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2 时间久了大出血就得死
    我肋了个去的!那悬挂的牌子更是牛叉,前挡风上作战指挥四个字触目惊心!

    跟这牛比车杠上了,别说拦着人家,人家真火了直接开车从你身上碾过去,压死了也算白死。火

    有几名警员快的过去扶起了冯玉祥,在扶人的当口就把情况简单的陈述了一番,冯玉祥气的胸口都快要炸开了。麻痹的,这趟警出的,明知道嫌疑人就在车上,还就是不能上车抓人不说,难道被打了一拳就白打了。

    “呼叫支援,他们能呼叫支援我们也能。说我们是假冒的,我踏马还说他们是假冒的。现在是和平时期,哪里来的作战指挥车,给我围起来,我看哪一个能跑得了!他们车上还有伤员,时间久了大出血就得死,我看谁着急!”

    兵蛋子们拿枪指着警员,冯玉祥可不敢命令警员们拿枪指着兵蛋子。万一两边真要是擦枪走火,自己这些个伙计可不是兵蛋子,都是烟海市警局的精英,完全是两个概念。既然你们强势,那我现在就先不惹你们,反正我有执法记录仪,一切都被录下来了,你打我我忍着,到时候有地方说理去。我就围着你,干耗我也要耗死你!我看看究竟是谁牛比,让你踏马的牛气!

    徐泰眉头紧皱的瞪着冯玉祥,这小子是个将才,本想给他一拳造成混乱,说不上能和他打一架而让大客乘机离开。没想到这小子完全不上套,竟然只围不打,还架起来多部执法记录仪,这玩意在执法的过程中全程拍摄,就连说的每一句话都会清晰地记录下来。真要是来硬的,到时候可对自己不利。

    他此刻有些急,冯玉祥说得对,自己车上有伤员,还不止一位,干耗着,就是流血都坚持不住。而此刻车中大小姐的呼声已经传了出来,明显是在小姐脾气命令赶紧开车,看来里面那个受重伤的小子和大小姐关系很不一般啊!

    这可怎么办,惹急了大小姐可不是闹着玩的。她那臭脾气,动不动就离家出走的,老妇人和长夫人都毫无办法。看来以后倒霉的准是自己了。

    “冯玉祥,算你聪明,没有命令你的手下与我对持!给你,这是我的军官证,有事你到炮校去抓我。我实话告诉你,看你是条汉子我真不忍心伤了你,但是我执行的是紧急军务,重要军事命令。我不说,你懂得!

    全体都有,收队上车,回炮校,如有不知死的,直接开车从他身上给我碾过去,出了事我负责!”

    唰唰......

    几名战士立刻收枪鱼贯上车,完全无视了快反应大队的一伙干警们。冯玉祥伸手接过当空飞过来的一本军官证,打开手就是一哆嗦,麻痹的,炮校警卫营,还真是货真价实的。并且这本军官证的级别还非常的高,看是一名中尉上面却是特别注明了‘铁血’两个字。

    这两个字的意思冯玉祥秒懂了,尼玛这真是人家手下留情了,平时可没少听唐奎瞎白活!铁血是国家最高级别战士,关键时刻不要说直接命令开枪收拾自己这么一个带队的分队副队长,就是收拾一名市局的大局长那都不在话下,而在个别情况下,甚至是......

    麻痹的不敢想了,太可怕了!

    但就是铁血也不行啊,今个情况确实是特殊啊,他们毕竟要掩护的可是实实在在的犯罪嫌疑人。就这么让他们走了,实在是说不过去。我是什么,我是一名人民的警察,眼看着犯罪份子在自己的手下逃避,那不是侮辱我头顶上**地国徽?

    “慢着!军官证还给你,徐泰,你打我那一拳我不追究了。但是你们想走也可以,我必须要在后面跟着,因为我头顶上顶的也是**地国徽,我不能寻私情!我佩服你能配上铁血二字,那可是从血里面滚出来的荣誉。但是请你不要侮辱了你的名誉,也请你尊敬一下我的荣誉!”

    最后想要登车的徐泰脚步明显的愣了一下,他慢慢的回头,很是欣赏的看了一眼对面的冯玉祥。顺手接过来他丢了过来的军官证,认真的放入了上衣口袋中,嘴角露出了一个完美的微笑:

    “好,做个朋友怎么样小子,这事完了我请你和你的弟兄们喝酒,算我向你赔罪了。你愿意跟着就跟着,不过能不能跟到底这个我就不敢保证了!”

    徐泰说完立刻上车,大手一挥车子马上启动立刻就向炮校驶去。冯玉祥也不敢怠慢,赶紧招呼干警们登上已经开了过来的警用依维柯。

    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冯玉祥是越想越想不明白,怎么这事就和炮校的扯上关系了呢,不就是一伙地下恶势力火并吗?他抓起了自己的电话,把情况详细的向上汇报。

    “报告唐大队,我已经掌握了具体的情况,但是却不能抓捕犯罪嫌疑人,因为我怀疑犯罪嫌疑人,不,我确定犯罪嫌疑人已经上了驻扎在我市炮校的一辆军车。我无权对军车作出检查,并且他们还是一辆作战指挥的高级长指挥车,唐队,我请求领导指示。现在我正跟在他们的屁股后面去炮校。对方带队的是一名中尉连长,不过却是一名铁血中尉,我无法强势出手!”

    “什么?铁血中尉?你确定?”

    “是的唐队,我确定!”

    对面的唐奎眉头紧皱,铁血两字一出,他脑子里面第一时间闪现出来的就是加特林射机关炮,然后就是苍茫的大海,和那个能够让他敬仰一生的人物——徐右兵!

    他忍不住嘴角喃喃:兵哥,你还好吗,你现在究竟怎么样了。离开的时候我们还在海上,你满身的伤,浑身没有一点完好的地方!还有小艺,你们都好吗?

    “大唐二土,你小子在嘀咕啥呢?站前街那快交给你们快反应大队了,还有谁带队出去抓人了,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现在还没有人前来汇报情况。我说站前街的摄像头坏了这么久了到底都是怎么回事,都不知道定期检查维修吗?

    关键时候后给我掉链子,哼,我刘承友日子不好过,以后你们任何人的日子都别想要好过!你知道我刚才送王书记上楼先休息一下的时候王书记对我说的什么吗,他拍了拍我的肩膀,又扯了扯我的肩章。老子踏马的这个局长坐不稳,我让你们踏马的全跟着我完蛋!”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