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45 谁是黑常山
    就这样省军区司令员还气不过,大声念叨着这名军官的名字!

    “黑常山,黑常山,好你个黑常山,看老子查明真相后不扒了你的皮!扒...扒...!等一下!钱书记,我想打个电话,占据会议几分钟的时间,我想落实一下具体的情况!”

    钱沐槿一脸严肃的点了点头,常委会议被今个这事完全搅了局,看来有关烟海市市委书记人选的问题这次依旧还是议不成了。 ?很好!具体的人选我钱沐槿还在考虑之中,烟海可是青屿省经济发展的重要大市,有关于这个地级市的市委书记任命,那绝不能马虎!

    省军区司令汤博城抓电话的手都开始莫名的颤抖着,他突然想到了一个人,一个被称为黑将军常山赵子龙一般的黑常山!那不是别人,正是自己当年的老领导,还记得那时候自己才14岁,天天跟在黑将军的身后跟着跑,多年少的青葱岁月啊!可是就在一次海战中,敌人的一发炮弹打了过来,将军一个虎身就把自己完全的压在了船舱内。

    当时的自己只能听到耳边一声打雷般的巨响,随后整个人完全的晕了过去。等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两天后了。由于炮弹直接打在船头,自己的脑袋被震伤了,严重脑震荡。小船当时就被炸沉了,而黑司令为了救自己,被炮弹碎片直接击穿了左肺,又加上落水后海水灌入到开放性的胸腔之内,人半个小时的时间都不到,当时就闭上了眼......

    汤博城拿着电话的手一直在抖,不知何时老泪已经止不住的往下流,吧嗒吧嗒的声音看的一帮常委领导们面面相觑。

    “老汤,老汤?怎么了老汤?”

    “老汤...”

    “老汤你这是?”

    汤博城猛然惊醒,浑然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老泪,断然的问了烟海市某派出所的电话,打开免提,当着一干常委的面就把电话打了过去。

    而对方接电话的正是先前审讯黑森的一名值班警员。当得知这个电话竟然是省委打过来询问情况的,这名警员吓得话都说不利落了:

    “报...报告领导,我叫,我,我是审讯员,那个盗猎的就是我审的,现在我值班!”

    “好,你不必激动,只要回答我几个问题就可以了!我问你,你们抓住的那孩子叫什么名字?他的父亲又叫什么名字?他们家又是哪里的,家中还有什么人?”

    “这个,报...报告...告领导!他叫黑森,因为他说他小时候在黑树林子里面生下来的,他们家那时候正被岛国鬼子占领了。是一伙人带着他们一家跑到了一处老林子里他才得以出生的。他爹叫黑常山,那处老林子就叫黑森林,具犯罪分子交代,说是也有人叫那里太行山!”

    “巍巍昆仑太行山上!”咣铛一声挂了电话,汤博城喃喃自语:

    “是太行!

    我的老首长啊,我可是找到黑森了!我找到他了,你的小黑子,那个苦命的娃啊!您牺牲的前几天才让嫂子带着怀孕的身子回去后生下来的娃啊!

    呜呜呜...

    你们是不知道我整整找了多少年啊,这是国家交代的历史任务,必须要找到将军的后代,我们共 和 国的功臣之后啊!

    如果不是老将军,哪有我们现在的幸福生活,如果不是老将军,就不会有我汤博城这条贱命能活到现在啊!

    ......”

    省军区司令汤博城双手扶着省委常委会议室内的桌子嚎啕大哭,这可吓坏了一干省委常委们。老司令哭的太悲伤了,一句一个老首长,一句一个黑娃娃,你可是受苦了!

    ......

    而这一次黑常山三个字说出来听在大家的耳中突然让人觉得是如此的熟悉,省委钱沐槿第一个失声大叫:

    “老汤,难不成是跟随在太祖身边当年的黑大将,开山辟地的黑常山老爷子?”

    钱沐槿的鼻翼一耸一耸的,激动地语气让他说出来的话都有些失真。青屿省何尝没有接到这样的任务,为开国老将军们寻找在战争时期失落的子嗣和家人。这完全是政治任务吗。

    “备车,去烟海!”

    ......

    黑森说到这里,情绪也很激动,听的徐右兵咋舌不已!好小子,你爹想当年还是跟随在太祖左右的三员猛将之一,牛粪啊!简直是牛13来的不能再13了!

    省委常委驾临烟海市,这可不得了,并且一辆大巴十三名常委悉数全到了!到了烟海市不要紧,高速路口根本就没有停车,让带着市委常委们规规矩矩等候在烟海市高速路收费站出口外的杨进顿时心中就是一震,想必自己在钱沐槿的心中还是没有一点份量啊。连车都不停,仅仅是打了个转向示意跟上!

    更让人郁闷不已的是省委常委们这次来烟海根本去的就不是市委市政府,而是转道滨海路,直奔滨海路派出所。

    烟海市局从高速路口追上来的开道车急忙电台通知市局指挥办,让滨海路派出所马上做好准备。什么事惊动了省委十三名常委,这可了不得了,滨海路派出所要闹哪样,这简直就是要人老命啊,只要一个不小心,恐怕烟海市局这下子就能倒下一大片人。

    不想市局还没有做出准备之际,海航炮校一个机动营的官兵全体出动了。身着中将军衔的大院长徐明亲自带队,把滨海路派出所里里外外围了个水泄不通。而随后赶来的警员们只能是远远地站在外面,就连看热闹都看不到,士兵们全副武装,严阵以待,不允许任何人靠近,哪怕你是警察都不行!

    而正在焦急之刻,省委的大巴停到了路边!

    车内鱼贯而下的人让这帮小警员们更是大气不敢喘小气不敢出,毛线啊!省委十三名常委驾临烟海,驾临滨海路派出所。这平时可只能是在电视上看到的人物啊,如今得以远距离的亲眼所见,仅仅是这帮大佬们淡淡站立的威风之气,就让这些小警员们一个个的胆颤心惊。

    汤博城第一个走下车,对早就等在派出所大门口的徐明严肃的敬了一个军礼,随后叫了声老首长好,这才两只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而随后跟上来的钱沐槿也是笑呵呵的和迎上一步的徐明握了握手。

    后面的一群常委们这才上来和航院的领导们打招呼,点头客气着一起向派出所内走去。

    汤博城比较心急,张口就问:“老首长,黑娃子呢,人在哪?”

    徐明没有说话,而是顿时掳下了脸,旁边一位三十来岁年轻的少将一步上前,伸手指着派出所最里面的一间羁押室说道:

    “在那呢!”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