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33 明摆着就是冲我来的吗
    徐右兵只身赶到了营部,刚走到营部大门口就意识到里面风头不对。?庞大孩驴一样的叫声在营部的大门外都听得一清二楚。什么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的又来了。

    徐右兵咣当一声推开了营部的大门,对两个站在门口的警卫员狠狠地瞪了一眼,这才大咧咧的迈着步子走了进去。这丫的走进去了根本无视了庞大孩那仿佛要吃人的眼珠子,很是随意的拉过来一把椅子就坐了下来。

    “嚷嚷什么,你熊就熊吧,省得别人不知道不是,隔着二里地之外就能听到你的驴叫。我说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先没有考虑到又不是指挥失误,谁能想到一个民营企业的副总裁家里能藏有高爆手雷。只不过兵娃子死的有点怨,这事不能忍。我说老庞,咋呼两声就得了,谁心里面都不好过,你这大张旗鼓的,是想干什么!”

    徐右兵看是随意的嘟囔着,其实语气中充满了对庞大孩很不愿意的情调。干什么你这是,修理徐泰找我的事呢,明摆着就是冲我来的吗。是,我是一个初来乍到的,还仅仅是航校一个不在编的教官。但怎么说咱两个也有点亲戚关系不是,就算我是为了站前街的利益,硬拉着你们航校涉足了这个泥潭,但是实话说你也应该帮着我不是吗。就董国权那一伙人干的事,难道你就能忍得住?

    被徐右兵这么一搅合,本来一肚子火的庞大孩顿时泄气了。徐右兵话里有话,看来这丫的有误会了。他非常无奈的对营部其他人厌烦的挥了挥手,等一干人离开后才愤愤不平的自己拖着个凳子坐到了徐右兵的对面,还没等徐右兵再次开口,这家伙一拳狠狠的就砸在了桌子上!

    “麻痹的,憋屈啊,你是无官一身轻,我这肩膀子上的金豆子都快要被人摘了!那方海域的事情你没看相关报道?”

    徐右兵起身自己找了个一次性的纸杯倒了两杯水,一杯自己喝一杯递给了庞大孩,疑惑的喝了一口很没耐心的问道:“那方海域?你是说一号岛礁?”

    “哎!形势严峻啊,很多势力蠢蠢欲动,今个我被老大叫去了办公室,好一顿撸,你是不知道,就差没把我说成是饭桶了。更何况一连这次的确是给航校丢脸了,就这么点事,搞得我们航校声誉是相当的狼狈。外面说什么你知道吗,说我们连几个混混都对付不了,还怎么保家卫国怎么守卫海疆!

    老百姓们不知情,更是不理解,指着鼻子骂娘说白养了一群天天只知道吃饭的饭桶,被人家都欺负到家门口了也不知道反击,只会在报纸上电视上些抗议,声明,干叫唤不顶事啊!领导也怒了,要我来点实际的,正好你来了,帮我想个法子!”

    “帮你想个法子?难道老将军要你出手?”徐右兵抽出来一支烟自己默默的点上了,这段时间有事没事的,他又抽起了烟。

    “你还吸烟?”庞大孩疑惑的看了一眼徐右兵。狼牙大队铁的纪律,吸烟这种爱好是坚决不允许的。

    徐右兵淡淡的弹了弹烟灰,很是嘲讽的说道:“偶尔,吸不吸都行。有一盒在兜里面装着,总是想拿出来抽一根。你也知道,闲的!”

    “闲的?”庞大孩看了一眼徐右兵久久的没有说话。狼王能说出来闲的二字,足见徐右兵的内心已经寂寞到了何种的程度。这可不是闲的两个字就能够打得了的,而是说徐右兵对他自己的现状很不满意。

    “我接到了上峰的通知,让我转给我妹子的,上面说需要威廉回国,同时安排枭娜与迷夏以情侣的身份跟着。我也不明白是啥意思,总觉着这样的命令我妹子不一定就会同意,她那脾气,其实有时候上来了比我还要暴躁,所以我就一直没有告诉她,也是因为命令上没有限定具体实施的日期,所以...你看呢?”

    徐右兵猛地抬头,双眼中一道精光如箭一般的直射向庞大孩,咄咄逼人。

    你们要干什么,动我不要紧,现在就连敏儿你们也想动,简直是太无耻了!

    “赵老头签署的?”徐右兵盯着庞大孩一字一顿的问道。

    “这个,右兵,你也知道,他签字也只是个形式,程序问题!”

    “放屁!程序问题,这种事情!威廉是我俘虏的,自古就有不成名的规矩,狼牙有狼牙的规矩!狼牙的人,自当是我狼牙说了算!他已经归顺了我,他赵誉刚有什么权利可以调配我的人!”

    “右兵,你别冲动,你现在已经是退役的狼牙,手里面不可以有自己的资源,就算你还没有退役,你也是国家的狼牙,一切行动还是需要听从国家的调配。难道你忘了狼牙特战队的守则了吗,你必须忠于祖国!”

    “放屁,我有哪一点违背原则了。我还知道我自己是华夏人,可我就不明白了,老赵头这是吃了什么药了,连敏儿都不想放过。这踏马还是他自己的亲外甥女吗,把我整到这个摸样已经对得起他了,他究竟还想干什么!”

    庞大孩端起纸杯把杯子里的水一饮而尽,突然坚定地看了一眼徐右兵,非常认真地说道:

    “也许他有别的目的呢?右兵,你想过吗?作为我的亲爷爷,敏儿的亲外公。给任何人,会不会这么做!我只是一直在怀疑,这事绝不是这么的简单,恐怕另有隐情。

    右兵,现在有一个很好的机会能让你从新站起来,只要你再一次的站起来了,和我一起并肩,我相信我们哥两个一起努力,就一定能解开这个谜底,我只是不知道,你愿意吗?”

    “揭开谜底?”徐右兵有些困惑的看了一眼庞大孩,非常不理解的继续问道:“难道真的有什么隐情,老庞,你不会是对我隐瞒了什么吧。有就和我直说,要知道我和敏儿是不可能分开的,现在不能,以后更不能。虽然我这个人花了点,但是你知道但凡我决定了的事情,就一定不会更改,你说吧,我答应!”

    “你就不考虑考虑?或者说是和敏儿再商量商量?右兵,这件事情我想我还是应该当着敏儿的面和你说,只有她在场,我才能做到心中无愧!还有,你们刚来航校的时候,知道我为什么来了那么一出吗,让人和你比武!那就是因为我早就预料到了今天的这一出,所以才提前打了一个伏笔啊!”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