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1 这一切都是谁的错
    “放肆!白牡丹,你还要脸吧?”

    一个威严的声音如同一道炸雷般的滚过头顶,‘剪刀手’刹那间就懵 逼 了。?

    竟然是他!又是他!为什么又是他!!!

    被称为白牡丹的‘剪刀手’停止了自己的质问和狡辩,她甚至是在一刹那间疯狂了。她挣扎着,拼命地挣扎着自己的身子,愣是在沈梦菲和一干警察们无比惊诧的目光下噗通一声跪在了王建臣的脚下。她匍匐着自己的身子,大颗的泪珠滚滚而下!

    “是你,真的是你?恩人,我给你磕头了,恩人,没脸的白牡丹给恩人磕头了!今天就当你没有看到我,她已经死了,永远都死了,求你不要告诉他,永远也不要告诉他谁是他的母亲,永远也不要……”

    “你还知道廉耻,你还知道求我?我不是告诉过你了吗,只要你劳教回来,从此以后好好的做人,你是还可以把他领回去的!可是你呢?又干上了老本行,还恬不知耻的一套一套的!

    白牡丹,你的良心都哪去了?你的儿子到现在还在孤儿院,他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的父母亲是谁!作为一名的母亲,你能不能走点心!你以为每个月你给孤儿院捐点钱就能救赎你的良心了吗,可是你知不知道你的儿子有多么的想要一个真正的妈妈!

    在你受询被审问期间,在你被劳教改造前期,是我们,人民的警察在为你三岁的孩子接送幼儿园,教他读书写字,是我们一家一户的轮流照顾着。直到你被送去教养了以后,我们才实在是没有办法把他送去了孤儿院。你知道你的行为有多么的可耻吗,你还有没有一点正常的廉耻心和责任心,为人母亲的良心?你知道良心二字怎么写吗,你知道吗?

    本来我以为你回来后可以痛改前非正常的做个人,哪怕你就是上街去收废品扫大街你也过得比干这个有尊严!可是你呢,你简直是让我们太失望了!你让帮助过你,和帮助过你儿子的干警们太寒心了!直到是现在,逢年过节的时候他们还会去把你的孩子接到他们自己的家里过个节!而你呢?”

    王建臣一阵怒骂,他痛恨白牡丹的不争气!想起当年自己办过的那个案子,想起了那个可怜的孩子他就恼怒不已!就这样的人还配做人家的母亲,就这样的人还配生儿育女吗?

    可没有想到,在一阵怒骂声过后,白牡丹是彻底的爆了!

    “你不要说了,不要说了,不要说了!你对孩子好又怎么样,你们警察帮我照顾孩子又能怎么样?他是我的孩子吗?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他是谁的孩子,孩子,那只是我在一次以后得报应!报应啊!报应!

    是你们,是你,就是你批准了让我去劳教,让我去服刑,我去服刑的时候他才刚满三岁。我是跪在你们面前哭着喊着求你们看在孩子的面子上再给我一次机会!他可是刚刚三岁啊,可是你们还是把我送进了劳教所!

    说感激你们,我有过,可是说我恨你们更有过。如果不是你们,我怎么会失去我的孩子,怎么会让他进了孤儿院!我在烟海市举目无亲,我去服刑,谁来照顾他!而我自己本身就是一个单亲家庭出来的孩子,就连我妈到死那一天都没有告诉过我谁是我的父亲!难道我就应该这样吗,难道我就应该承受这一切吗?

    为了安葬妈妈,我买了我唯一的一个家,一个小的可怜的只有不到三十平米的筒子楼!我用卖房子的钱为我的妈妈买了一块墓地,我要让她入土为安,这是每一个做儿女们应该尽到的义务和孝心!

    好,在这里我不是要获取你们任何人的同情心,因为我知道,你们是根本就没有同情心的!其实,你们的良心早就已经让狗给吃了!是的,抛却这些不说,我改,我努力的改,我重新做人,一切重新开始!服刑回来后我也去找过工作,可是我除了一个身子以外,一无所有,没有一技之长,就连个住所都没有。

    没有家我住到哪里,没有钱我又能干什么?你让我去捡垃圾捡废品,废纸箱子一毛二一斤,我捡一天我能捡到一百斤不,就算能捡上,我又能赚到几毛钱?我问问你,就算是在烟海市租上一间最便宜的房子又需要多少钱?

    一切,都是那么的难,身无居所,身无分文,你让我一个女人怎么活!去单位应聘,谁会要一个服过刑的卖 淫 女?老王,我问问你,是你开的公司你会要我吗?我连我自己都养不活,我还怎么去孤儿院领回来我的孩子!

    我也想过,实在不行上街摆个摊子买水果也能活命。可是我好不容易从以前的几位姐妹们哪里借到了点钱,买了一辆三轮车,进了一车的水果从批市场半夜三点钟运回来,到我一百块钱租的家门口时已经七点了。我进屋吃了个馒头吃了块咸菜,喝了口水就往外跑。我想跑到站前街去摆个摊,早点去抢到个好位置。

    那一天说实在的,是我做人以来我感觉自己最充实的一天。站在大街上卖着水果,称着桃子,我的心是充满着希望的。可是还没有等我高兴十分钟,就来了一队城管,他们是不由分说的没收了我的车连带着还有一车的桃子。任我在地上痛哭流涕,他们只给了我一张罚款单!说我占道经营,如果还想要车和我的桃子里让我去城管局办占道经营的手续,交两千块钱管理费!

    我哪里还有钱交给他们这些畜生,我跑到他们那里去闹,去哭,可是任我哭瞎了眼他们就是不通融。车子我买的时候花了五千块,一车桃子和水果又是两千多!

    想来想去我只能是硬着头皮再去找以前的姐妹们借钱!可是姐妹们也不容易。赚的钱基本不是寄回家给父母看病了,就是供自己的弟弟妹妹们上学了!我还有个姐妹,她愣是省吃简用的把自己卖身的钱全都寄给了他的残废老公,让他老公在家照顾自己的孩子上学放学,她甚至梦想能够多做几年,用自己卖身的钱在他们那个小县城买上一套房子,以后再租个门面和自己的老公做点小生意!

    姐妹们可怜我,每个人又凑了点钱给了我。可等我把钱拿到手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了!当我拿着这些姐妹们卖身的钱走进了城管局的时候,现我那一车的桃子已经全都烂了!

    王建臣,我问问你,是我们不要脸还是你们不要脸,我白牡丹走到今天这一步,是不是被你们逼得!是不是!!!”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