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32 吵吵嚷嚷的像什么话
    大头瞬间惊出一身冷汗,这一脚的威力他可是见识过的,6战队的精英们经常来警卫营指导这帮小子们强化军事技能,那帮家伙随便一脚踢出去就能踢断二指厚的花岗岩,如此震人心魄的功夫自然成为了警卫营中人人模仿的对象。 ?而营中一些优等兵自然而然的对这种脚法掌握的最为熟练。但是此刻两人同时出脚,他即使想躲也没有那么容易,心中一刹那间万念俱灰,只能低声感叹:

    “罢了罢了!哪怕就是被一脚踢死也算是我大头尽力了,只是可惜了徐连长,就这样要被踢出炮校,于心何甘啊!”

    “后空翻!”

    就在此刻,门口突然出来一人,张口就提示大头躲避的方法。此人声若洪钟,力震心神。大头心神一震,猛然照做,双臂后仰,同时双腿猛蹬地面,原地连续就是两个后空翻,利落无比的避过了这要命的一击。

    而后空翻正是化解这一危险招式最为实用的方法之一,身子后翻,双腿必然向上,如果腿力惊人之辈更能凭借此刻的一翻之力狠狠地一脚踢向对方的脚踝处,如果这一下被击中的话,由于对方全力都在脚尖上,必然收势不稳而脚踝遭到重创。

    徐右兵提示的恰到好处,而大头规避的也相当及时,虽说没能在规避中力占据优势反败为胜,但是能凭他一人之力躲开两名优等兵的联合一击也确实成效不小。

    双方收势堪堪站定,就见徐右兵满脸怒容的走到了跟前。这三小子是立刻规规矩矩的站好,急忙收起了先前的嚣张模样,立刻敬礼异口同声的说道:

    “教官好!”

    徐右兵虽然说是初来乍到,但是一场航校比武之后,声名早就传开了。虽然普通士兵们不知道这家伙就是华夏国的狼王,但也听说过是王牌特种部队中的强者。想必人家在其他部队的时候已经就是强者了,还打败了航院中最厉害的两栖作战队的优秀军官组成的联合挑战团,只凭这身手,那在航院当个教官也是绰绰有余了。

    “吵吵嚷嚷的像什么话,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肃静知道不!怎么你两个对我有意见啊,他来向我汇报情况你们故意拦着不让进,还联手欺负人,好大的威风是不。是不是觉得自己能耐大就可以随便欺负别的同志了,这都是什么风气。

    好,既然你两个这么厉害,那来挑战挑战我试试,今个别的不说,我单手身子不动,只要你们两个能让我脚下动一步就算我输,以后我站门口,我给你两个小子站岗,你们看怎么样!”

    哎妈呀!徐右兵这句话一出口,直接就把这两小子给吓傻了。你是什么人啊,让我们单手和我们比武,哪怕你就是只动动手指头恐怕我们两个也吃不消。还给我们两个站岗,我们两个祖坟上可没有冒青烟,哪有这份荣幸。

    这两小子直接是身子低到了一个不能再低的的程度,一起哈腰不住的承认错误,一口一个长叫着请求原谅,赶紧反思找错误,急忙给大头道歉。那慌张凌乱的模样就差没直接给徐右兵跪下来承认错误了,看的徐右兵一直板着的脸都差一点笑了出来。好在大头是真着急,也不在意先前被这两个家伙欺负,此刻终于是见到了徐右兵,哪还有心思计较自己先前被这两个小子羞辱的事情,竟然慌忙的拉起徐右兵的右手拖着徐右兵就往营部跑,一边跑一边紧张地说道:

    “教官,我求求您,不,我代表我们一连所有的战士们求求您救救我们的徐连长,出大事了,营部来了个参谋把徐连长给叫走了,说徐连长指挥不力给连队造成了重大的损失,现在营里要处分我们连长咧,听说会被强制复员,回原籍啊!徐教官,这可怎么办,我们谁也不认识,也只能找您帮忙了,听说只有您能跟庞军长说得上话,而这个命令就是我们军长直接下达的啊!

    教官您快跟我去看看吧,现在命令还没有下达到基层连队,这要是等形成文件下达到连队就无法更改了,教官救命啊!”

    嘶!

    徐右兵忍不住一下子停下了脚步,按这话说就是庞大孩要处理徐泰了,那不等于变相对自己不满吗?是自己在背后指使着徐泰一直在审理着站前街的案子。也是自己要拿这件案子说事,目的就是要扳倒刘承友与董国权,先去了杨进的左膀右臂。

    想弄杨进不容易,即使自己空有一身本领也是无奈高层的博弈。虽然在钱沐槿那里自己把所有的想法都说了出来,但怎么看钱沐槿也很为难。想必杨进身后的人绝不简单,钱沐槿有时候也会权衡一下利弊。终究省里不仅只有一个钱沐槿,还有着其他各位大佬。而现在的陈晓雅非常为难,烟海置业其实已经大半掌握在了董国权的手里。本想抓住董国权以他为突破口弄到一些直接证据在杨进上位的紧要关头抛出去,不想刘承友直接和董国权来了个破釜沉舟,演了一出壮士断腕。

    徐右兵不得不佩服他们的勇气,不得不佩服这些人的果断干脆。有时候能够立刻做出决断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更何况像他们这种要风得风要雨有雨的成功人士。

    “没事,不用担心,你先回连部,稳定好一连的情绪,这事既然是我让徐泰做的,我就会负责到底。庞大孩现在应该找的人是我,而不是你们的连长,你明白吗?”

    “可是教官,庞军长当然不敢找你,但是,但是他想要修理我们连长......”

    “不许胡说!更不许私下里诋毁领导。徐泰带队抓捕犯罪分子造成失误,这是事实。不过你放心,有我在我会处理好一切的!你要做的就是回连部传达正确的思想,徐泰只是被请去营部谈话吗,现在一连那么多的伤员,并且这次任务又有些失利,情绪一定会不稳定。你要做的就是团结大家伙,相信上级领导的正确处理,并且抵制不良思想,坚决不能引起不好的事态生,你明白吗?”

    “是,教官!我明白!”大头认真的向徐右兵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这才在徐右兵的肯下转身快的回到了一连。看着这小子还是一脸担心的离开,徐右兵不禁轻蔑地笑了笑,庞大孩啊庞大孩,你这究竟是要做什么呢,难道上面有人话了,你小子顶不住了,这是要给我上眼药啊!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