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5 兵哥不是一般人
    “军,军哥。 我这,这不也就是说说吗!那啥丽丽,你们姐妹可不许生气,千万别生哥哥的气。你想啊,哥哥我就是干这个,见钱眼开不是,在我的眼中,你们两姐妹那就是一堆钱啊,就你们这身本领,这身相貌,那简直就是白花花的银子,让人垂涎欲滴啊!”

    “垂涎欲滴!哼!”阿丽一步跨到了刘全的身旁,突然将自己鼓鼓囊囊的胸靠在了刘全的胳膊上,是好一顿的揉搓。她一边蹭着刘全的胳膊一边温柔的出声说道:“全哥,就像红姐一直对我们两姐妹说的一样,我和小曼是遇到好人了。正如你说的,入了这一行,又怎么能洗的清自己。全哥,你是个好人,军哥也是,红姐也是。

    但是让我和小曼下水,我们还是宁死不从的。这不是我们两姐妹矫情,都到了讨饭的地步了,还有什么好矫情的!可是我们姐妹的理想永远都是舞台,选择在情缘今生,也是因为这里或多或少的能一直有唱歌的机会。虽然有时候也无奈的下去陪客人们喝点酒。但是哪次喝酒的时候,我都能看到你从后面出来坐在吧台前替我们姐妹们撩着阵,只要有稍微不规矩想要对我们姐妹们动手动脚的,你就会过来敬杯酒。

    全哥,丽丽在这里给你鞠躬了,如果没有全哥和军哥你们的保护,想我们两个弱女子,早就让人食的连渣都不剩了。你说的我都懂,但是再给我和小曼三年的时间,只要三年我们两个赚够了钱,能够自己出一个专辑,看看能不能打出去。我们相信音乐界还是有正直的老师的,只要他们愿意接我们,无论是成功,或者是失败,我们都是想再试一次。

    若是失败了,那就是我们姐妹两个堕落的开始!

    “姐!”小曼突然冲上前,一把搂住了阿丽的身子,两个女孩失声痛哭......

    刘全呆呆的,呆呆的看着这两个姐妹,心中五味杂陈。他突然大吼一声,决然的说道:

    “放尼玛的屁!三年以后就下水。有我疤子和大军在这里,这里就是你们两个的家,永远也不要谈什么下水的那一天!你两个不是大学文凭吗,考个教师证去,不行就去小学或者是初中教孩子们唱歌跳舞,做个音乐老师,那也是一条出路!

    等你们有了心仪的男人就嫁了,在烟海市,军哥和我还有红红,就是你两个的亲大哥和亲姐姐!有我们在,我看谁敢欺负你们两个!

    “对呀丽丽,小曼,快别哭了,你看军哥又开始头疼了。小曼,其实狗子是真对你不错,为了你都能和别人拼命。碰上一个真心实意的男人可不容易,你可千万不要错过了。姐也是个女人,但是姐是一个下了水的女人,这辈子是再也遇不到一个好男人了。

    你如果要是嫁给了狗子,人家在工商局给局长开车,也是一个不错的工作,体面还有人脉。就算你两个考不出来教师证,当不成老师,就是去经商弄个门面也有人罩着你们不是!”

    “都踏马别闹了!”大军猛地叹了一声,掏出电话看了看,直接按了起来。响了不到两声,电话接通,大军赶紧换了一种口气说道:

    “兵哥,你在哪呢,我刚去你房间敲了半天门,你不会还没醒吧,我都快饿死了,出来我们再吃点?这都快要12点了,吃完了我们找地方醒醒酒去!”

    而此刻的徐右兵正根据韩小雪的指示开着韩小雪的大切诺基往市区赶。他车开得很快,不为别的,因为他和韩小雪都饿了。接到大军的电话徐右兵直接乐了,继而转头看了一眼此刻仿佛并没有什么意见的韩小雪,很痛快的同意了,于是说道:“你来吧,豪享来,我正在往这赶,你来买单啊!”

    徐右兵一边开车一边打着免提。其实他不想让大军来,但是没办法,现在自己兜里一个子也没有,退伍费早就给老妈了。这要是去了豪享来,难道让人家韩小雪付钱请客不成。

    “买单,这个必须有。兵哥,我说你饿了你也不叫着我,其实我早就饿醒了!”大军把电话撂了就开始吩咐道:“行了行了,走,咱也开开洋荤去,兵哥还真会享受,去豪享来了。红姐你开车,我们都过去!我觉得吧,兵哥还真神了嗨!猜都能猜到今个大拉网,太不简单了,要不是兵哥果断的让我们今天歇业,恐怕真被一网打尽了!”

    “那是,兵哥绝对不是一般人,你也不是没看到,那次我们和海天置业对持的时候,如果后来不是来了一群礼兵,事可定就闹大了,还有可能当时我们几个就被抓起来了。其实说起来,我们还是沾了兵哥两次光呢!”红姐无比认真的附和着大军的话,他刚说完疤子一招手决断的说道:

    “走了,走了。那天来的可不仅仅是礼兵,你们没当过兵你们不知道,那可不是普通的礼兵。我告诉你们,礼兵可不是仅仅就会站个队形吹拉弹唱什么的,除了这个,其实个个身手不凡,都是从各部队选出来的尖子,关键时候冲上去一个人能打七八个!

    我也看了,这帮礼兵和我们在电视上看到的礼兵还不一样。你没看到他们的眼神,那是绝对深藏不漏的高手。我估计里面有很多是属于内卫部队的,就是那种紧跟在大领导身边贴身保护的那种!

    让这样的人来请咱们兵哥的父母,你们想想,兵哥能是一般人。恐怕没复员的时候兵哥一定是个牛逼的人物!”

    “国之英雄还能不牛逼,你啊赶紧走吧!”大军及时的打断了刘全的话。有关徐右兵以前的事情,听兵哥那意思不想再提。兵哥有这想法那就是对以前恐怕很失望,如果不然,早先在喝酒的时候就向大家解释清楚了。

    他可不想让刘全在私下里议论徐右兵什么。按理说这么大的英雄复员了,国家是一定会给安排工作的,但是喝酒的时候听徐右兵说他现在了无牵挂,是彻底的复员了。那就是说徐右兵并没有接受上面给他的安排,或者是说上面给他的安排并没有能达到徐右兵的满意。

    这么不痛快的事情,还是不要在私下里议论的好。想必这件事一定是徐右兵的痛处,既然是这样,议论人家的忌讳就不好了。兄弟归兄弟,但是有时候兄弟也要相互之间保持一点秘密!这不是不信任,而是相互尊重。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