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9 咸湿大叔在想什么
    见虎子要留下,其他几位兄弟们也决议不走了。?走,要担一起担。

    人生的风景 亲像大海的风涌

    有时猛有时平 亲爱朋友你着小心

    人生的环境 乞食嘛会出头天

    莫怨天莫尤人 命顺命歹拢是一生

    一杯酒两角银 三不五时嘛来凑阵

    若要讲博感情 我是世界第一等

    是缘份是注定 好汉剖腹来3见

    呒惊风呒惊涌 有情有义好兄弟

    ......

    十几个人站在山崖,迎风而立,少年不羁的情怀让他们演绎得淋漓尽致。也不知是谁起的头,就在这浓烟滚滚的山崖上,面对着着这糟乱的简直是不能再糟乱了的状况,他们竟然齐声高歌,唱起来刘德华的《世界第一等》。

    炎宝宝紧紧地依偎在大刚的身前,她已经被这些热血儿郎给深深地感染了。而冰宝宝和梦梦也是随声附和,雄壮的歌声加上了柔和的女音,又添了一种别样的情怀。

    路上经过的车辆慢慢的减,很多司机都不知道生了什么事,停车观看。后面传来了一阵紧张而又让人心情无比恐惧的警报声,是警车到了。

    歌声倶停,大刚回身望去,兄弟们也齐刷刷的转身。

    案子大了,来的竟然是一队威武不凡,身着武警作训服的昆山消防支队!带队的是一名两杠二的中校,只看来人的样子就让人不仅胆怯的往后退了数步。

    武警们快奔来,脚步是如此的铿锵,每近一步都让人心口猛跳;少年们的心绪如此的不平,心灵的震撼其实远远不是他们这个年纪能够承受的。英勇的战士迅索降,在峭壁和山崖上,虎狼一般的勇敢攀援,不一会,下面就传来了一声令人振奋的大吼:

    “快!绳梯!驾驶员跳车了,还活着,挂在树上!放绳梯支援!”

    ......

    带队的中校长舒了一口气,他就站在这伙少年的身前,下意识的看了下这帮人,特别是紧紧依偎着大刚的炎宝宝,中校猛回头迅的挥手!

    “索降!二氧化碳灭火!把这群小子都给我带回去!”

    终于是被抓了,少年们好像反而是松了一口气。一直憋着太紧张了,压抑的气氛甚至让他们想要狂。

    ......

    烟海炮校内一处高档的病房内,徐右兵望着早已沉浸在幻想中的炎宝宝,终于是忍不住的开声问道:

    “你们就是这样子认识的?你希望我帮你出气?为了这小子,你想过你的妈妈和爷爷吗?”

    炎宝宝有些失神的抬起了头,使劲的盯着徐右兵,突然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你可以转告他们,只要这次你帮了我,那么我就可以答应他们的条件,离开烟海,离开这个城市,离开他,甚至是......不再回来!”

    “你决定了?要是他醒来后知道了这一切,是你换给他的,你想过他会怎么样吗?”

    炎宝宝久久不语,想了好久,终究是沉重的叹了口气:“那人可能死了,如果我不这么做,他很可能就会去坐牢。我真后悔,早就应该劝他,更不应该那次摇一摇后的见面!与其是这样,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徐叔叔,求你能帮帮我,帮帮宝宝好不好,就算我欠你一个人情,相信我,以后一定还!”

    “炎宝宝!”徐右兵哈哈大笑:“你欠我人情!你叫我徐叔叔,好像我也大不了你多少吗!聊个天见个网友而已,虽然我不提倡,但也不是太反对!当然,你这个年龄,见网友还是很危险的!现在我们的社会风气太坏了,还有为什么要见网友呢,这说明我们的生活太单一了,太压抑了,需要一些别样的刺激。

    这是人的通病!在此我不想多说什么。网传很多不好的坏消息,都是见网友引出来的。炎宝宝你不过是比较幸运而已,如果大刚是个混小子,一开始就对你打的别样主意,我想现在的你可能会伤的更深!

    好了,这事我处理一下看看,不过就是没有你的求情,我想我也不会看着我的邻居就这样折进去的。炎宝宝,你懂吗?他们虽小,但是办的却是大事,是一些叔叔和阿姨们没有办到的事情!有些时候,也许有心并不一定就会办坏事!”

    噌的一下,炎宝宝突然站了起来,他非常不相信的看着徐右兵,嘴唇喃喃的不能自己。宝宝太激动了,竟然一下子扑到了徐右兵的怀中,吧唧一把搂住了徐右兵在他的脸上猛嘬了一下!

    遭遇突袭,徐右兵这个华夏狼王,兵中的王者,竟然没能躲过炎宝宝的偷袭。他傻乎乎的抹了一下脸上还留有微微湿润的脸颊,竟然一时间愣神了。看来自己在某些方面,在某些时间段内的警惕性是大大的下降了啊。

    哎,好长时间都没有加强训练,强化训练自己了。自从从海上回来,自从负伤以后,这身子懒多了!

    徐右兵呆呆的神情让炎宝宝很失望,这个大叔,你在想什么呢。我只不过是激动,感激你而已,难道你想歪了?腾地一下,炎宝宝双颊突然浮上了一层粉晕,羞涩的竟然无地自容。他,这位咸湿大叔,不会是想要我付出的更多吧!

    可是,可是我究竟该怎么办呢!难道为了救大刚,我,我真的什么都可以舍弃?

    “大,大叔,你,你......”炎宝宝伸手在徐右兵的眼前晃了晃,徐右兵眼神朦胧的看了过来,微眯着眼睛,样子的确有些**的意思。弄的炎宝宝银牙紧咬,一跺脚,非常肯定的说到:

    “是,是我不端,你说吧,如果我满足了你,你究竟会出多大的力!”

    “满足我?怎么满足?”

    “可,可是我还是个孩子啊!”炎宝宝愤恨的咬着牙,那‘陪你’二字始终是说不出口,可是意思多少徐右兵竟然已经是猜到了。

    呃!徐右兵猛拍额头,现在的孩子都怎么了,怎么会懂得这么多,看来自己还真是个大叔了,哎!想想自己懂得那点事情,相对于现在的孩子们来说,简直是太不值得一提了!

    “瞎想什么,照顾好这小子,我已经和你爸爸说了,这段时间你就在这里照顾她,堵不如疏!但是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情,那就是他伤好了,你要履行你自己的诺言!还有炎宝宝,这屋里有监控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还想干什么,你别逗我了!

    徐右兵说完大踏步的离开,剩下炎宝宝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房间内,良久,这妞四下里紧张得查看起来,房角,墙角,天花板,房顶的吊灯,甚至是卫生间,可是查了半天,以前受到过这方面培训的炎宝宝是连个摄像头的影子都没有现。她恨恨的一跺脚,知道又被徐右兵骗了!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