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76 我心依然
    徐右兵虽然不懂得做生意里面的门门道道,但是话还是能听懂的。?小? ?说? ?雅的意思很明白,现在的海天很危险,董国权在的时候她还是海天置业的董事长,那是因为董国权谨遵上命,在杨进没有直接意思的情况下,董国权是不敢越雷池半步的。

    而今董国权一死,这个海天的第二大股东轰然倒台,那所引发出的连锁反应势必是惊人的。并且董国权的死让陈晓雅很担心,董国权是杨进费尽了心机安插在海天的一枚关键棋子,目的就是为了能够实实在在的掌控海天这颗参天大树。而如今却不想被徐右兵借助军警之手给拔掉了。

    这事要想别人不知道还可以糊弄过去,但是要想瞒住杨进,那根本就是不可能,仅仅一个刘承友就会在杨进的耳边添油加醋的甚至是捎带上徐右兵的祖宗八代。并且刘承友早就看透了最后的一切,现在他就是拼死一搏,也要在临死的时候拉上徐右兵做个垫背的。

    ......

    夜色愈弄,酒劲上涌。徐右兵忍不住腹中一阵翻滚,有些想吐的感觉。他喝酒从没有吐过,更何况今天说起来还不到一斤的量。只是人在心情不佳的时候,哪怕是喝上一点就会有想醉的感觉。所以徐右兵也不例外,听着陈晓雅的话,再联系到自己现在的处境,不仅一番莫名的恼火由心头而来:

    “小雅,你是说有人想要在股权的问题上做手脚?那么说会有人在暗地里对海天置业的股票进行收购?”

    “哎!不是收购,而是合并。右兵,合并你知道吗。现在董国权一死,本来就暗流汹涌的一潭湖水立刻就变成了漩涡横生的遄急深潭。

    他死了必定有人要替代他的位置,而我现在最担心的是有人不仅仅想要替代董国权的位置,甚至会私下里拉拢不少其他的股东们,进而收购他们手中的股票,只要他们手中的股票总数超过了百分之七十一的话,那么想把我挤出海天也只是分分钟的事情!”

    “百分之七十一?他们哪来的那么多股票,你自己不是占据有百分之五十一的股权吗?”

    “是,我是占据百分之五十一,可是海天又是遭受枪击又是总裁被绑的,你想想,我拿什么去平复这些对海天造成负面影响的声誉!”陈晓雅突然高声的嚷道,不过仅仅是嚷了一句,立刻便把声音放低了,而是长叹一声,非常无奈的继续说道:

    “算了,这事也不能怨你。为了平复对海天不好的声誉,也为了一些别的原因,我转让了百分之二十的股权!”

    “什么,百分之二十?”徐右兵倒吸一口凉气。百分之二十的股权对于徐右兵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天文数字。海天是一个拥有百亿资产的上市公司,虽然说这百亿之中拥有着很多的水分,但是实际算下来七八十亿还是有的。即使是七八十亿的百分之二十,那就是将近十五六个亿的资产。用十五六个亿去挽回自己给海天所造成的负面声誉,可想而知徐右兵当天的一怒,所造成的后果对陈晓雅来说简直是致命的。

    不过徐右兵却不感到有任何内疚的意思,因为陈晓雅的确很过分,雇佣青皮一伙对父亲下手,天天去站前街闹事不说,还把自己的父亲打伤住院,还好没有把自己的父亲打成什么毛病,留下什么后遗症,否则的话不要说海天损失几十个亿这么简单的事情,恐怕就是把海天连根拔了,徐右兵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也没有那么多,其实你也不要感到愧疚。青皮那伙人去站前街闹事,我的确是知道的。但是我真没有想到他们会把伯父给打伤了。右兵,虽然我花了很多钱为海天挽回了声誉,其实最重要的一点是因为,是因为我答应了他们的要求。只要我把百分之二十的股权转让出去,他们就答应我不再与你为难!”

    “什么?与我为难?陈晓雅,你给我说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见陈晓雅终于是说出了实情,徐右兵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而此刻的陈晓雅却是目不转睛的盯着面前的徐右兵。这个男人是这么的伟岸,这么的严肃。可是你知道吗,如果不是我出让了百分之二十的股权,他又怎么能够答应对你放手!

    陈晓雅紧紧的抿着嘴唇,自己付出了那么多,一直都死死的压在心底,不想去跟任何人讲。所有的一切她都默默地埋在心底,可是这一切的确是太沉重了,有时候往往会压得她感觉无法呼吸。这是一种仿佛在肩膀上背负了一座大山般的压力。任她柔弱的双肩即使再挺拔,可她终究还是被压的举步维艰。

    有时候陈晓雅真的不想再坚持,再坚持自己女强人的形象。有时候她是多么的想,难道自己的一生就这样了吗,难道自己的一辈子就这样过下去吗?可是我究竟还能不能拥有一个肩膀,伟岸的双肩,在我很累很累的时候可以让我稍微有个依靠呢!

    所以陈晓雅在不知不觉中养成了一个习惯,就是在徐右离开之后的那个夜晚,劫持自己离开的那个夜晚。她突然就喜欢上了夜晚的感觉,喜欢上了自己让人建造的这所小码头。所以每天,哪怕是再累,再辛苦,或者是把小志给哄睡了的时候,陈晓雅都会莫名的独自一人向这个小码头走来。

    哪怕就是站在这里,静静地感受一下海风,或是是极目远眺一下一望无垠的大海,也会让陈晓雅的心瞬间得到一丝的放纵,得到一丝的欣慰与回味。当看着码头上那辆静静停放着的摩托艇,陈晓雅的思绪瞬间就会飘远。

    好像他就在身前,正驾驶着摩托艇带着自己与小志在蔚蓝的海面上飞驰。任长发飘飘,任海风如刀,任后面的追兵如潮,任子弹飞!

    可我心依然

    徐右兵不是个傻子,自陈晓雅说出了交换二字,他瞬间就明白了陈晓雅用那十几个亿干了什么。难道又是那个人,难道又是他。是因为他答应了放手,所以陈晓雅才傻到了付出吗?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