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9 这口气 忍不了
    两小时后,庞大孩满脸黑色的走出了院长的办公室。 警卫营一连一战失利,让他在老院长面前真有点抬不起头的架势。警卫营是干什么用的,那是作为航校警卫保障的特殊部队,是坚决保卫长安全,时刻随行警卫任务,由自己负责,防范与紧急处理突事件,提前与事先消除一切安全隐患的重要保卫力量。

    可以说警卫营的小子们拿出去个顶个都是好汉,个顶个都是精英。可就是这样的精英,竟然毁在了一伙子不入流的混子们的手里,还被老院长骂成个将熊熊一窝这口气,庞大孩忍不了!

    我怎么就熊了,那不是事先完全没有考虑到对方竟然有高爆手雷吗,他一个商人,谁知道这么恐怖!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庞大孩连坐都没坐一会,直接大笔一挥签署了几个文件,叠好装兜里就来到了警卫营。警卫营的几个头头们今个一见将军亲自下到了营部,不仅各个噤若寒蝉,舔个脸迎上去却是不敢大声说话。因为今天老大的脸已经黑成黑锅底了,大有风雨预来的前兆。

    果不其然,庞大孩虎着脸沉默了片刻,突然爆:“废物,简直是废物,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我踏马的都被人称为废物,你们呢,你们简直是废物中的渣滓!

    徐泰呢?把他给我叫过来!”

    哗啦一下,庞大孩火爆的脾气上来一脚就踢翻了营长刚端过来的一把椅子,椅子在营部办公室内滴溜溜的滚了几滚,撞到了办公桌上顿时引了连锁反应,噼里啪啦的摔下来几个茶杯。

    后面的一排校官尉官们吓得是大气不敢出小气不敢喘。老大这么大的脾气还是破天荒头一回,这徐泰究竟是犯了什么错误了,能把大头儿气成这样子,想必一定是抓捕行动失败的问题。

    营长没辙,斗着胆子上前解释求请:“长您消消气,您先消消气。这事真不能怨那个臭小子,也是我们考虑不到,设想不周,没想到遭遇到了重大的损失,长,您,您先喝口水,先坐会......”

    “坐会,老子的屁股都着火了,还坐会,我告诉你说,今个谁也别为这小子求情,直接撸了,复员回家抱孩子去吧!这么点事都办不好,我看他连抱孩子也不是那块料!”

    庞大孩大雷霆,这个徐泰让他吃的憋太大了,他打定了注意要找回来,老院长是怎么骂自己的,自己就要怎么从这个徐泰的身上找回来。更何况自己刚才从院长办公室里面出来的时候老院长说的很明白,如果这次任务炮校内只有自己能够带队亲自去执行,才能够完成的话,那以后自己这个将军还是别当了,就当个在前面冲锋陷阵的突击队长吧!

    我靠,突击队长是个什么级别,那就是个连排级的基层指战员吗,让自己一个将军去指挥一个突击队,庞大孩直接复员算了,还在部队内混个什么劲。

    ......

    营部内勤参谋急急忙忙的下到一连,传达长指示,说长已经到达营部,要亲自召见徐泰徐大连长!

    这可把正在审讯几个小混混的徐泰吓了一跳,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他无奈的看了一眼身旁的文书,撂下审讯笔录跟随在参谋的身后就向营部走去。

    文书也是一愣,长在这个时候召见连长准没好事,难不成就是因为昨晚抓捕这伙人犯失利的事情。看营部参谋那一脸急切的样子就是来者不善啊。这小子赶紧让几位战士把刚交代了一半问题的几个混混们押了下去严加看守,自己转身就往疗养院跑去。

    连长要是去了营部被处分了,那以后自己肯定也没好日子过了,说不定还会更惨。自己一个兵蛋子,在航校警卫一排来说是战术技能最差的,原本不达标差一点被退回新兵连,重新被分配到其他部队,还好遇到了徐连长。徐连长被自己一手漂亮的钢笔字给吸引了,坚决说自己算半个人才。部队也不能光是武将没有文职,连队也要有点新鲜血液吗,时不时的搞点文化学习啥的。于是乎自己这个在新兵连待了三月的新兵蛋子,摇身一变竟然成为了海航炮校警卫营一连的文书。

    这下可了不得了,电话打到了家里老爸是连干三杯。谁说自己的儿子酸巴啦几的像个酸秀才,我儿子那叫文采群,你看刚到部队三个月就被领导现了是个人才,这都成文书了。这才是爹的好儿子,真是给爹长脸啊!

    这文书心眼不小,到了疗养院直奔高干病房找到了正在忙里忙外的徐右兵。今个是韩小艺从铁血狼牙大队疗养院转到航院的第二天。徐右兵一直在病房内照顾了一个晚上,就连鼻饲喂饭也是他亲力亲为。看着以前鲜活乱跳的韩小艺变成了这般模样,徐右兵心中的酸楚简直是别提了。

    他谢绝了一切人的帮助,甚至连韩小雪都被他支走了。而聪明的**自从帮徐右兵安排好一切之后是再也没有出现。她明白,现在的徐右兵最不希望有人来打扰韩小艺,这个时候应该是他和她最特殊的时期。

    徐右兵就这样陪在韩小艺的身边,陪着韩了一晚上的话。看的藤野这个老教授都感叹异常,最后是连连震腕,下定了决心打定了主意一定要唤醒韩小艺,也算是成就自己医疗史上的一个奇迹。老教授真不愧为是国际医学专家,根本就没有任何地域歧视的情节,在他的眼中,有的只有医学和人类的健康,管你是岛国人还是华夏人,只要我能把你的病给治好了,那么就是我最大的成就,最大的欣慰。

    不过藤野的到来到是乐坏了疗养院的一帮医师学者们,这可是全世界诺贝尔医学奖的获得者,能有机会亲自见识到这位名誉全世界的大人物,并且大人物还决定在航院开辟一间研究室,从事自己的医学研究,这可把疗养院的领导们给乐坏了。

    这可是千金难求的事情啊,更是海航炮校千金难请的一个人间至宝。老藤野先生可以说是满脑子里面都是人类医学的宝贵经验与宝贵资料。如果能真心扎根在航校,这不仅仅是航校的荣誉,更是华夏国的荣誉,想必也是岛国最大的损失,是岛国医学界天大的损失。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