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3 真踏马的难做
    此刻的刘承友暴跳如雷,自己这个局长当得太憋屈了,虽然是扶正了,但是还没几天就在实在无奈情况下被自己的主子给停职了,虽说现在又恢复了职务,停职也没有上常委会讨论,一直都被杨进强势的压了下来,但是总是觉得不牢靠。

    这位子真踏马的难做,难做到刘承友看着眼前这一摊子乱事,随便找个人就想脾气。

    “报告局长,紧急情况。我二分队的冯玉祥带队前去站前街抓捕恶势力火并犯罪嫌疑人的时候遇到了特殊情况......”

    “什么特殊情况,哪里来的那么多特殊情况!我说唐奎啊,现在是关键时期,上上下下多少双眼睛盯着我们市局呢!我们整这么大的动作你以为就不得罪人?你也不想想,这帮人我们得罪了,人家虽然这次不能说我们什么,但是就等着我们犯错误抓我们的小把柄呢!出了什么情况,你给我说说,我看你们快反应大队办事是越来越不利落了,马景涛什么时候身体能给我复原,这都三个多月了,难道还没好?”

    听刘承友这么一说唐奎气的肚子鼓鼓的。马景涛受得是重伤,按道理说应该修养一年才会重新上岗。这尼玛才三个月你就忍不住了,难道离了我师傅你就狗屁不是了。

    其实想想也是这么回事,刘承友会干什么,成天除了吆五喝六的好像并没有什么建树。他这个局长自从扶正以来警局搞得是一团糟不说,还被杨进与王建臣点名批评!

    “报告局长,接到指挥中心的出警命令以后,我快反应大队二分队代理副队长冯玉祥快调集二分队的兄弟们三分钟的时间就赶到了事现场,不过等我们到了的时候根据现场的调查,居海天置业施工的师傅们说一方过来找事的恶势力团伙已经离开能有六七分钟了。

    根据现场调查报告,这是一伙有预谋、组织的,不知道是什么人请来的一伙街头小混混,专门对抗他们施工队的。这帮人来了以后二话不说,拎着片刀钢管就开打。打的工人们好几个都住进了医院。要不是后面海天置业安保部门的同志们接到命令从集团赶过来对这种不法行为进行阻止的话,恐怕被他们打伤的工人们还不知道会有多少!

    可就是这样集团的安保人员也被这伙小混混们砍伤了不少,不仅如此,有好多身有正义感的保安在保护工人师傅们的途中还身受重伤,有三名胳膊直接被小混混们拿刀砍断了,还有一名保安队员听说直接被用六分的镀锌管子刺中了心脏,当时喷出来的鲜血就能走二尺高,人还没有等送到医院已经没气了!”

    “什么?混蛋!这么严重的斗殴事件先前你竟然给我说是打架斗殴!这是什么,这是有组织犯罪,这是预谋搞破坏,破坏烟海市经济建设,这是故意杀人!唐奎,亏了我对你的期望是这么的高,对你这么的信任,你的能力太让我失望了!

    传我命令,让马景涛结束疗养,立刻归队,快反应大队他再给我放任不管的话,我看就可以取消了!所有人都有,操家伙跟我走,抓不回来这伙杀人放火的完犊子,我刘承友就不姓刘!”

    哗啦……

    刘承友真火了,很多人都是非常害怕的,人家毕竟是大权在握的烟海市警局大局长,这时候不瞪眼紧跟上领导的步伐,恐怕以后就会被领导完全的排斥在外了,那你还想在警界有所建树的话,这辈子就难了!

    唐奎尽管是不愿意,对刘承友满腹牢骚,但却也无可奈何!只能是命令快反应大队的兄弟们紧急集合,留下必要的人员,剩余的全部跟随刘承友前去抓人。

    他吩咐完直接上了自己的大切诺基,砰的一声关上了车门,命令司机跟在刘承友的车后摸出电话就打了起来。

    快反应大队所有的警务人员电话要求必须是二十四小时开通的,不允许有私自关机的情况出现,为了就是应对特殊状况下的紧急出警需要!

    一直在烟海市武警医院接受治疗的马景涛这段时间感觉自己的气色非常的不错。虽然说受伤严重,当时被小鬼子一刀划开了腹腔,肠子流了一地,可是却没有伤到内脏要盖部位。整个腹腔被一刀拉开,肝啊脾啊的一目了然,血流满地,现场看起来凶惨异常,其实人却是没有大的问题。

    不过说起来他还要感谢徐右兵,要不是徐右兵在第一时间马上赶到了现场,为他做了一些简单的紧急处理的的话,恐怕当时只是流血就能要了马景涛的命!

    而等到烟海市人民医院的临床外的张主任赶到的时候,徐右兵已经为张主任的第一手抢救争取了不少的宝贵时间!

    所以等马景涛刚醒过来的时候张主任看到他的第一句话就是说:你不要感谢我,救你的人是徐右兵,一个退伍军人。没有他,我绝对救不活你!

    马景涛内心一阵酸涩,好一个臭小子!自己还真没有看走眼。一开始感觉这小子就不一般,绝对不是一个十恶不赦的人物,想不到自己有时候看人的目光还是很准的!当时在海天置业的时候,故意延迟了一会,让唐奎这个二愣子带人上楼追击徐右兵,其实说起来马景涛当时想的就是怎么样才能够放这小子一马!

    凭这小子的身手和当时的情况来看,他想逃走,唯一的出口只有再次返回地下二层的小码头,马景涛故意放弃了对码头的守护而派人进行追击,要的就是给他一条生路!

    这也不能怪马景涛徇私情,因为当时刘承友的指挥疑点太多,有很多地方直到现在马景涛都有些想不明白!明明事情完全没有严重到非要当场下令开枪击毙的地步,更何况时候在陈晓雅的询问笔录证明,徐右兵并不是去海天置业对她进行绑架的。由此一来刘承友指挥错误的问题就相当的尖锐了!

    但是没人对此案再进行追查下去,而上面也有不再追究的意思。一是因为这事竟然成了一个笑话,人家徐右兵竟然是省警内的高级领导,当时据说是在执行特殊任务;二就是烟海市极力的掩盖子,坚决要扶刘承友上位!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