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8 都踏马的穷疯了
    ‘砰’的一声脆响,徐右兵把一瓶95年的张裕干红狠狠地墩在了桌子上,嘴里非常不屑的说了一句:

    “抓贼抓脏,捉奸捉双!陈彪是吧,抓人都抓到我身上来了。?两个是我弟弟,三个是我妹妹,你说我的弟弟妹妹们卖淫嫖娼,那是不是我就可以说你们烟海警局是绑架勒索的土匪窝子呢?我说市局这风气也太差了吧!刘承友想升官想疯了这是,大案子办不了,竟抓些小姐罚款来创收,是不是都他妈的穷疯了!”

    “你,你你你是谁!你怎么可以这么说话,你这是诽谤,我可以告你的!你......”

    “告我?好啊,我到要看看你是怎么告我的!”

    徐右兵轻轻的转身,非常严肃的盯着陈彪,一双眼就像一把利剑一般的,锋芒毕露,好像瞬间就能刺穿人心。双手搭在了大长腿上已经摆好了架势,只要这个陈彪还不识好歹,他就会一巴掌把这个家伙扇个狗吃屎。

    徐右兵不是狂妄,他是有些愤怒。这几天来窝囊气受得够多的,此刻连个小交警都敢在自己眼前乍翅膀,人讲究的的就是一个面子。徐右兵既然打算回到烟海,并且接下了情缘今生的一摊子乱事,此刻他就要顶起来,决不能在自己的兄弟姐妹们面前丢了脸面!

    事情一开始就威严扫地,那么徐右兵打算以情缘今生作为跳板成就一番宏图伟业的想法就会付诸东流。哥哥回来是要正经打拼过日子的,最好你们不要惹我!

    “告你,你以为我不敢,你污蔑我们警务人员,诋毁刘局,我告你怎么了,来,给我抓起来!韩队对不起了,你也是我们警局的一员不是,这人我今个必须要抓了,太踏马猖狂了!”

    啪......

    “就你也敢骂我!”

    徐右兵毫不犹豫的站了起来扇了陈彪一巴掌,这一巴掌是真狠,一巴掌直接扇的陈彪原地转了个圈,要不是身后有几名交警扶着他,当场就能被徐右兵一巴掌给扇到地上。

    一口血带着几颗牙齿就被陈彪吐了出来,这家伙是一巴掌被徐右兵扇愣了。嘴里吐着血水嘟嘟囔囔的就开始呼叫支援:

    “1,1,我是7,听到了请回答,听到了请回答。我在豪享来,我在抓捕犯罪分子的过程中遇到袭击,遭遇到顽固抵抗,并且受伤。我请求支援,请求马上支援!”

    “1收到,请注意安全,我马上派人支援!请注意安全,一定要维护现场秩序!”

    陈彪继续吐着满口的血,撂下对讲机外面就听到了一连串的警笛声。今晚全市大部分警员都出动了,大街小巷上都是警车,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豪享来外面就被层层叠叠的警车围满了。

    事业与金钱相比较,此刻能保住头上的帽子才是刘承友当前最应该做的事情。几天前阀门产站前街才出现了一场让他几乎被杨进骂了个狗血喷头的始料不及。甚至杨进有当场宣布停了他职务的危险。

    这可要不得,绝对要不得。自己刚刚主掌市局,说起来还没能把市局完全的抓在自己的手中。出了这么大的事,明摆着杨进很无奈,这要是因为这件事丢了好不容易到手的乌纱帽,那么自己成为杨进弃子的下场就绝对无力挽回了。

    而接到了陈彪的呼叫,刘承友很重视,今晚他亲自带队一直都冲锋在扫黄战场的第一线。为的就是能有一个良好的表现,能在王建臣的眼中加加分。这段时间刘承友很郁闷,工作总是很被动,甚至是今个晚上的行动明明有几个场子与他的关系很不错,但是他也没有事先对他们做出私底下的通知。

    杨进对自己的处理还没有通过市常委会议,至于会不会上常委会直到现在刘承友都不得而知。算了,人生就是无数次的赌博,能赌一把是一把。

    所以刘承友是立刻调兵遣将,亲自往豪享来冲了过来。他就是要做出一个姿态给王建臣看看。领导你看,我这么拼命,是不是到时候你该为我多说几句好话呢。

    一马当先冲进了豪享来,刘承友风风火火。抓捕几名卖淫嫖娼的违法分子而已,能有什么危险。所以刘承友势头很足,大有不惧任何危险拼死也要上的架势,看的后面的王建臣不住的点头:

    有时候老刘还是很有冲劲的吗。作为一名警察局长,就需要这种猛打猛冲的势头,有这样的势头和冲劲与犯罪份子们作斗争,就一定能够净化烟海市的社会环境,震慑犯罪,给老百姓们一个和谐美好的家园。

    陈彪傻眼了,他没想到自己一个呼叫支援,来的竟然是局大领导。不仅如此,后面还跟着一伙雄赳赳气昂昂的市局快反应大队的警员们。

    警员们头戴新式凯夫拉战术头盔,身着后背印有统一t特警字样的藏青色突击服,脚蹬新式反恐作训靴,人手一只新式95突击步枪,个个虎眼怒睁,威风凛凛,进门后就占据了有利地形,枪口一摆,很好的锁定了徐右兵等一伙嫌疑人员,动作利落,专业范十足!

    看的是陈彪心头大块,麻痹的让你狂,让你欺负我一个交警,有我这帮兄弟们顶上来为我出气,看我一会儿把你抓紧了警局我怎么收拾你!

    陈彪急忙小跑几步上前,先是对后面走进来的王建臣赶紧立正敬了一个标准的警察礼,这才指着坐在那里好像依旧毫无知觉,正与美女品着干红的徐右兵大声的说道:

    “报告领导报告刘局,就是他,就是他带头污蔑我们警员,还辱骂你,并且打掉了我好几颗牙!”

    “他骂我?怎么骂的?”刘承友突然来了兴趣,被人骂可是一个好现象。今个王建臣就站在自己的身边。能让领导知道自己为了干工作而被人骂,担着犯罪分子们这么多的骂名与想要报复自己的风险,那就说明自己这个局长是很成功的。

    “这个...这个我不敢说!”陈彪很及时的低下了头。当面重复徐右兵骂刘承友的话,打死他他也不敢说出来。这个问题太严重了,这要是回答的不好,那领导想必第一个恨上的人就是自己。

    “说!这是证据!怕什么吗!”刘承友很威武的下达着绝对性的命令。

    “那,那我,我就说了。”陈彪忐忑不安的看着刘承友,再次得到了刘承友眼神的默许,这才壮着胆子说道:“报告领导,报告局长,他,他骂我们说烟海警局是绑架勒索的土匪窝子,说我们市局风气太差了,还说,还说你想要升官财都想疯了,现在大案子办不了,竟抓些小姐罚款来创收,并且说我们警局都穷疯了,是什么人都要抓!”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