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1 从根本上算死了我们
    “兵哥,你,你要不再坐会?”大军寻思了一下终于是出声挽留。?

    徐右兵眉头轻轻皱了一下,转头看了一眼韩小雪。韩小雪没有表示出什么太大的不愿意,不过她也并不愿意和大军他们待在一起。韩小雪是警务人员,而大军是开酒吧的,在这个非常的时期,哪怕仅仅是一个照面,其实后面就会给别人留下不少的口实。

    但是韩小雪知道,恐怕以徐右兵的性格,此刻绝对不会抛开大军不管。而他也正想知道,大军叫徐右兵再坐一会究竟有什么意思。难不成徐右兵真打算罩着这些家伙不成。桌子上的几位女人脂粉味太浓,一看就不是正常的妹子,虽然现在一个个装的好,但怎么能够瞒过韩小雪的眼睛。

    不过到是阿丽与一个叫小曼的两位有些气质不同,与这帮人在一起无端的多出了一种凡脱俗的感觉。

    见徐右兵与韩小雪回身,大军是急忙把他们两人身前的酒杯再次的斟满,定了定神,大军犹豫着开了口:“兵哥,我看这次风头太紧,恐怕一时半会不会过去。你帮我们说说看,咱们这两个场子究竟该怎么整。雪姐也不是外人,我承认我经营的有些个不地道,但是人家不是都在这么搞,我,我也就随了大流。”

    “怎么整?”徐右兵端起了酒杯,慢慢的品了一口,示意大家伙吃饭。此刻服务员正好把牛排端了上来,在韩小雪的示意下又把两人没吃完的拿去热了一下又端了回来。徐右兵真有些饿了,是三下两下吃完了一块牛排,接过来韩小雪那份只吃了一半的牛排继续吃了,这才放下刀叉很是意犹未尽的看了一眼才稍微动了一点的大军。

    “你是真想把两个场子交给我?”

    大军赶紧点头,这边疤子和小红也是急忙出声附和:“兵哥,看这形势没有半年风头过不去,市里这次玩的这么大,抓了这么多的人,恐怕我们这一行现在再在烟海市立足是相当的困难。小打小闹没意思,偷偷摸摸的指不定哪天就会出大事,兵哥,咱两是从小到大的兄弟,而先前通知马杆和瘦猴两个一起吃饭,他们中午去了威山市回不来,所以你也一直没能见到面。

    店里这两小子有点股份,不过他们两个完全不参与管理,这两小子弄了几辆斯太尔集装箱大货,主要跑威山港和烟海港务局货运码头这一块。其实他们一听说你回来了,生意都不想做了,下午就吵吵着要回来,是被我拦下了。你要是有什么好的办法,你就说,反正这店我没有什么好的经营思路,你见多识广,还有雪姐,给兄弟们指条明路。”

    小雪微微皱了下眉毛,刚想出声,被徐右兵打断了:“这事和你们小雪姐姐没关系,今个我早就算到了会有这么一出。董国权不是个傻子,早上被我们阀门厂这么一闹,势必会给杨进反映情况。而打掉我们阀门厂嚣张的气焰,就应当次从整治我们站前街开始。

    当然,这个整治是相对的,本来就应当是被治理的。我们不能说市里面的举动是冲着我们站前街去的,但是重点的整治还是在站前街。

    本来我想明天和你们谈谈这个问题,既然你今个心里忐忑,那今晚上我就和你说说,省得你睡不好觉。

    你说的很对,既然他们出手了,目的是什么,绝对不是就是为了打非扫黄。人家的目的还是为了拆迁。如果你不信,明早去站前街溜达一趟就应该信了。我要是猜的没错,无论是滨海大道还是站前街,被查封的酒吧ktv以及娱乐中心洗浴中心门口都被拉上了警戒线。

    警戒线的目的是什么,就是为了封闭。滨海大道这里是烟海市的重点旅游规划道路,还有旅游观光大巴。娱乐项目的禁止,或者说夜生活的禁止,势必对烟海市的旅游业造成巨大的冲击,并且会被各地游客议论。

    所以滨海大道只不过是走走形式,相信明天天一亮警戒线就会被解除。但是违法乱罪的事情绝不会这么快就收手,势必还要查处一番。抓了这么多的人,打击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相信滨海路上也不会有人继续顶风作案。而正常的营业项目还是会开启的。

    关键一点就是我们站前街,刚才王建臣走的时候隐隐说了一句,站前街也抓了不少人。这句话的意思那就是告诉我,最好我不要参与站前街的事情。如此我就可以分析到,站前街各个路口,明早恐怕所有的警戒线都会变成建筑铁皮围栏。

    这就是董国权的算盘!他运用官方力量的强制手段,把我们违禁在了自己的小圈子内,第一步他要做的就是让我们感到出行难,工作难,生活难,而逼迫我们主动搬迁。

    围了站前街,很多人就摆不了地摊。试想我们阀门厂下岗的叔叔大爷们,哪家不是靠着火车站附近摆个小地摊,做个小吃来维持生活。被施工的铁皮围墙一围,无论下车的旅客也好,还是我们烟海市的市民,都会自动的选择避开站前街。

    没了客流量,东西卖给谁。路口一封,车进不去,别的也就不用谈了。而至于下一步,说好了和我们谈,和阀门厂精致车间谈,谈什么,怎么谈,市里怎么主张怎么介入,都是一个问题,所以这就是他的算盘,从根本上算死了我们!”

    听徐右兵这么一分析,大军猛然意识到了这次大行动的真正目的,感情一切都是为了给海天置业打前站啊。尼玛有钱人真会玩,不仅玩老百姓,就连有关部门都能玩。

    不过他又觉得徐右兵说的有些太玄乎,难道市里领导们都是傻子,王建臣人家那么大的领导也会是傻子不成,就愿意为了一个海天置业在后面被老百姓指着鼻子骂?

    “兵哥,你说的这些太玄乎了吧,怎么可能?烟海市又不是海天置业自己家的,难道他们说什么市里面的领导都会听?不过你这内幕消息都是哪来的,我怎么就觉得这么危言耸听呢?毕竟领导也要为我们老百姓们考虑一下是不是,难道为了一个海天置业,他们就真敢不管我们站前街阀门厂的死活?”

    徐右兵哑然失笑,领导们不是不管老百姓的死活,而是要看利益的最大化。身为现在的代理书记杨进来说,最关键的就是怎么能去了他头上那代理两个字,而去掉代理的最好方法,就是以成绩说话。这些东西不要说天天在外面混的大军看不明白,而对其他的老百姓们来说,那就更看不明白了。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