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75 她锁骨上能放一对鸡蛋
    徐右兵带着不解的疑惑,直喝的晕头转向。 ??刘国涛的一个猜测毕竟只是猜测,没有人去解释也不能解释。晚风徐徐,宵夜终会散场。徐右兵坚决辞退了庞大孩要派人护送的好意,独自一人向夜色中的海滩走去。他需要静一静,好好地理一理纷乱的头绪。

    带队考核竟然会遇到忍者,虽然问出来了忍者的出处,但是是谁泄露的,消息又是怎么泄露出去的,完全就是一个没有任何头绪的谜团。而这个谜团有时候却是非常的清晰,冥冥中好像有着一根线,一直在朝一个地方拉扯着,仿佛就像是指路的明灯。而当徐右兵想要顺着线摸索着寻找的时候,这根线突然就这么的断掉了,竟然是怎么找一时都找不到。

    任凭脚步徘徊,任凭海风轻抚,任凭海浪声声。徐右兵有些醉了,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这深夜中空旷的海滩,继续漫无目的得向前走去,最终走到了一处小码头般的拐角处,扑腾一下一屁股就坐在了旁边的石凳上。

    “是你?右兵?你是来找我的吗?”

    突然身边一个非常优美的女声哀叹一声,很是惊喜的转身。徐右兵朦胧的抬眼看去,好熟悉的感觉。

    这是一个非常有型的美女,她赤着脚站在沙滩上,一头秀发迎风飘扬,俏丽的身姿如杨柳般的婀娜多姿。一身淡雅的素色连衣裙,裙采清扬。纤细的美腿上是一双细腻的肉色丝袜,醉人心魄。

    “是你?陈晓雅!”

    “是我!你回来了!”

    “我——回来了!”

    “来找我?”

    “啊,没有,只是喝多了酒,随便走走!”

    “随便走走会走到这里?”陈晓雅突然噗呲一笑,她对徐右兵这个非常蹩脚的解释并不认同。你住的那么远,在站前街啊,走到我这里怎么也要半个小时吧。半个小时的路程,你就是随便走走?

    徐右兵醉眼迷离的看着面前玉一般的美人儿,突然也感觉到自己解释的牵强。再转头看看这个环境优美的小码头,这家伙突然清醒了。这不是海天置业大楼后面的私家游艇码头吗,自己是怎么进来的?

    看到了这个码头,徐右兵一刹那间想到了自己刚刚复员回来的那一夜。就是那一夜,自己被迫复员,刚回家就碰上了地痞混混们的找事,父亲被打,自己一怒之下血染站前街,单身闯海天。对,这里就是海天置业,而面前的这个女人就是陈晓雅。

    “怎么,这么晚还不睡,是不是在算计着怎么对付我们站前街的居民?”徐右兵突然佻诳的问了一句。

    不想陈晓雅仿佛根本就没听见的一般的,一双眼睛直直的盯着徐右兵,就那么死死地盯着他看。

    “喂,我问你话呢,你究竟是怎么打算的。站前街一带,你打算怎么拆?”

    “怎么拆?怎么拆都行,你说怎么拆就怎么拆。右兵,我知道是你一直在帮我,可是为什么你要把他杀了呢?难道这就是你要帮我的方式?可是你知道吗,即便是你把他给杀了,没有了一个董国权,还会出现下一个张国权、李国权。因为背后那只手是不会放过海天的,他更不会放过我。右兵,我有一个请求,我真的很想要你帮我,你能够答应我,留在我的身边帮我吗?”

    陈晓雅完全不管不顾的坐在了徐右兵的身旁,半个身子都靠在了徐右兵的肩头。一股淡淡的幽香瞬间传进了徐右兵的鼻孔之中。美人在侧,让人目眩神迷。

    莫名的伸出了手,徐右兵下意识的想要搂住陈晓雅,只是刚刚伸手入怀,美人确是下意识的躲了一下,身子轻轻地远离了徐右兵的怀抱。俏眼含怒,欲拒还羞的陈晓雅此刻竟然扭捏的像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莫名的她不想就这么被徐右兵拥入怀中,如果这样,他会不会看轻自己。自己可不是一个随便的女人,可是为了海天,为了自己的心血,我是不是应该屈就一下他呢?

    陈晓雅此刻心中纠结万分,对徐右兵她有着一种完全说不出来的情愫,理不清、道不明。不见他的时候甚至是天天都想见到他。而偏偏,自己的海天拆迁一块还和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往往自己想要决断强行拆迁的时候,冥冥中脑海里总会出现这个 骚 动的身影。

    是的,他会阻止我!

    “右兵,我们就这样坐着说说话好吗?我听说你立功了,伯父伯母被请到京城去看你,你受伤了?伤哪了,让我看看好吗?那个韩大夫你救回来了吗?她人还好吗?”

    “你是说小艺?她——还好!我没事,身上的伤已经好了。我父母从来没有去过我的部队,我是受了点伤,立了点功。所以为了表扬我,部队就是开了个会,树立了一个好人好事的形象而已,宣传一下吗,然后让我光荣的复原,其他的到没什么,社会需要正能量吗,你懂得!”

    “你真的不要紧吗?”陈晓雅突然感觉眼中一热,她急忙转过身去,暗暗地抹了一把自己脸上的热泪,心中激荡不已:“都被树立成典型了,正能量了,这么隆重的接到京城,还说伤得不重。华夏哪会有这么好的事情,受伤了被树成典型能是小伤。而伤愈后直接复员,可见一定是留下什么后遗症了!徐右兵,你能够不骗我吗?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你知不知道其实我很担心你,天天都在担心!自从你在海天劫持了我,后来被警察当成逃犯追击,一直到现在,没有一天我不在担心你,你知道吗?”

    “你担心我?”徐右兵诧异的看了一眼双肩直抖的陈晓雅。好一个靓丽的女人,好一对优美的弧度,什么锁骨上放硬币,酒窝夹瓶盖的都弱爆了,而眼前陈晓雅那一对无比优美的锁骨,徐右兵敢和任何人打赌说,她的锁骨上一定能放一对鸡蛋。

    “我为什么不能担心你,徐右兵,你要知道你可是钱书记指定的要监督我们海天置业对站前街改造的第一人选。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情,钱书记那里谁去汇报。还有,还有我还是要谢谢你,因为董国权的事情,虽然你自作主张,但是也算是帮了我一个大忙,最起码在短期之内,我拿回了本来就应该属于我的权利。我一定会利用这段时间,好好地整顿一下海天,里里外外,坚决杜绝再被他们蚕食!

    可是右兵,你知道吗,如果我现在与股东们进行清算的话,其实我根本就没有任何胜算。董国权一死,必定有人会来接替他股东的位置,而那时候就是我资金最吃紧的时候,恐怕稍有不测,海天就会易手他人,完全的变成了别人的海天,甚至会连名字都改掉,你懂吗?”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