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99 还有点骨气
    “想杀我,想杀我的人多了去了!可惜没有一个得逞的!小子,你不要威胁我,我阮次率是将军的儿子,绝不是靠威胁长大的!”不想阮次率一点害怕的神色都没有,被华雨一巴掌扇的嘴角流血,而这家伙反而却是非常阴狠的伸出来舌头自己舔掉了他嘴角的那一抹血迹,就在华雨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吞了下去。 ?

    “我靠!”华雨瞪眼看了一眼徐右兵,难得这家伙还有点骨气

    “杀你?不,你想的太简单了,阮次率,你不要把你自己看的太重要了!不要以为你是将军的儿子我就不敢杀你,在我的眼里,你那个将军的老爸算个屁,恐怕南越国像你老爸这样的将军实在是太多了吧,我还真没有听说过他的名字!说,岛上一共有多少驻军,都是什么兵种,还有你爸爸在哪里,既然你是将军的儿子你就应该明白落到我们手里的下场!”徐右兵非常不屑的盯着阮次率,仅仅是一种恶狼一般的眼神,顿时就让阮次率感到一阵头皮发麻。

    “不,你不会的,你不懂得!你知道的,我的父亲阮世雄,他可不是一名普通的将军!你不要故意激我,我是不会上当的。他是阮世雄,阮世雄!我们南越国人民心中的灵魂!”

    “阮世雄,很厉害的一名将军吗?难不成是世界排名十大将军之一?”徐右兵继续讥讽着阮世雄。

    “绝不可能是世界十大将军之一,不过是南越国第一海军上将却是不争的事实。据我所知,不仅如此,恐怕你父亲还是南越国执政党的领导人吧,并且很有可能在下次大选上位的一名南越国最具有实力的传奇存在!

    哈哈哈,不过可惜了。即使他贵为你们南越国海军上将,并且很有可能在下一次的大选中晋级。但是我可以非常遗憾的告诉你小子。人,往往会在事业上得意的时候,却是失去家庭最可笑的时机。就比如现在的你,如果我们把你给杀了,是不是你们家从此就绝后了呢,而你那伟大的父亲就是在下次当选了又怎么样,还不是要白发人送黑发人?”站在一旁的威廉及时的出口,帮徐右兵唱着红脸。

    “不,你这个恶魔,我是不会上当的,更不会屈服。你也不用试图用语言来激我,我会让你失望的。并且杀了我对你们根本就没有一点好处,反而我已经告诉你了我的身份,你是不是该自己考虑一下是不是应该放了我!”

    阴险,狡诈,并且临危不惧,诡计多端!这就是徐右兵对阮次率的评价!这小子看起来虽然是软骨头,但是能成为南越国海军两栖蛙人的他又怎么会是一个如此软弱的软骨头呢。正如同他说的那样,他对自己很有用,仅仅是他的身份,就让徐右兵暂时不能考虑要了他的性命。而用刑,这个阮次率却是想错了。他面对的是一个多么残忍的恶狼,岂会是被他说一句两句就能轻易放了他的普通人。

    “好,很好,非常好!那我就让你试试什么叫做敬酒不吃吃罚酒!”徐右兵大踏步的走了下来,猛然间伸手在阮次率的后背上下左右一阵乱拍。这一阵乱拍,用力不小,震得阮次率内脏都疼。可是震疼仅仅是一个开始,只不过半分钟的时间,阮次率突然全身蜷缩抱着自己的腿在地上疼得大汗直流,缩成了一团。

    他牙关紧咬,努力地不让自己叫出声。可是这种疼痛,哪是他说想忍就能够忍受的了得。腹内钻心般的巨疼,不仅如此,就像是五脏六腑都移位了一般的难受。这是一种让人窒息,仿佛马上就要憋屈到了死亡一般的难受,就连想要呼吸,也是那么的艰难,想呼吸一口气,猛然间就觉得自己的胸腔要被炸开了一般的肿胀。疼得他全身抽蓄,就连想要喊叫的力气都没有了。

    “你还能忍多久,我不怕明确地告诉你,只要超过五分钟,即使我再想要救你也来不及了,你浑身的血液都会充斥到你的胸腔之内,紧接着你就会七窍流血而死。而在死之后,我还会让她与你接受一同的刑罚。要知道这个女人的肚子里可是怀着你的孩子。想不到你这个军中太子还挺会玩,在军营里就能够搞大人家的肚皮!”

    “卑鄙,你...你...你卑鄙!华...夏...人...都是卑鄙的!”

    “啪”狠狠的一巴掌,再次砸在了阮次雄的脸上,华雨乐呵呵的看着这小子,见徐右兵点头,立刻把那名女兵拉了出来。

    “看见了吗,看来你们阮家真的是要绝后了,先是你死,然后就是你的宝贝儿子!在你死的时候再让你看看,看一眼你的女人和孩子吧!”

    “不,次率!你们放开他,放开他!”醒过来的女人尖叫着向阮次率爬了过去,看来女人对阮次率的感情是非常认真的,完全不顾自己的安危,反而是紧紧地将早就快疼晕了的阮次率一下子抱在自己的怀中,心疼的眼泪婆娑。

    “放了他,求求你们放了他,他是将军的儿子,是不会背叛将军和侮辱将军的名声的。你们想要知道什么,我来替他回答,我只求你们能够放了他可以吗?”女人大声的哀求着,痛苦的哀求声让人肝肠寸断。

    “好,我答应你,只要你配合也行,其实我问你也一样,但是你知不知道那我就没办法了,其实我想知道的是机密问题,你敢保证你会完全的都知道吗?”徐右兵完全不为女兵的痛苦所心动,依然在讨价还价。

    “你放了他,就算我不知道,我也会想办法弄到你想知道的答案,只要你不让他这么痛苦,我就有办法让你知道!”女人很坚决,更果断。

    啪啪啪,非常配合的,徐右兵在阮次率的后背前胸再次胡乱的拍了几下。也仅仅是几下,阮次率顿时便猛然间张嘴,大口大口的向外猛吐鲜血。徐右兵一手段脉截阴手绝不是浪得虚名,在他自身的实力又得到了一次提升的状况之下,现在使用起来这种要命的方法,往往更能够得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一直吐了七八口,阮次率直接吐到了毫无力气,再无一点反抗的力量了,哪怕就连说话,想要阻止这名女兵,在他看来都犹如登天之难。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