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7 这不就是一帮小弟弟吗
    而这时候正好警卫连完成了抓捕任务收队,战士们用担架抬着伤员急的走来,其中还押解着一些被抓捕侥幸没有受伤的嫌疑人。? ?航院的救护车已经开了过来,不过队伍正好走到徐泰跟前,遭遇了警员们的阻拦。

    警员们阻拦的理由很可笑,竟然说军警抓捕的人员需要在地方备案,嫌疑人需要先带回警局,确认后才可以进行移交。听到了这种故意刁难的理由,徐泰迅的转身,焦急的查看着受伤战士们的伤势情况,不过嘴角早已漏出来一抹冷冷的阴狠。

    果不其然,一排长瞬间火了,这小子一声暴喝,哗啦一下把自己的枪丢给了后面的一班长,瞪着眼珠子就吼开了:“都踏马给我闪开,别在爷爷我面前刮噪!你们给我踏马的看仔细了,我们是在执行军事任务,谁再敢故意阻挠,别怪老子不客气!”

    同时伸手快的抓起一个小子伸过来指着战士们的胳膊,就势就是一个利落的过肩摔,而后非常强势的上去一脚剁在了这小子的后背上,一招手,怒气冲冲的一班战士们迅上前就把这名警员给绑了起来。

    “妨碍军事行动,让你们局长到海航炮校来要人吧!同志们走!”

    这帮小子们如虎是狼,个个气势不凡,可不是快反应大队的警员们能够比拟的。一招一式利落无比,前突队形紧张有序,完全无视了还想继续阻拦的警员们,水6两用冲锋枪平端,气势冲冲的就往前硬挤开了一条通道。

    海航炮校警卫营的战士们可不是寻常部队的战士们能够比拟的,虽然他们不如海航炮校的两栖作战队员,也比不上海航6战队的特种队员,但是平时的训练也是硬指标,高强度。甚至一些特训技能教程采用的是6战队的教习方案。因为他们保护的可是海航炮校的指挥部,具体负责的可是炮校长们的安全,所以其实个个身手不凡,不要说比起这些警员,就是比起烟海市的反恐中队也毫不逊色。

    警员们叫嚣着还在阻拦,因为刘承友不话事情就走向了一个非常尴尬的境地。但是与军警对抗根本就不是人家的对手,警卫营的小子们本来就满身怒气没处泄,出个任务伤了这么多的战友,昨晚还嘻嘻闹闹的扑在床上作势搞基,今个不想就身受重伤。有几个严重的已经处于了昏迷状态,战士们心中的悲伤情绪已经达到了一个临界点。

    可就在这种状况之下你们还对我们进行阻拦?我们是干什么来了,是在抓捕涉案的犯罪分子,是在执行紧急军务!你们不仅仅不协同,不对我们的情形进行认可和慰问,还变相阻拦。麻痹的,难道军人就该死了,难道我们到地方上执行任务就必须要经过你们的同意吗?

    战士们怒气冲冲的,他们迈着凌厉的步伐坚韧的脚步横向直冲。用肩膀硬性的冲撞开一条通向急救车的生命之路。没有一排长的指示,没有徐泰的命令,他们强忍着不出手,严肃的军事纪律铁一般的束缚着这帮小子们。

    但是他们堪比硬石一般的肩膀和钢铁一般的双脚可不是吃素的。在训练中一肩膀能撞开结实的砖墙,一脚跺下去能踏碎坚硬的花岗岩。平时玩的最多的就是临时戒严防止冲撞,保护长快突破重围。保卫指挥部的安全,不惜一切代价转移到安全的地方。

    所以区区十几名警员哪是警卫营一排们战士们的对手,只是几个冲撞顿时就撞得他们人仰马翻。不少警员当场被撞倒在地,肩膀就如同被一辆高行驶的轿车猛然的撞了一下一般的,人横着就飞了出去。

    “干什么干什么,还想动手不成!来人啊,阻止他们!”警员们叫嚣着,但是只能远远的围着这群战士,无人再敢上前靠近阻拦。毕竟两方对持,没有领导的命令谁也不想做那个出头鸟。

    而双方都打开了摄像记录仪,航校警卫营一排战术头盔上都有记录仪,快反应大队的警员们有出警办案的记录仪。在没有具体的命令之下,谁先出手捅了这个炸药包,那倒霉的必定就是当事人。

    可是眼看着就要靠近救护车了,快反应大队的队员们却是还不让开。徐泰钢牙紧咬,一招手,几名战士抬着伤员便走到了最前面。

    简易的担架上年轻的面孔一片苍白毫无血色,身上的战衣已经被鲜血染红,有的伤势止不住,伤口还在往外侵血,流在了帆布的担架上不住的洒落在地上。任是让这些警员们看了也于心不忍。多年轻的战士啊,有的还没有自己大,这就躺下了。他们可是刚与犯罪分子们进行了一番殊死搏斗,听说现场还遭遇了手榴弹爆炸,人没被当场炸成零碎已经是万幸了,自己这一方此刻这样做真的是正确的吗?

    快反应大队的警员们都是大小伙子了,平均年龄25岁以上,相比这些航校的战士们那可都是老大哥了。这些小子们最多也就二十刚出头,不少人还是新兵蛋子十**。看着一张张稚气未脱的脸,看着一张张怒气汹汹的模样,警员们都有些于心不忍。这不就是一帮小弟弟吗,自己跟他们较什么劲。

    阻碍的形式为之一懈,不少警员们也只是做个样子,被前面开道的战士们轻轻一撞就闪到了一边。而此刻现场已经不见了刘承友的身影,徐泰皱着眉头看去,这丫的此刻已经上车,悄然的驾车离开了。

    “都踏马的给老子闪开,你们头都走了你们还待在这里干什么。今个看在唐奎的面子上我不与你们计较。你们都是快应大队的吧,还不给老子滚?”

    徐泰终于是火了,大手一挥一班的战士们猛地就把先前被绑的那名警员给推到了他们之间,快反应大队的警员们迅过来接住了这小子,解开了他身上的绑绳又扔给了一班战士们。两方依旧没人说话,相互对视着,就这样看着战士们快的登车,而被警卫营押解的人犯也无人再去阻止。

    此时不少人已经明白了过来,自己的头都驾车走了,明显先前的阻拦就是自己这方不对,想想毕竟是战士们在执行任务,哪有自己这方进行阻拦的道理。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