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2 无奈的马景涛
    人都有点脾气,而徐泰更不列外,身为一名优秀的炮校队员,曾经的6战队精英,那脾气就更大了。 ?

    你们在闹什么,怎么对持竟然风头一转就成了军警联合演练了,开什么国际玩笑。跟老子玩这一套,格老子的早干什么去了,要不是因为我们庞军长火了,恐怕等待着我们这些人的下场就是被你们强行的拖去警局了。

    徐泰可不认为这帮警察们没有办法将前指车拖回警局。他们这帮家伙想起来整人的方法可是一套一套的,那根本就不用教啊!

    专业吗!

    打开了战地大喇叭,刚想喊话的徐泰沉思了一会,此刻已经凌晨四点多了,海边已开始有了三三两两的晨练老人。先前怎么喊都没事,这里毕竟不是居民区,又是下半夜,连个看热闹的都没有,就是有,见到这么热闹的场面也早就躲起来了,一不小心被流弹伤着了恐怕到时候哭爹喊娘的就只能是自己了。

    人少就不会顾及影响,而人多就需要考虑一下形象了。

    放弃了战地大喇叭,徐泰干脆一把掀开了潜望镜般的堡垒前端的防爆有机玻璃罩,就这样直直的站在车顶,漏出来半个身子俯视着对面车下站在路边上的马景涛。

    好一个面相沉稳不凡的英俊领导,笔直的身形,一看就是站过军姿的人物,满脸严肃的架势,看起来绝对是部队转业的领导。

    “你说撤就撤,你们说围就围?还礼送,礼送个毛线!你看看我这车,啊,被你们打得千疮百孔的,这钣金喷漆得多少钱你们知道吗。再说这钣金你能钣的了?乖乖,你们厉害啊,牛13的不得了,知道这是什么车吗,我告诉你,全华夏才十辆,你崩出来的弹痕修补一个的话没有大几千你就别想了!”

    一听这话马景涛暗叫不好,这是要钱啊,自己这边把人家车打的坑坑洼洼的的确是说不过去。但看着这满车身的弹痕,虽然说并不是太严重,但是全车喷一遍那是免不了了。而这车可不便宜,造价两千多万的前指车,恐怕全车喷一遍漆最低也不能下来一百万吧。

    一百万,自己只是烟海市警局一个主管刑侦的副局长,哪有什么权利张口答应给人家一百万的修理费!

    马景涛有些无计可施,更有些焦急失措,虽然刘承友让自己全权处理,但是烟海市局的家底子马景涛多少还是知道的。有时候办案经费都东挪西借的,哪还有什么闲钱去送给别人。虽然烟海市是个二线城市,市里面对警察局的拨款还是蛮多的,无奈刘承友一上任就来了个大手笔,力排众议直接立项要建一座新的办公大楼。

    并且从工程立项到招投标仅仅用了一个月的时间不到,六千多万的工程款就打到了海天置业的账面上了。搞得现在局办经费是越来越紧张,甚至有些老警员们的医疗费都卡了能有两个多月了没能得到报销。在这样的情况下,还如何能够挤出来一百万来去送给人家。这不等于是全体警员们勒紧了裤腰带去支持部队建设吗!

    “那个这位同志,你的意思是要我们赔钱了?”

    “对!赔钱是必须的,你们把前指车搞成了这个模样,你们不赔钱难道还要让我们几个穷当兵的从自己工资上扣不成,我告诉你说,这车钣金喷漆整遍下来没有三百万你就别想了,这用的全是高端漆,防刮防蹭甚至是防火防水的,三百万我跟你说都是少要了,真要计较起来没有五百万你就拿不下来!”

    “什么,三百万?”

    马景涛眼睛都直了,这比自己预想的一百万猛然就多出来两百万,不过看情况还不够。这事玩大了,刘承友啊刘承友,你都搞得什么破事啊!

    “同志,要不你先回去,这个赔偿问题我看一会天亮了我让我们局长亲自去你们航校和你们领导谈,你看怎么样!”

    “回去?你让我就这样回去,你别做梦了我说这位领导,你大小也是位副局长,三百万还不是动动手签个字的问题。你就这样让我回去了怎么成,领导让我出来办事,回去后我把车给整成了这个德行,你想领导能放过我?就是不放过没关系,可是我这一车兄弟们怎么办,还不得全跟着我关禁闭室!

    我说这位领导,这可是原则问题,今个这事你要是不给我解决了,我把车直接开你们警局去,我也不归队了,我就在警局等着我们领导来提车好了,那样就省的我向领导解释了。我看你还是把我们抓起来好了,怎么样,我们愿意被你们抓!”

    扯皮还在继续,现在不是警察非要抓人了,而是徐泰非要让警察们把他们一伙抓回去,否则坚决不走,要走就跟着一块回警局,等部队的领导去警局要人,再不就给钱,给钱俺立刻走人。这可难坏了马景涛,一百万自己勉强能够挤出来,但现在可是三百万啊,你就是把自己这个副局长给卖了,他也没有权力一下子就划拨三百万给徐泰!

    这礼送人家根本就不走,抓又抓不得,想火那根本就不敢,好言相劝人家根本就不听,束手无策之下人越聚越多,晨练的,上学的,上班的,里里外外滨海路上围了一大圈。这下可不得了了,一听说警察们把军车给弄坏了,还不想赔钱,老百姓们的指责声和谩骂声一时间纷纷攘攘。

    “这也就是欺负我们平时欺负惯了啊!”

    “对呀你看看,你看看一个个那样,得嗖的,现在碰了人家的军车还不想赔!”

    “靠,微博,给他们网上!”

    ......

    “我说这位同志你可不能乱说话啊,你看到的可不是事实,现在这里警戒,你们最好绕道。我们可没有碰军车,你哪只眼看到撞车了!还有你可不许微博啊,你要是敢造谣惑众,可别怪我们把你给逮起来!”

    ......

    看着现场乱纷纷的情况,马景涛迅的调集警员们开始分散群众,这样的影响太可怕了,这事万一要是让不明真相的群众们随便传出去,那烟海市警局可算是出名了。万般无奈之下马景涛只好电话打给了刘承友,他能够做的,现在只有请示。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