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4 不要和我谈条件
    李明珠非常的恼火,他感觉阮次率一定是脑袋被驴给踢了,怎么能够说海岛是华夏的呢,更何况还说出来侵略两个字。 这些海岛是南越国的,绝对不可以说属于华夏国的,尽管他们或许属于华夏国的吧,但是即使是那样,那也不行。

    他高高的举着枪,枪口颤抖的对准了阮次率。面对阮次率,他有些手软,阮次率高高在上的身份,不是他想开枪就能够开枪的。可是尽管这样,身为阮世雄坚决的追随者,他也不允许有人反对自己将军的意见,更何况还是将军的儿子。

    如果就连将军的儿子都和自己的父亲意见向左的话,那么将军还有什么威望,还怎么能够镇服天下人。

    “你要干什么,要杀了我吗?哼,李明珠,这些岛子本来就是华夏的,你想想,一开始他们就是一些完全荒芜的海岛,是我们上来以后铲除了人家岛上的石碑以后,才开始建设的,难道说这不是侵略吗?虽然没有人驻守,我们也没有遇到抵抗,但毕竟事先是人家的!”

    不想阮次率义正言辞的开始阐述他的理由。他说的都是真的,就连李明珠带人占领了南涯岛的时候,程序也是一样的。南涯岛上当时真的竖有一块证明权属的石碑。

    “你这个叛徒,你这样怎么对得起将军!阮次率,我没有想到你是这么一个懦弱的人。就因为被人家抓住了,你就可以随便的叛变吗?你的气节呢,你的尊严呢?还有你的父亲,我们南越国的人民,你想过吗?”

    “够了,不要和我说这些。从小我就被他安排,什么都是被他安排。我受够了,就连我想要的恋爱结婚也是自己所不能够允许的!不要再给你们自己找理由了,说白了还不是因为海岛底下蕴藏着丰富的油气资源,只当在这里发现了储量相当丰富的油气资源以来,你们就开始了占领的步伐。

    可是占领,已经让我们失去了很多很多。我们不应该听从山姆国的挑唆。只有这些可怕的山姆猪在我们面前天天的挑唆我们和华夏的关系,才使我们与华夏之间的关系越来越紧张,越来越水火不容。想想以前吧,想想我们以前的战争!难道不都是因为山姆国在后面的挑唆和指使吗?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他们有利益可取。自从我的父亲和山姆国的人接触以来。只我看到的,和我知道的,就是你们一笔笔不可告人的目的。他们支援我们军舰,支援我们飞机和大炮。可是现实呢,现实是我们已经欠上巨大而不可以偿还的债务。我们国家的一半都拿来了军用开支,甚至还要向山姆国赊用武器。这一切,巨大的赊欠,使我们哪怕用上二十年的国民收入都无法还清山姆国巨大的债务。

    我可以很明白的说,虽然看起来现在我们得到了便宜,占领了华夏的岛屿。可是就算是这些岛屿成为了我们的又能怎样,难道我们真的就不怕与华夏打起来吗,而只要战争一开,更是一笔让我们无力负担的金钱燃烧,那时候,就算是我们打胜了又能如何。这些岛屿都归属与我们了又能如何。

    地下的油气资源储备是有限的,而在有限的百年或许更短的时间之内,我们采尽了地下的油气,到时候恐怕还还不清我们欠山姆国的债务。不仅如此,我们疲于应付的战争,根本就没有任何胜利的希望。而开采油气资源一说,就凭我们现在的实力,和战争时候的满目苍凉。你想过吗,最后控制油田的会是谁,我在这里郑重的告诉你,只会是山姆国人。因为只有他们对我们进行注资,和我们一起开发,我们才有可能把地下的油气开采上来。

    而只要是山姆国注资了,那真正的控股权又是谁?在那个时候,我们的国家一边要收拾被打的乱七八糟的残垣断壁,一边要投入巨大的资金进行油气开采。而开采出来的油气卖出去后有可能还是先还山姆国的巨额债务,到了那时,你说我们图的是什么?”

    阮次率把自己从赵 敏那里听来的一番道理完全的向李明珠讲了一遍。在灯塔的时候阮次率莫名的就被动摇了。看着这么美的一个女孩,她的红唇上下翻飞,只一会的功夫就让阮次率明白了一个道理。忙到最后,南越国竟然成了山姆国的嫁衣。得到利益的,得到便宜的是人家山姆国人。人家结婚入洞房,看看自己只是个伴娘,兴许这个伴娘还要遭受到客人们的围攻,一不小心就会**。

    这就是摆在南越国眼前最明显的道理。

    人家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而南越国却是偷鸡不成甚至杀人抢鸡,这样只会被警察给抓起来,直接判个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你放屁,你哪里听来的这种乱七八糟的道理。你这样是完全与你的父亲和南越人民作对的。阮次率,你马上带着这些人给我离开这里。我不管你去哪里,只要你离开这里,我就当今天没见过你!”

    李明珠完全不为阮次率的理论所说服,却是大声的吼着来人,他要将这些异类抓起来,抓起来通通的枪毙。这家伙是个绝对倾向于执政派的人物,是南越国海军上将阮世雄的铁杆追随者。在他看来,完全就没有什么侵略一说。这么多的荒岛,我们抢来了就是我们的。谁承认你们在海岛上竖立个石头碑就是你们的,你们承认那是你们的事情。这里有着这么丰富的油气资源,只要我们占领了,就算是撕破了脸最后开打我们也不怕,哪怕是赔上整个国力,只要石油开采出来,那时候恐怕一切重建都会比现在要好。

    这就是南越国执政党们的想法,只要有了石油,还怕没钱吗?只要有了钱,还怕再建设不出来一个崭新的南越国?而什么战争与贫困,什么死亡与威胁,那都是我们所不害怕的。没有生与死中的拼搏,怎么会得到惊人的财富。

    他的吼声,终于是引来了大批的南越国官兵,本来这些官兵们就没有走远,都在紧张地注视着办公室内的情况,虽然外面有女兵在看着他们,可是一个既要文书,怎么能震慑得住一群如同虎狼一般的强盗呢。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