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3 这个事有些难度
    可电话响了三声对方竟然奇怪的挂掉了,根本就没接起来,听筒里传来移动客服那事先早就录好了的提示音:对不起,对方暂时不方便接听您的电话,请稍后再拨!嘟嘟嘟……

    马勒戈壁的!

    马景涛在心中狠狠地骂了一句,现场继续翻找电话,他只是一个分管刑侦的副局长,局党委成员,真要动用财务上的事情完全就不在他的管辖范围之内。? 来,电话到是打了几个给局里的其他几位副局长。无奈得到的答复基本一样:

    动用三百万谁也不敢做主,动用个二三十万还差不多。局里现在除了刘承友以外就没有管事的,因为刘承友太强势了,人家上来就大刀阔斧的进行改革,局里很多部门的骨干都得到了一场彻底的轮换。刘承友就是从烟海市局内直接提拔起来的,他看不顺眼的算是永无出头之日了!

    不仅如此,刘承友还有着杨进的大力支持,自从刘承友上任以来杨进来市局视察就来了两回了,哪一回都是在局内其他党委成员想和刘承友对抗的关键时刻。这样的力挺之下哪还有什么反对的声音,恐怕谁再看不清形式的话,下一个要被调整工作的就是他自己了。

    马景涛有些无奈,直接走指挥中心用对讲系统呼叫1,可指挥中心给的答复更让他火冒三丈,称刘局正亲自带人在追击逃犯,暂时不方便处理其他事物,只给了一个口讯,让马景涛酌情处理。还传达指示说警察局可不是冤大头,不能人家说多少就是多少,再说这事也不就是警察方面的错误,对军队一方能帮助一点还是可以的,毕竟军民共建吗,和谐家园,拥军是应该的!

    ‘啪’的一下马景涛直接一巴掌把手中厚重的对讲机给拍在了车前盖子上,转过身大吼一声:“唐奎!那个谁,传我命令,收队!命令唐奎回来把前指车安全的护送回海航炮校!”

    命令下达,快反应大队的队员们火集结,说实话,这帮小子们都连续奋战了一晚上了,早就累了,是又累又饿的,能收队回营恐怕回去后衣服都来不及脱,趴在床上就能够睡过去。马景涛干脆利落,说走就走,连个招呼都不和徐泰打,这小子太嚣张了,让马景涛很是不爽。再说车毕竟给人家打花了都,这招呼没法打,还是走人为妙。唐奎这小子诡计多端,这次在外边执行任务的时候就是和铁血方面的人进行的合作,相信只要把这小子逼急了,他说不上还真就能找出点什么办法来。

    徐泰站在车顶,望着快离开的警车嘴角漏出来一抹非常玩味的笑容,他很想把事情再闹的大一点,因为教官说了,惊天动地才好。不过此刻车内的炎宝宝急得直跺脚,耽误了这么久,大刚已经是动用第二袋血浆了,他后背的口子的确是有些渗人,卫生员只是对伤口进行了简单的处理拉合,并不能进行有效地精确缝合。

    看着警车就这么离开了,徐泰狠狠地在车顶锤了一下,这才关上了天窗从车顶上爬了下来,大手一挥,愤愤的吼道:“开车,回航校,不过在大门口就好,决不能便宜了这帮家伙,让警卫营三连接应伤员,我们回头把前指车开他们市局去,今个不给老子把车修好了,老子坚决不开回来!”

    不过就在前指车即将要向前开的时候,从正前方正开过来一辆打着红蓝爆闪的切诺基。切诺基见前指车移动紧跟着挑头尾随在了后面,一直跟到了海航炮校的大门口处十几米的位置方才停了下来。

    徐泰对这辆车有些疑惑,但却不屑一顾。无非就是一个想刺探一点情况的探子而已,就算你看到我车上下来了一群孩子那又怎么样,已经到了航校了,难道你还敢上来抢人不成!

    不过正当前指车停稳之后,后面警车上突然就快的跑过来两个身高八尺的汉子,其中一个小子大眉大眼的,面色白净,一脸嫩色,看样子还不过三十来岁,不过一身警服穿在身上显得格外的英俊洒脱,肩膀上两杠三的肩章特别的耀眼。

    这人跑过来就冲着刚从车上走下来的徐泰礼貌的问道:“请问你们哪一位是带队的领导,哪一位是徐泰中尉,我是烟海市快反应大队的代理大队长,我叫唐奎,我奉局党委的命令来向徐中尉道歉,昨晚是我们快应大队的同志们搞错了,还请你们原谅!”

    哗啦啦,门口处突然冲出来一群全副武装的兵蛋子,这帮家伙一身新式海军海洋数码作训服,正是接到命令前来接应徐泰的警卫营三连的学员们。在看到唐奎两名警察的时间迅的将这两小子给围住了。这帮人早就听说了徐泰的遭遇,麻痹的,海航炮校的人你们也敢围了,前指车也敢打,真是无法无天了。要干什么?真以为炮校没人了是不是!

    “你谁啊你,道歉,道歉有用的话要纪律干什么,不对!这话我听着怎么就这么别扭呢。原话应该说是道歉有用的话要警察干嘛,这是你们这帮家伙不干人事啊,我说你们是警察不,为什么警察还能干出来这事!”

    “喂,小子,你怎么说话呢!是不是警察你没长眼啊!这是我的警官证,我是来道歉的,接不接受好想和你没关系吧,我又不是要向你道歉,我是要找一位叫徐泰的!难道你能够代表徐泰?”

    “徐泰,哼,想见徐泰我们徐连长必须要经过我这一关,怎么的,吹胡子瞪眼的,你不服啊,不服的话我们比划比划,看看你小子究竟有什么能耐。还快反应大队的代理大队长,不是正式的吧,那就是能耐还不够啊!怎么着,比划比划你敢吗?”

    唐奎心里一寒,瞬间一个脑袋两个大,比划比划,麻痹的你们航校的名头谁不知道,大冬天的都在海里面搞冬训,我和你们比划,我这不是没事找挨抽吗?不过对方提出来了,自己个要是不应战也太憋屈了,堂堂的男子汉,总不能站在人家门口就这样被人吓退了吧!

    看来今天这个事有些难度!并且难度不小。师傅啊,你这不是明摆着坑我吗,你都玩不转的事情,我哪有那本事摆平了啊!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