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98 杀了你也算白杀
    徐右兵带领着队员们从快艇边缘依次滑进了海中,继而小心的潜伏上岸。 ?还好,并没有引起女兵们的注意。快速的跑到一处阴暗的角落,徐右兵吩咐警戒,镇静的打量起了海岛的地形。

    现在他们正处于海岛军港的一面,而另一面明显就是守备的驻军。虽然现在整个海港乱成了一锅粥,也并没有任何人发现他们潜入的踪迹,但是凡事还是要小心为妙,最起码肩膀上还背着阮次率,徐右兵需要找一个非常安全的地方好好地审一审这个家伙。

    而从刚才岸边女兵的谈话声中得知,这小子竟然是南越国海军上将的独子。真可谓踏破铁蹄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有这么一颗王牌在手,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南越国 政 治 斗争的形式非常的复杂,自古就分成保守派与执政派。而现在正是执政派当权,并且是一个非常亲善山姆国的政 党。熟知南越国形式的徐右兵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身边的赵 敏,比较认真的说道:“也许我们能够利用这小子作一篇大文章,不过前提就是怎么想办法得到他父亲的支持!敏儿,你带迷夏去把刚才那个女兵给我绑过来,我们在前面的灯塔处汇合!”

    “灯塔?”赵 敏看了一眼徐右兵,随即认真的点了点头。海岛上戒备森严,随便遇到一个人都会暴漏身份。而灯塔却是在海岛的最高处,更是整个南崖岛的中心地界。而相对来说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南越国的军人,所以对于处在海岛制高点中心位置处的灯塔,自不必有太多的防守力量,反而是最利于他们这帮人隐藏的地方。

    高高的灯塔一目了然,门口仅仅有两名士兵在把守。海伢子和黑子巧妙地潜到这两名士兵的身后,非常利落的双手猛的一掰,就扭断了这两名守卫的脖子,轻而易举的就占领了这个地方。随即又将两人很好的靠在墙上站立着,远远的看起来就像是这两个家伙正倚着墙在打盹。

    而**带着迷夏,由于穿着特殊的隐身衣,直接一掌就劈晕了先前的那两名女兵。随即从身后掏出来两个麻袋包大小的口袋,轻而易举的将两个人装了进去,扛起来就跑。特殊材料制作的大麻袋和隐身衣具有同等效果。一路上虽然经过一排排的营房,但是却没有碰到任何危险。也许士兵们都登船去屠杀大鲨鱼了,所以赵 敏和迷夏轻而易举的完成了徐右兵布置给他们的任务。

    通过特殊的夜视仪看到两人走近,徐右兵和威廉赶紧上前迎接,虽说两名南越国的女兵身体并不是很重,但是徐右兵还是有些舍不得赵 敏太累,坚决的接替了**肩头的女兵,快速的进入到了灯塔之中。

    灯塔高达五十多米,一共三层。一层是驻守士兵们的休息室,进去后空无一人,两张床,一张桌子。桌子上面摆放着检修记录和一步电话,想来就是外面站着的那两个家伙的休息室了;二层是一些检修设备,放置有替换的探照灯泡和风力发电机的一些易损耗零件。中间是一个电梯,乘坐电梯上去,最上面就是探照灯工作室。

    黑子早就上上下下的认真检查了一番,这才走到了徐右兵的面前汇报,等待着徐右兵的进一步指示。

    “就这些?这怎么行,灯塔离营地这么近,我需要的是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可以进行审讯,你确定这里是一个可以审讯的地方?”徐右兵很不客气的看着黑子,直看的这小子头皮发麻,却是无法回答徐右兵的问话。徐右兵想要审讯人犯,而只要将阮次率弄醒了,难保这家伙不大喊大叫。而只要是喊声传了出去,相信他们立刻就会被敌人包围。

    “还踏马的愣着干什么,这里是灯塔,就一定有地下付层,最起码还有电梯层,要不然电梯怎么落下去!你是猪吗,就不会动动脑子想一想?”徐右兵朝不知所措的黑子大吼一声,只一句就让这小子开了窍。

    快速转身,黑子四下里敲了敲,果然在地下的中间位置找到了一处隐秘的地下井盖。把井盖提了起来,打开步枪上的照明手电,下面竟然是一个旋转式的楼梯。黑子当先一人就向下面走去,华雨怕黑子出事,急忙看了一眼徐右兵随后跟上。

    而徐右兵却是毫不客气的夹起来两个隐形的大包,紧随其后的跟了进去。留下海伢子与张强两人在上面警戒,下面传来了一切安全的讯息,其他人员迅速跟进。

    都下到底层,里面竟然是一处非常宽阔的地下掩体,还分为左右两个房间,坚固异常。周围都是用水泥混凝土直接浇灌起来的,看来完全是用来躲避导弹轰炸的。四角还有通气口,里面办公桌沙发床铺都是现成的。徐右兵猛然学着夜鸟的叫声吼了几嗓子,声音在宽阔的地下室内久久的回荡,震耳欲聋。大家赶紧捂住了耳朵。这么残忍的叫声,根本就不是鸟叫,简直是阎王爷索命的夜嚎。

    再次确定,上面竟然没有听到一点鸟叫的声音,看起来隔音效果非常的理想。不再罗嗦,徐右兵几巴掌就拍在了阮次率的肩膀处,随即又在这小子的右手虎口处猛然使劲的掐了两下。把人拍醒,他这才正威凛然的做到了桌子处,并且非常自大的脱了隐身衣。

    “说,你叫什么?”

    “阮次率,你们是谁,干什么的?为什么要抓我?你们难道是潜入者,华夏人?我警告你们,不要随便动我,我的父亲是阮世雄,他会杀了你们的!”

    “......”徐右兵直接无语,就没见过这么容易审讯的犯人!

    “麻痹的,你的父亲就算是南越国的首长又怎么样,杀了你也算白杀,难道你父亲会知道你是我们杀得?”啪的一巴掌,华雨狠狠地扇在了阮次率的脸上,他从来就看不起没有骨头的孬种!

    “我警告你,现在我们老大问你话,有什么,你说什么,问什么,你回答什么!没问你你不要说,再多说一句,我就再给你一巴掌!”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