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3 这样的人 十恶不赦
    三胖子的案件涉及到了市局的刘承友,让徐泰颇为头疼。 ??徐右兵虽然是主审,但是他现在已经复员,没有对案件的直接处置权利。而本身他又是站前街的居民,所以只想站在背后督导徐泰办案,这小子怎么办,如何把案子办得让兵哥满意了,这才是他能不能重回6战队的主要条件之一。

    而徐泰是何止聪明的一个小子,早就看出来了事情的真相,教官如此的亲力亲为,从审讯到办案材料的书写,意思很明白,在铁证如山的状态下,你必须要把人给我拉下马办了。

    但是自己把材料上交到航院的督查室,一直站在外面等了三个小时愣是不见一点声音。这么大的案子,航院也很慎重,关键是牵扯到了地方,办一个三胖子简单,但是办一个地方上的市局局长,这就不是军队的职责了。

    一直等到下午五点下班,督查室的门开了,督察长诧异的看了一眼还在外面站的如同一杆标枪一般的徐泰,颇为愣神,破天荒的拍了拍徐泰的肩膀,打趣地问道:

    “小徐啊,怎么今天警卫处没任务?你跑到我这里站岗放哨来了?”

    “报告督察长,我在等结果!”徐泰一个立正,身胸绷得笔直,双目期待的看向督察长。

    督察长顿时被徐泰弄的一愣神,暗叹一声不好!这是这小子原来在这跟屁股催啊。自己还打算放一放呢,毕竟牵扯到地方事务,也不是军队说办就办的案子,还要转交地方听听人家的意见不是。但是徐泰这里也要给个答复,要知道徐泰的身份很特殊,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中尉,但是人家可是长的卫戒连长,说不定他来这里就是长庞大孩的意思。而此次三胖子一伙想绑架的又是政委家的小公主,这事可拖不得。

    “哎呀,来来来,徐泰啊,进屋说。本来这事我想亲自和长回报的,既然你还在等消息,那我就先和你说说!”

    督察长只能放弃了下班时间,带徐泰又回到了督查室。这一下看的督查室走廊上下班的一些同志们大眼瞪小眼,大家隐隐都知道了航校小公主炎宝宝在站前街遇袭的事情,想不到这么厉害,连督察长下班的时间都不放过。长的卫戒连长跟屁股抓着不放,看来此番一定要有大动作。

    进屋后督察长破例的为徐泰倒了一杯水,让他在沙上坐了。自己又坐在了徐泰的对面,斟酌了一番词语,很是慎重地说道:

    “小徐啊,关于李龙江的案子我们想直接移交到军法处去处理。这小子十恶不赦,铁证如山,死刑肯定没跑。麻烦你回去和长汇报一声,我们督察处一定会督查到底,对这样的害群之马,妨碍人民生命财产与部队安全的犯罪分子,必当严惩!”

    徐泰认真地点头,有些拘谨的看了一眼督察长,突然开口问道:

    “督察长!我想知道的是有关刘承友我们督察处会怎么办,是不是要抓了,你给我个准话,我这就带警卫连去把这东西给您抓过来!”

    “这!”督察长的屁股动了动,很是无奈的看了一眼这个愣头青。一个李龙江完全打不了这小子啊,可是抓一个地级市的公安局长,哪怕就是航校,那也要和地方上打招呼啊!

    更何况自己不是没打招呼,下午三点的时候自己就给青屿有关部门去过电话,而省城青屿的回话竟然是抓大放小,一定要维稳。烟海市现在正处于关键的时刻,有关于刘承友的问题青屿省纪委那里已经有了很多的举报材料,之所以一直还没与动作,这和烟海市当前的大环境是紧密相关的。

    省城青屿最后给航校的重要建议就是,尽量不要搞什么无谓的拔出萝卜带出泥的案子,部队管好部队那一亩三分地是正确的,地方上自有地方上自己的打算。

    身为航院的督察长,正师级干部,上面一个意思自己待在办公室内体会了一个下午,人家说的很明白,那就是别插手。烟海市现在正处于特殊时期,就连书记都是代理的,要是再整出来个军队抓了市局局长的事情,恐怕很多人都会对航院有大看法。最少一个不顾全大局的名声那是出去了,航校不要太强势吗!

    徐泰眉头紧皱,下意识地看了一眼督察长,突然凌厉的站了起来,很是不耐烦的说道:

    “长,这就是青屿给我们航院的答复?干她奶奶,这不是欺负人嘛?他们想玩我们航校怎么玩都可以,甚至还想抓我们的炎宝宝。我们就只能忍气吞声的处理一个当事人就可以了,这不是玩忽职守不负责任吗?

    别的不说,刘政委那么大的年纪了,他为自己的私事说过一句话了吗,平时求组织上为他自己办过一次私事了吗。就是刘老爷子,我在航院这么多年,我从没见过老爷子开口求航院给他自己办过件什么事!他们在前面兢兢业业的为我们的国家,为我们的海防建设鞠躬尽瘁,而这帮王八蛋呢,却是在背地里算计老爷子的孙女、刘政委的宝贝丫头。这事绝不能忍,这踏马比吃了个苍蝇还要让人难受!”

    督察长满脸苦色,嘴唇抖了抖,最终还是站起来拍了拍徐泰的肩膀安慰道:“小徐啊,注意用词,不要激动吗。也没有证据直接证明李龙江这伙社会渣子们绑架炎宝宝是受到了刘承友的指示吗,反而只是为了帮助一个商人的,那个叫什么董国权的,你说是不是!

    没有证据的事情,我们不能乱来,而其他的事情,无论是他包养情妇也好,还是买凶杀人也罢,这些都是地方案件吗,终究和我们航院搭不上关系的,其实我也想办他,这样的人,十恶不赦,我宋江朝也是个妒恶如仇的人。但是我们是部队,不能插手地方事务,这是铁的纪律,否则就会被人说三道四,你明白吗?”

    “督察长,这么说是不是我找到了直接的证据就可以办了这丫的!是,我们不能直接插手地方事务,但是如果他是主谋呢?”徐泰嚯的一下站了起来,很是振奋的说道,那我就先去抓了这个董国权,顺藤摸瓜,我就不信最后我抓不了刘承友!

    徐泰说完对宋江朝一个立正敬礼,转身就向外走,身后传来了宋江朝无比焦急的声音:“哎呀小徐啊,你不能冲动,你这孩子,就是年轻气盛,年轻时要犯错误的!”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