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6 负偶顽抗 当场击毙
    而一直等候在最外围的刘承友在听到剧烈爆炸音的一刻间心中顿时释然了,多年的老警员迅断定出来里面最低不少于三枚手榴弹同时爆炸。而这些手雷正是自己通过特殊途径为董国权搞到的。当时董国权就一句话,那句话到现在刘承友还记忆犹新:

    “老刘啊,干我们这行的,只能自己给自己准备后路,而唯一的后路就是死。死了一切都解脱了,最起码还留个后,后人还是这个世界上的王者!”

    刘承友迅下车,第一时间从自己的腋下掏出来一把乌黑铮亮的小手枪,对着快反应大队的警员们挥舞着,强势的命令道:

    “紧急状况,所有人都有,协助部队上的同志们剿匪,一分队救助伤员,指挥道路封锁各路口,严防死守,不许给我放过任何一个可疑人员。二分队跟我上,进行搜索!如遇犯罪分子负偶顽抗者,一律当场击毙!”

    警员们迅行动,冯玉祥带着一中队快布置,打开枪机保险,检查更换实弹,把常规警戒空包弹收了起来。紧固好头盔、拉下了玻璃钢护罩,拿起来盾牌,匆忙赶赴各个路口与先前的军警会合到一处。大街上空旷无一人行走,军方和警察这么大的动静,谁敢上街。平时遛弯闲逛的老人也接到了通知临时被安置在一家别墅的大院内,坚决不准出来,在这里住的人都是有钱人,误伤一个麻烦就大了。

    刘承友带亲自带着二分队迎着爆炸点就冲了过去,此刻没有兵蛋子再去阻拦这伙正义的警员们。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也不知道战友们怎么样了,年轻的脸上写满的都是忧虑。

    蹭蹭蹭,迎头快的跑过来一个家伙,身躯肥大,不过动作很快,后面紧紧地咬着一个人,拿着枪正不住的吆喝着:

    “你给我站住,再不站住我开枪了!董国权,你跑不了了,外面已经被我们包围了,我劝你还是弃械投降吧!”

    刘承友一个急刹,迅拦下了还想冲上去的警员们,大手一挥马上作出战斗部署:“所有人小心,对方穷凶恶极,手持枪械以及爆炸物品,给我打腿,不行直接击毙!”

    警员们哗啦一下散开,各找有力地形隐蔽,刘承友浑然不惧危险,当先一人傲立在道路中间,双腿叉开于肩齐平,双手紧紧地握着自己乌黑的小手枪,枪管稳稳地对准了董国权的头部正中心......

    近了,十米,八米,七米......

    ‘老朋友珍重!’

    刘承友在心中喊道!

    董国权猛然站立,傲然的看着举枪对着自己的刘承友,看着对面老友严肃的眼神,刹那间读懂了他的意思。

    他猛然挥手,高高的举起来手中的一颗手雷,脸上全是微笑。

    ‘老朋友动手吧,替我照顾好家人!替我向老板问好,告诉他我董国权这辈子都对的起他!’

    “局长小心!”

    啪啪啪......

    一阵乱枪,董国权依旧傲立不动,周身上下顿时就是几个血淋淋的窟窿,不过他的脸上依旧带着笑容,右手臂慢慢的下落,手里的手雷就要把持不住了。左手的枪却是想要抬起来,但是一点力气都没有。感觉身上的力气好像在一瞬间被突然的抽空,正不受控制像江河绝堤一般的往外流......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后面快反应大队的队员们一起开火,这家伙死也不老实,还想伤害自己的局长,还想扔手雷。不把他打成个马蜂窝,快反应大队的名头简直是白叫了!这么近的距离,这么实在的目标,警员们犹如闲庭信步,枪栓拉动,枪机扳动,点射,连,长点射,犹如实弹演练、打靶射击。

    后面追上来的徐泰脚一坡一崴的,看来自己的脚伤还真是个大麻烦,仅仅是个二楼跳下来就这样了。哎,如果治不好脚伤,再想返回6战队根本就是不可能,恐怕等待自己的只能是中尉到底了!但是赶到近前的时候这家伙就愣住了,这叫抓捕罪犯吗,浑身上下都被打成马蜂窝了,眉心正中还有致命的一枪,后脑头骨都打没了,仆倒在地**子都流了出来。

    而正中站立的居然是刘大局长,这个贼喊捉贼的狗屁东西!徐泰目瞪口呆,猛然间会过了神,突然朝正前方大声的吼道:

    “谁让你们开枪的,谁让你们进入警戒线的?啊?是谁?你们踏马的算什么东西,谁让你们把他给老子杀了的?啊?说话啊!”

    刘承友的司机一个大步走了上来,伸手就想给徐泰一个耳巴子。什么东西,一个小小的中尉而已,刚才已经忍你很久了,我们局长大人你也敢吼。不就一个小连长吗,你嚣张个鸡毛,恐怕转业后连警局的小股长都混不上!

    徐泰正在气头上,迎面一只大手扇了过来,他本能的伸手拉住,猛地往怀中一带一拉,瞬间转身利落的就是一个过肩摔。可怜的司机吧唧一下就被摔了个七荤八素,硬硬的水泥地面上躺了半天,是连哼一声的力气都没有了。平时哪遭过这么大的摔,哥都三十六七岁的人了,你下手还这么狠,这不是要我的老命吗!

    看的快反应大队的一干队员们是唏嘘不已,这干净利落的手法,这摔在地上吧唧一下的声音,就像摔个装满了冬瓜的破麻袋,恐怕里面浑身的骨头架子都被摔散了。人到现在还没能爬起来,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多半是受了内伤了。

    哗啦一下队员们全都围了过来,年轻的心多少有些气愤。这人太嚣张了,我们帮你缉拿犯罪分子,你不感谢就罢了,张口就骂,还打人。就是部队上的又怎么样,这不是欺负人嘛!有几名队员上去就想和徐太理论,嘈嘈嚷嚷的坚决要徐泰给个说法,反正自家的大头就在身后站着,这时候跟他闹就必须自己这些小兵出面。

    “干什么干什么,你是部队上的就可以随便打人吗?你看好了,你打的是警察,不是犯罪分子!我们是在缉拿犯罪分子,你打我们,你是不是和犯罪分子是一伙的!麻痹的,把他抓起来!”

    这一吵吵徐泰干脆是火更大了,董国权死了最重要的人证就没了,而刘承友现在监察长根本就不让自己动他,眼看着这个家伙就这样逍遥在自己的面前,真是让人肝火直旺。而身边又来了这么多刮噪不明真相的年轻警员们,这不是在火上浇油吗!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