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4 说不上就便宜隔壁老王了
    看着前面的大切诺基依然没动静,大军忍不住狠狠地拍了一把方向盘。 ? ?下面那帮小子大军熟,不是别人,都是阀门厂左邻右舍的半大孩子。不用说,今个一世情缘没开张,有几个职高生没地去蹦迪跳舞,一准是混网吧去了。

    今晚闹出来这么大的动静,这帮小子们消息最灵通。这个时候出来不用说是在网吧包夜玩腻了,出来找饭吃,不想碰上这茬了。阀门厂的孩子们都有着一股子血性,原因很多。阀门厂早先成立的时候是工业局的重点单位,也是复原军转干的理想去处,当时退伍兵疯如潮涌,能挤进阀门厂这个国营大厂为找关系送礼都能打破头。

    当然,只要是分到阀门厂的都好了,铁饭碗,固定工资月月来,职工福利待遇更没说的,只要是登记结婚,当时厂办立马分房,还给家属安排工作。这样的条件在烟海市有阀门厂就找不到第二家。企业日子好过,利润就同滚雪球,越做越大,到最后直接出口创汇,甚是壮观。

    厂子利润好,先后第一个建起了自己的厂医院,厂子弟小学,厂职高,厂俱乐部电影院,厂办体育场。当时整个烟海市的女青年,大姑娘都争着要往阀门厂嫁,那阵势,嫁过去就是双职工,福利待遇别提了,一辈子舒舒服服的羡慕死闺蜜和其他的小姐妹们。

    这样的上一代毕竟会宠着下一代,而下一代无论学习好坏,都可以顶替上岗,只要是毕业了,父母有一个愿意提出提前退休的,子女立刻就能进厂顶班。多项优惠政策的实施,最后造成了一些很不好的恶性循环,那就是下一代好好培养的没几个,娇纵惯养之下,打架斗殴,不学无术,甚至不好好上班,吊儿郎当的大有人在。

    又赶上经济不景气,社会改革的展期,祖国各地的厂矿企业就像雨后春笋般的爆了。一时间无数的商品充实了各大商场五金店。阀门厂依旧还是老观念,等着人家上门进货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而自己出去跑业务跑销售的回来是坐在办公室里长吁短叹,外面一下子哪来的那么多的阀门五金件,奇了怪了,以前厂子里生产出来的东西都不够卖,这下到好,整整积压了一车间。卖不动,第一次工资没能的下来,厂领导急了。

    找原因想办法,最后还是找到了销售科,销售科立了军令状,马上再次出去跑销售,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是有了眉目了,南方一个大老板需要货。加急电报拍回来,厂子里连夜加班加点进行包装封箱,请工业局领导联系车皮。那年头,能联系到火车皮要动用的关系甚至都需要副厅级的干部!

    所有的一切准备完毕,一车皮精致阀门五金件往了南下的列车!车轮一滚,黄金万两。当时火车还没到,人家的付款三十万就打到了阀门厂的账户上。终于是卖出去了,皆大欢喜啊。正好到了年尾,阀门厂狠狠地吐了一口恶气,家家户户喜迎新年。

    不想年后突然出传来了一个很不好的消息,三月份南下去催账的业务科经理打电话回来汇报说,那商场没了,人去楼空,只付给了阀门厂五分之一的一车皮精致阀门五金件下落全无!

    这下厂子里一下炸开了锅,连本带利算下来就是12万没有了!当年的12那就是阀门厂一个季度的纯利润,虽经多方努力,甚至是报了市经济刑侦大队,列为诈骗案件处理,但几番侦查下来,烟海市刑侦大队几次南下,是连个人影都没能抓回来。

    那时候连个身份证都没有,出去办事住个旅店都是盖着大红章的介绍信。几番努力的查找,对方一切都是伪造的。什么集体大商场,经理的,根本就是一骗子,集团诈骗团伙!全国各地的骗,最后找到了,人在监狱,东西早就没有了,变卖抵给别的单位还账了!

    这事是一下子拖垮了阀门厂,本来商品就卖不出去的阀门厂一下子雪上加霜,这口气是到现在都没能缓过来。

    于是大批的裁员下岗再就业,只能是一切从头再来!

    昨天所有的荣誉

    已变成遥远的回忆

    勤勤苦苦已度过半生

    今夜重又走入风雨

    我不能随波浮沉

    为了我致爱的亲人

    再苦再难也要坚强

    只为那些期待眼神

    心若在梦就在

    天地之间还有真爱

    看成败人生豪迈

    只不过是从头再来

    昨天所有的荣誉

    已变成遥远的回忆

    勤勤苦苦已度过半生

    今夜重又走入了风雨

    ……

    而自从下岗再就业以来,阀门厂职工们的性情也是大变。父母们更累了,人到中年更要打拼,一是操心儿女们的婚事,二是还要想办法为自己没有交够的养老医疗保险埋单,自己为自己存下一些能够养老的钱。

    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家务事,烦心事,工作,生活,纷纷扰扰,哪还有多余的精力再去管教在他们看来已经很懂事了的孩子们!

    而这帮孩子们又何尝不是在父母面前一个样,在学校一个样,而到了外面大街上立刻又变了一个样呢?

    ……

    一个头根根竖起来的鸡冠脑袋犹豫着从屁股后兜内摸出来一包红将军挨个分了,半大小子们立刻开始聚成了一堆吞云吐雾!几个小太妹模样的妹子们自然也没有落下,不过她们可抽不了将军,而且一个妹子突然从胸口一摸,一盒加长过滤嘴的细支南京就拽在了修长的手指间!

    “铁哥,干他丫的!敢封了我们站前街,我们z、禁灭战队的兄弟们可不是好惹的!”

    “就是铁哥,自打我们z、禁灭战队成立以来哥几个怕过谁,还不是见谁灭谁!嘿社会,嘿社会又怎么样,不打出我们自己的威风,打出我们自己的名头,我们就永远只能在站前街一带混下去,甚至出不了市区!”

    “大哥,打吧,军哥能当老大还不是靠他和疤子哥几位大哥们拼出来的?你看军哥,现在都两个酒吧了,人家滨海大道那处酒吧一晚上听说就能进账十来万啊!刚哥,打一场,我们自己也弄个玩的地方!”

    “就是刚哥,上次我们跟着军哥把海天置业的豪车给砸了,回家你老头子还不是说干的漂亮,该出手时就出手,刚哥!”

    “刚子,虎子和崩豆说的对,你要是个男人就带着我们打一场,成天看你拽的跟个二五八万似的,姐对你腻了!”

    “炎宝宝你说啥?操,打不是不能打。就对面那些玩意,你别看他们架势足,真打未必就能打的过我们,他们又不敢下死手!一个个都是功成名就的人物了,为了几毛钱他们绝不会和我们较真,他们也就是吓唬我们!

    我跟你们说,混子到了他们这个地步,其实最怕的就是打架!他们打不起,有家有业的还打个屁,真进去了,孩子老婆谁养着,说不上就便宜隔壁老王了。”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