有尽有。

    而小的酒吧经营的项目就比较单一了,甚至是非常直接的,直接到了只要看到有客人上门,并不问你需要来一杯什么,而是直接带着你走进他们的吧台处,哪里或多或少的坐着或站立着数名身姿各 色 的酒吧服务员们。只要你被带了过去,往往这个时候她们都会蜂拥而上,不是一把抱住客人们的胳膊直往自己鼓鼓囊囊的胸口上蹭,再就是一下子坐到了客人的怀中,浑圆的屁股不住地轻扭着,嘴里嗲声嗲气的:“哎呀大哥啊,你可是来了,妹子我在这里都等你半天了。大哥你看妹子我怎么样,长得美吗,要不我们开个包间妹子给你倒酒陪你说说话聊聊天怎么样?”

    如此看中了直接就开个包间进去喝酒谈谈人生,而看不中的就再选一个。反正里面那么多的妹子,总会有一个能让你看上眼的。

    而至于到了包间里面究竟都干了些什么,这个往往也只能意会而不可言传了!

    不过包间可都是按钟点收费的,而小姐们也把这个称之为上钟!每一个钟都价格不菲,所以也就有了阿丽和小莫一个钟五百元的传奇!这收入绝对的神奇,简直是比金领还要金领了!

    车放慢,前面突然的出现了十几辆呼啸而至的警车,后面还跟着市防爆大队的大巴车与快反应大队的依维柯警车。最中间的是一辆纯黑色的奥迪6l。警车快的包围了几处酒吧,从上面呼啦啦的下来了一大串警员。然后就是一个满脸严峻,脸色绯红的汉子自己打开了车门,从正停在酒吧大门口中间的奥迪车上走了出来 ,他的身后跟着烟海市电视台新闻快报的美女主持人沈梦菲。

    “还真是大手笔,这女人怎么就像个苍蝇一样,哪都有她!”徐右兵干脆把车停在了路边,煞有介事的看着警察突击扫场子。

    “原来这就是大行动!哎,可惜不让我参加?怎么,你认识沈梦菲?哎我说,怎么漂亮的女人你都认识,据我所知你回到烟海市也没几天吧,你是怎么这么快就和她打上交道的?”韩小雪悻悻的盯着徐右兵,盯得徐右兵只感觉一阵阵的头皮麻,心惊肉跳!

    “那啥,你说他姓沈?呵呵,沈梦菲?听这名字就不地道,怎么就不叫苏菲呢?”徐右兵大脑不经思考的就来了这么一句。

    “流氓!我说你怎么就这么下流呢?你混蛋,下车,离我远点!”韩小雪恼怒的瞪了一眼徐右兵,这人太混蛋了,不仅混蛋,简直就是个大流氓?

    “喂我说,我只是实话实说好吧!你看她什么事情都要参与,阀门厂宿舍拆迁改造的问题也有她,这里你们警察大拉网也有她,她还真是挺敬业的我说!”

    “当然要敬业啊,干一行爱一行,这是责任与使命!人家是新闻报道的主持人,烟海市的头牌当家花旦,这样的事情,这么大的行动。就连政法委书记王建臣都亲自出动了,难道烟海市电视台能不出动?

    这叫政治觉悟,还有政治功绩。领导做出了这样的成绩你还不报道,那么恐怕烟海市电视台的台长大人就会考虑要被挪窝换个位置去养老啰!”

    “呵呵,你懂的可真多!小雪,其实我感觉你和小艺长得都差不多,但是性格却是各有千秋,绝对不一样!哎,明个小艺就要回烟海了,我必须要想办法让她能够早一天的醒过来!”徐右兵满脸沉痛的说着。一想起火车上的那张笑脸,那张年轻而又无暇的双眸,徐右兵就是一阵阵强烈的心痛。

    车内陷入了一时间的寂静,徐右兵提起韩小艺时沉痛的眼神怎么能瞒的过韩小雪。两个人的思绪在一瞬间一起飘远,而马路对面的几家酒吧,此刻却是异常的热闹非凡。

    大队身着新式警服,手持防爆枪的干警们冲进了酒吧内,不一会的时间就从里面押解出来了一大批描眉画唇,涂脂抹粉,形状各异的新潮女人们。

    这些女人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穿的衣服非常的少,并且穿的非常性感。虽然被一大群警察们押解着,但是这些小姐们却显得并不是那么紧张与慌乱,面对着市电视台沈梦菲的采访,有几个甚至是从容的用仅有的上衣遮住了自己的脸,更有几个年纪好像是在三十二三开外,长得非常火辣的美妇甚至是对着摄像机比划起了剪刀手!

    “不知廉耻!”沈梦菲放下了话筒,小声的嘀咕了一句。可是就这一句,顿时那个比划着剪刀手的女郎就不愿意了,她非常不服气的指着沈梦菲说到:“怎么就不要脸了,哪里就不要脸了?凭什么说我们就不要脸了?

    我们一不偷,二不抢,三不反对联众国;不占地,不占房,工作只要一张床;不生女,不生男,不给政府添麻烦;无噪声,无污染,只是偶尔喊一喊;不集资,不贷款,自带设备搞展;下岗妹,不流泪,就业自己找机会;不逃税,不欠费,挣多挣少无所谓;不嫌脏,不怕累,拉动内需创外汇;不怕打,不怕捶,坚决不说陪过谁。 你说说哪里不要脸了,我们是比贪官污吏不要脸了,还是比杀人放火的不要脸了?如果不是为了生活所迫,谁踏马的会干这个!”

    “你!”沈梦菲被这个‘剪刀手’一顿话抢白的是哑口无声!是啊,如果不是被生活所迫,谁会干这个!

    想想现在烟海市的房价一平米动不动就要一万两万的,你就是不吃不喝也需要工作上二十年才能够买的起一套小户型的。而现在烟海市经济又是这么的不景气,上午才参加了阀门厂宿舍的拆迁补偿调解大会,可是那个会议又给老百姓们解决了什么呢?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