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2 越想越心惊
    南涯岛司令官邸,李明珠一个头两个大的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防御网遭到鲨鱼攻击损坏严重,水陆两栖蛙人第一小队竟然全军覆没,而最为严重的是电话里说阮次率沉身水底,他竟然开枪打死了指挥长随后被疯狂的鲨鱼群给撕成了一条条的碎块吞噬了!

    放下电话后李明珠是越想越心惊,他感到自己一刹那间全身虚脱无力,冷汗从前胸后背不断的往下流,刹那间全身湿透。? ?网被毁,就等于水下的全息立体防御再一次的被鲨鱼群毁掉了。这是绝对不可饶恕的错误,仅此一条,他这个守岛司令就面临着被革职查办的下场。而后面紧接着传过来的水路两栖作战第一小队全体阵亡的消息,这不亚于给身受重伤的李明珠又来了一颗手榴弹,直接炸的他体无完肤。

    可尽管身受重伤也好,还是体无完肤也罢。最不该的一条是阮次率竟然葬身鱼腹!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李明珠直接趴在了自己的办公桌上,他全身都瘫在了这里,再也没有一点求生的**。

    谁死了都可以,出了多大的事故都可以,因为无论是谁死了都不重要,可是阮次率死了却是不行。阮次率可是南越国海军上将的独子,人家将军郑重交代,下放到他这里来就是为了来历练的!将军历练自己的儿子,意思再明白不过了,那就是指示李明珠要好好的培养,一定要把阮次率培养成阮家合格的接班人。

    而自己呢,现在呢,不仅仅是没能完成将军交代给自己的守岛任务,反而还把将军的独子给送进了鬼门关!

    李明珠思前想后,他根本就无路可走。想想自己虽然是阮世雄将军最信任的人,但是自己这次犯的根本就是天大的错误。而这种错误无法解释,没有一点可以让自己回旋的余地。将军都快六十岁的人了,并且是下一届南越国呼声最高的候选领导人之一。在这个时候,把人家的孩子给弄没了,这不仅仅等于断了人家的后这么的简单,甚至有可能使将军受到刺激,从而影响到大选的结果。

    无力的伸手,拉开抽屉,李明珠掏出一把精致的美式指挥官,上膛,慢慢的指向了自己的太阳穴。

    ......

    岛中央的灯塔已经自动的熄灭,天已大亮。站在灯塔的最顶层可以清晰地看到围岛四周忙碌紧张的舰船。整整几个小时过去了,沿岸的海水都被染红了。天空中甚至出现了多架次的直升机。直升机上的空对地重机枪疯狂的扫射着海中的鲨鱼群。这是一场盛况空前的人鲨大战,侵占南崖岛上的南越国三军守岛部队一共出动军舰四艘,海警船四膄,渔船快艇无数,出动战斗直升机六架,甚至出动轰炸机和预警机六架次。直到凌晨时分指挥部才接到了前沿的汇报。

    经过四小时五十八分钟的战斗,南涯岛守岛部队动用人力2万多人,消耗弹药十几万发,打死打伤鲨鱼无数。战斗到现在已近尾声,鲨鱼群已经被零星打散,再也集不成群。而统计数据显示,围岛四周的防御网已遭到严重的破坏,水中鱼雷爆了百分之八十,波光雷达基本失去了作用,三维立体防御基本被摧毁!

    指挥官下意识的抹了一把满头的冷汗,拿着紧急统计出来的材料匆匆忙忙的敲响了守岛总司令李明珠办公室的门。

    敲门声响了好久,可是里面却是一点声息也没有。指挥官急的五内俱焚,如此紧急的报告,如果不能在第一时间交到司令的面前,恐怕第一个受到处分的就是自己。想到了处分,这名指挥官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办公室的门,轻轻地扭了一下门把手,不想门竟然吱呀一声开启了。

    “报告司令,值班指挥长阮慈浪报道!”

    静,里面出奇的静。

    “不,司令!我的司令!”往里稍微伸了一下头的阮慈浪一个健步冲到了办公室内,毫不留情的一把夺过来被李明珠顶在他自己太阳穴上的精致手枪。

    “司令,您可不能想不不开啊司令,您可绝对不能想不开啊!司令,您如果要是这样,您让我们这帮下属怎么办?我们该怎么办啊司令!”

    毫无力气的声音,就如同人死前的无力:“怎么办...我怎么知道该...怎么办!我如果不死,我怎么交代。你让我不死,难道就是为了让我活下来替你们背责任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好一个怎么办,损失巨大,没人会想到怎么办......”

    阮慈浪一下子明白了,他明白了自己究竟会有多么的愚蠢。是啊,即使司令不死又能怎么办。这种结果,如此巨大的损失不是任何人可以承担的。南越国在南涯岛投入的财力物力乃至于人力都是全国最为重要的。如此的重投入,几次三番的被摧毁。如果说是华夏人来收复南涯岛还说得过去,那样毕竟可以上报他们是在进行守备的战争。可是现在呢,被一群鲨鱼就搞了个天翻地覆,这样的事情,你怎么去和上峰解释!

    而想想昨晚当值的还是自己,那首当其冲的自己就需要负主要责任。

    猛地把手中的枪举到了太阳穴前,任慈浪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枪响之时,李明珠只听到一句话:

    “将军,我是值班指挥长,这一切都是我的失职,属下愿意以死谢罪,承担一切罪责!”

    “慈浪!慈浪啊......你又怎么能够承担的了啊!哈哈哈哈......”李明珠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他快速的跑到自己的办公桌前,身子摇晃着,一屁股坐到了阮慈浪的身边,完全不顾及阮慈浪此刻已经被打穿了的头颅,坚定不移的抱起来这名指挥官的脑袋,慢慢的靠在了他自己的怀中。

    “你死,难道就能解决一切吗?难道就能够承担一切吗?慈浪啊,可是你知不知道,你死了,我更为难!现在没有任何的解决办法,反而我会被更多的人指责!他们会说我逼死下属,为了逃避责任而故意逼你自杀!已经没有谁能够救我们了,没有了,那就让我和你一起去吧!”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