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4 紧急出动
    综合以上两点,烟海市局竟然对海天置业那么大的案子匆匆结案。 ?轰动了整个烟海,闹得烟海市鸡飞狗跳,甚至于死了三名预审员,一名副处级干部身受重伤,一名正科级干部送到京城治疗的大案铁案竟然就这样糊里糊涂的结案了!

    在所有人都不明究里的情况下市局呼声最高的刘承友果然顺利的提升为了市局局长。一切的一切都尘埃落定了,可是留在很多人心头的疑问最终还是没能落下。但无人做出详细的解释,也只能是让这些人郁闷的暗自揣测!

    此刻躺在病床上的马景涛辗转反侧,他就是那个依旧满腹疑问的人之一。虽然自己也在这次的事件中获得了即得利益,被强势的提升为烟海市局主管刑侦的副局长、市刑警大队大队长一职,连升两级,甚至获得了公安部的特殊嘉奖,被授予一等战斗英雄的光荣称号。但是此刻的马景涛心中却并没有多少的喜色,反而是一脸的忧郁。

    凭借他多年的经验断定,烟海市此刻风起云涌,自己虽然级别和位置都被提上去了,却正好处于风口浪中,恐怕稍有不慎,就会被一个大浪打进了泥潭,而再无翻身之力。

    就在他胡思乱想,甚至是对此刻已经升职为快反应大队大队长的唐奎担心不已的时刻,这小子的电话竟然打了进来!

    这么晚了,没有紧急事情唐奎是绝对不会打扰自己的!哎这小子看是年轻,但是却很懂道理。马景涛对自己这唯一的小徒弟非常的看好!

    快抓起来电话,马景涛甚至是顺手习惯性的扯过来放在床头柜上叠的整整齐齐的警服披在了身上,这才严肃的说道:“我是马景涛!”

    “师傅,这踏马的劳什子的大队长真不是人干的活,你是没看见刘承友那个死比德行,他哪配做一名局长,简直连做个分队长的素质都没有,我是受够了,被一阵子瞎指挥,这活没干!”

    “放屁!你踏马脑袋被驴踢了,随便诋毁领导!唐奎啊,平时我是怎么教育你的,关键时刻绝不能掉链子,什么时候都要把眼珠子给我瞪在头顶上。这话不要说你在我的面前说,在任何人的面前你都不能给我瞎比比!

    我说你这二土的性格就不能给我改一改,都大队长了,没事哪来的那么多的牢骚!干工作谁遇不到困难,有困难就要迎难而上,只会抱怨,你永远就只会是一个二土!”

    “啥,我抱怨,师傅,我知道在私下里诋毁领导不对,但是你现在来市局看看,市局还有个市局的样子吗?全他马换了,从上到下,能干活的全给调离了,刑警队你还没来,几个侦探早就被刘承友调到派出所和其他部门了,这些我先不说了。

    今晚上这个王八蛋竟然说要你马上结束治疗,立刻赶到滨海路指挥我们抓捕罪犯!我现市局离了你刘承友完全就玩不转,连个小混混都抓不住!这都什么事啊,今晚上大拉网,全局的干警都出动了,我快反应大队打头阵,你是不知道啊,让我们快大队做先锋,人家治安科和派出所的看我们的眼神都别扭,这不是诚心抢人家功劳吗?

    这活真没法干了,出力不讨好还被人在背后嘀咕!占用我快反应大队的警力不说,出了事还要挨批,我现在现我都成顶缸的了,哪哪都有我的事,哪哪都不能让他满意!”

    “放屁,二土,我再次警告你,领导怎么安排我们就应该怎么去做,这是命令!身为警察的要职责就是严格执行命令!这样我马上赶到滨海路事现场,你把具体位置通报给我!一会到了再说!”

    “是,师傅父!可你真要来?那你身上的伤能行吗,大夫能让你出院?”

    马景涛深吸一口气皱了下眉头,感觉腹部除了有一点丝丝的疼以外,再就是有一点痒,还是没有大问题的。毕竟后来徐右兵又托人从京城专门给他送了一些药,听说还是在国家研状态下的特殊药品,只供应铁血部队!这药可不一般,此前治疗了一个多月了依旧疼痛不已的伤口,在用上了这种药之后立马就把绷带给解了,并且那么长的刀疤缩小到如果不仔细看都有些看不出来的地步!

    好家伙啊,真是神了!这药送过来后的治疗效果竟然引来了武警医院大院长的垂询,那几乎是一天两次往自己这个病房里面跑,对治疗效果啧啧称奇。有一次还在说话的时候说漏了。说上面指定给自己从京城带过来的这种药,一针1m的剂量就需要三十多万,上上下下自己用了两盒,一盒十支,那就是说自己这次受伤光用这种药物就花费了能有六百万!

    乖乖,我马景涛何德何能,竟然会让上级领导如此的厚爱!如果是没有徐右兵,这身子怎么会恢复的这么快!

    快的抛却了脑中的杂念,马景涛只用了一分钟不到就穿好了衣服,照了照镜子,看了一眼自己肩膀上三杠三星的肩章,他沉沉的叹了口气,毫不犹豫的转身轻轻的带上了房门!

    “领导,您要出去?车已经给您准备好了!刚才唐队给我打了个电话,让我一定要照顾好您的身体!”

    马景涛看了一眼这名快反应大队内勤处的小张,很和蔼的笑了笑,一点架子也没有的招手说到:“照顾什么,我又不是个三岁的孩子,走,去看看这小子究竟是碰到了什么让他头疼的困难,半夜三更的还要折腾人!小张啊你难道直到现在还没有休息,我怎么看你不像是从床上刚爬起来的样子啊,挺精神的吗!”

    “马局,我还没睡,在屋里打游戏呢!我看您屋里一直亮着灯,我就想您肯定也没睡,要是晚上万一你有个什么吩咐的话,我立刻就能听到不是吗!再说我就是来给您执勤照顾您的,我怎么能睡觉,明天一早又有人替我,我要是睡着了就是失职了不是吗!”

    “哈哈哈,你小子,到是挺会找理由的,我这伤没什么大碍了,你也不用一晚上都不睡,我亮着灯是因为我有时候睡醒了在想事情!你啊,年轻觉多,以后过了十点睡就行,我没那么多事要你做!”

    “是,马局,我会的!不过领导我看您气色很不错,是不是伤口不太疼了?”

    “疼还是有点的,还能忍,不过现在也不是总疼,赶紧动车子,办案要紧!”

    ……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