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2 刘承友的担心
    市局办公室紧急报告了刘承友,得到了消息的刘承友浓眉紧锁,他在办公室里有些忐忑不安,来回的踱着脚步。

    海航炮校提审李龙江刘承友是签了字的,不签字也没办法,这小子犯大事了。都说老虎的屁股摸不得,这家伙这次不仅仅是想摸摸老虎的屁股,竟然还把爪子伸到了老虎女儿的屁股底下想去尝尝鲜。话说他自己想要尝尝鲜那都会被老虎撕碎了,更何况他还想让他的兄弟们都跟着尝尝鲜!

    作死也没有这么个作死法的,让刘承友想要帮着打掩护的可能都没有。这家伙这次被炮校保卫处给提走了,那麻烦可就大了。最起码有一点很关键,那就是老局长在二月份突然遭遇到车祸的重大问题。

    那可是自己精心策划的一场离奇车祸,在外表看起来很普通,其实正是刘承友为了自己能快的上位,为了能早些接替老局长的位置而不得已选择的一种手段。

    更有甚者,这个李龙江根本就是刘承友私底下处理一些其他事情的关键人物,行话说叫做干脏活的。而刘承友让李龙江干的事情,有哪一件又能是随随便便就可以拿出去对外说的呢。

    目前这案子已经被军队接管,自己更是无法插手,如果稍有不慎,李龙江一个挺不住,把乱七八糟的都给招了出来,那么一切爆在阳光底下的时候,恐怕烟海市就能来一场不亚于八级的大地震!

    那时候翻出来的状况会是相当惨烈的,甚至可能满盘皆输。而杨进还想去掉他头上的那个代字,自己还想坐实了这个第一大局长的宝座,一切的一切,恐怕只能是痴人说梦了。

    而直到现在,杨进扶正的事情都已经博弈了不下五六个月了,直到现在还没有得到一点肯定的信息。有内部消息传出来,是省里的钱沐槿一直都没有点头。没有钱沐槿的点头或者是相对的默许,那么杨进想荣升烟海市的市委书记就只能是继续等待。

    这是高层的博弈,甚至是高层之间的考虑。刘承友毕竟层次太低,有些时候尽管他也为杨进着急,可也只能是干着急没办法,甚至他出的一些个馊主意还总是惹得被杨进谩骂和厌恶。

    刘承友抓起来桌上的电话,声色严厉的对着话筒训斥着:

    “你们难道都不懂办案程序吗?他们带走提审单上的人是局里同意的,并且也有重大的理由。但是其他人,有提审交接单吗?胡闹,简直是胡闹,炮校究竟要干什么,街头打架是地方事务,就算是要处理也是我们地方上的事情,怎么能够把一群嫌疑人都给带走了?这样还要我们烟海市警察局干什么!”

    刘承友急了,直接指出了问题关键的所在。底下的人接到了电话立刻体会出了领导的意思。领导不希望把这件事闹得太大啊,难道说领导话外还有话,那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对,街头打架,就不可能只是一方面自己打,那么另一方面的人呢?并且当时送李龙江一伙去医院的时候,听说受损失最惨的一方还是他们这些个老混混们,那么那些小混混们呢?

    市局办主任立刻会意,马上组织刚刚返回警局的徐鹏,请示也是刚刚从滨海大道回到了警局主管刑侦的副局长马景涛,请他签字批准对站前街几名掌握了情况的小混混们立即提请检擦院,特事特办,马上实施抓捕的方案。

    逮捕证就放在马景涛的办公桌上,上面的理由非常的充分,响应实施市委市政府的号召,坚决打黑除恶,扫黄大拉网!这帮家伙寻畔滋事,无辜打群架阻挠施工人员进行安全围栏的安装工作,破坏市政设施。并且致人重伤,甚至重伤致残。情节特别的恶劣,性质特别的严重,影响特别的巨大!

    三个特别,加在一块主次犯都够死刑了!

    看的马景涛是直犹豫!

    从没有见到过这样的逮捕证,你踏马的是法官啊,案子还没有进入到预审阶段,你就给定性了!

    但是转念一想,马景涛释然了,这无怪乎是刘承友要和海航炮校掰掰手腕而已。哼,你一个烟海市的正局级的局长而已,真不知道自己是吃几碗干饭的,竟然敢叫板部队上的一个正军级单位。行,你要死也别拖着我。

    唰唰唰,马景涛龙飞凤舞的签署了自己的大名,完后还在名字后面加上了重重的三个感叹号。并附上了一行小字,‘请交柳局长审阅!’签完后顺手递给了办公室主任,严肃的说道:

    “这个问题非常的重大,不过还不能定性为刑事犯罪,先让治安大队的人去吧,如果初步审讯确定了犯罪事实,再转刑警队!”

    “是!马局长,保证完成任务!”办公室主任对马景涛敬了一个标准的警察礼,转身就想往外走。不过后面又传来了马景涛温婉的告诫声!

    “你这个臭小子!叫什么马局长,我前面那个副字你可不能给我丢了。我和刘局之间可是差着十万八千里呢,很多东西我都要向刘局学习!毕竟他是我们的老领导!你啊你,下不为例啊!”

    办公室主任都走到了门口的脚步顿了一顿,这才回头对马景涛深深地鞠了一躬,严肃的回话说道:“是,马副局长!马局,我这就去请刘局审阅。不过马局,回头我在家里请客,为你康复我们庆祝一下,赏个脸吧!”

    ......

    海航炮校的某警卫连队的食堂内,几名军官围着唐奎和冯玉祥正在推杯换盏。徐泰咯吱又拧开了一瓶烟海古酿为已经有些半醉的唐奎给满上了。

    “兄弟,其实我就是佩服爽快人,你算一个,喝酒真踏马的爽快。我今个算是服了,以前我徐泰自认为很能喝,一个人喝三斤烟海姑娘没问题,可想不到你踏马的比我还能整,加上这一瓶你这都整了四个姑娘了,你行,你小子年轻肾好!我服!”

    唐奎哈哈大笑,端起来酒杯就和徐泰碰了一个,一口闷了赶紧夹了几个花生豆在嘴里面一边嚼着,一边含混不清的说道:

    “我说我们烟海市的古酿可是好酒啊!你知道烟海古酿的前身吗,我告诉你,就是烟海老白干,实实在在的粮食酒,这可不是酒精勾兑的,喝多少也不上头!

    不过话说回来这酒也算是被我们这些单身狗给玩残了!好好地烟海老白干,非要整个新酒名叫什么烟海古酿。哈哈哈,这人啊,酒色就是离不开,喝多了自然就想到了姑娘!我说,徐哥,你还能不能整了,要不你也在整一个姑娘,和我打个齐平?我看你这肾也是杠杠的,再整两姑娘也不在话下!”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