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9 你们这是瞎胡闹
    高音喇叭一吼,枪声响起,警察们自动的向后退缩,军车太强势了,有不少人迟疑了。? ?,并且煞有介事的几次鸣枪示警,没有谁真敢硬着头皮继续顶上去。人身都是肉长的,你就是再硬也硬不过子弹。

    刘承友一双大眼死死的瞪着,他感觉到自己的威严受到了史上最为严重的践踏。一个尉官,小警员一般的尉官,真是蹬鼻子上脸了。如果今个就这么让你们过去了,以后在烟海市警察见了当兵的还不得绕着走,简直是威名扫地啊!

    “所有的人给我听着,防暴大队组成人墙,快反应大队在后面给我跟上。给我挡住他,我就不信他敢从你们的身上碾过去!给我顶住,顶住!”

    唐奎一愣神,刘承友这个命令下达的针锋相对,大有视死如归的意思。他暗叹一声不好,怎么师父还不来。但是防暴大队的同志们已经反身冲进了车内武装起来了,并且迅的集结。没有谁敢违抗刘承友的命令,人家是市局大局长,命令的下达就必须执行,这对警员们是铁的纪律。除非不想在公安部门混了,这时候谁冲不上去,事情过后铁定被踢出去警察队伍。

    集结令响起,防爆一中队的队员们火披挂整齐,黑色的铠甲,防暴头盔,拉下面罩,拎起了有机玻璃强钢化盾牌,组成了楔形冲击队形,迅设置了阻车器,钉字锥,防冲撞钉刺带,气势高昂的迎上了前指车。而后面快反应大队的队员们头戴凯夫拉头盔,拉下了玻璃钢面罩,身穿国际通用黑色制式新式作战服的警员们紧随其后,后背上反光的plic警察两字在黑夜中闪闪亮。

    刘承友直接爬上了一辆大切诺基的车顶,紧随其后,手中持着电子扩音喇叭高声呼叫着!

    “大胆!海航炮校的战地前指车你给我听好了,马上停止行进,马上停止射击!我们是警察,你们这是瞎胡闹,我刘承友不是被吓大的,如果再不听劝阻,今个我就让你们见识一下到底警察们是干什么的,全体都有,如果他们敢冲击闯卡,直接给我乱枪击毙,按同案逃匪处理!”

    一个是战地大喇叭,声透三里地开外,一个是警用高音喇叭近乎歇斯底里的警告。此刻的前指车警示的枪声已停,只有向前进的进行曲依旧气势高昂的轰响着,而车不减,依旧慢慢的前进,完全无视了警员们的路障路卡。

    这下子刘承友和徐泰两人就有点像是扯着嗓子比谁的吼声大的两只斗鸡一般的,战地大喇叭和高音喇叭声此起彼伏,颇有些谁比谁吼声大的意思。

    而刘承友的高音大喇叭在战地大喇叭的轰鸣中完全处于了劣势,吼出来的声音立刻就被战地喇叭给压了下去。尽管刘承友已经用尽了全力,但无奈仍然比不了人家声高。并且人家的喇叭配有强重低音,吼出来完全是带有震慑性的,一道道警戒命令的下达,震慑人心。

    “给我射击!我到要看看他难道还真敢冲过去不成!”刘承友双眼都瞪出了火来,如果任凭前指车继续向前开,只需要再前进十几米,就真到了海航炮校的地盘,那样自己就完全的失去了阻止战地前指车的理由。

    哒哒哒......

    叭叭叭......

    命令下达警员们硬着头皮举枪射击,95突击步火舌飞舞,打出去就是一个短点射,而后面普通警员们也不甘示弱,92式手枪叭叭叭的开火,无奈打在厚达8t的站地前指车的钢板上,只迸射出一个小点点,迸出来一点火花,除此之外就如同是给战地前指车挠痒痒。

    “开火,开火,继续开火!”

    刘承友从腰间摸出了自己的配枪,瞄准了驾驶位,叭叭叭的就是三枪。

    可是三枪过后,他突然牙齿都要酸掉了。我这可是新式佩枪啊,打在人家的前挡风上,连个弹痕都没有。反观里面的驾驶员竟然是连躲都不多,反而加快了车,继续向前。

    警员们什么盾牌、隔离带,防冲带,阻车钉刺锥、钉刺带的,在战地前指车面前简直形同虚设,一路碾压过来,警员们如潮般的迅后退,而那些平时只要是普通车冲撞上来轮胎必破的大杀器,此刻在前防撞护栏犹如推土车大铲般的前指车面前,完全形同虚设,一切都被碾成了废渣。

    只见巨大的战地前指车车前防撞保险杠突然下拉,好像凭空伸出来了一个大铲一般的恐怖,就这样挡在了车前,迎向了警员们纷纷射击过来的枪弹。此车在设计时就考虑到了战地特殊地形的需要,前后防撞栏的确有推土机的作用,而前面的是推,后面的竟然是扒,就如同扒地虎一般的,一个推,一个扒,不管任何地形,瞬间就能给你修正为平地。

    巨大的大铲上下翻飞,厚达16t的精钢钢板,完全不需要经过特殊的处理,只是厚度就可以阻挡榴弹炮,如此一来警员们的子弹打大过纷纷反弹回去,倒有不少迸射到了他们自己手持的防爆盾牌上,顿时吓得几位警员们冷汗淋淋。

    这踏马的是个什么大怪物,这么牛13!

    近了,又近了,警员们退无可退,后面就是刘承友的大切诺基,此獠站在车顶气势败坏的挥舞着他手中的小手枪,心中恨得咬牙切齿。这车不能再往前开了,绝对不能让他再开过来!过了自己这辆大切诺基,就到了人家的一亩三分地,那就不归警察管了,属于军事地盘,自己只有干瞪眼的份,还想捉拿什么所谓的逃犯,那只能与部队领导协商了。而反观后面,炮校似乎已有所动作,门岗内隐隐有不少人影闪动。

    当前的局势似乎已经无法扭转了,这辆战地前指车太牛13了,碾压一切毫不费力。反观警员们完全阻挡不了这辆车前进的步伐,哎!人心不给力啊,你不动就站在原地,我看看他究竟真敢碾过来?

    麻痹的!刘承友只感觉大势已去,非常颓废的哀叹一声,试想自己自从当局长一来,威信就没能在这帮基层警员们心中很好地建立起来!

    威信,对!想要威信,就要以身作则!刘承友猛然间豁然开朗,他一把将手枪踹进了枪套中,突然就从大切诺基的车顶快的爬了下来,竟然勇敢的张开了双臂,毫不犹豫的就那样顶天立地般的站在了所有警员们的最前方,迎着战地前指车大声的吼道:

    “我是警察,抓捕犯罪是我义不容辞的职责!你有本事,就从我身上碾过去!”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