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5 无端的快乐
    官兵们蜂拥而入,可是刚推开门冲进去就是火光冲天,轰隆隆的爆炸声如同爆雷,第一时间冲进去的全部罹难。 ? ?

    “住手,混蛋,你们就是一群疯子!为什么要炸死他们?”阮次率不顾一切的咆哮着,还好在外面的官兵们冲进去的时候,他们已经穿戴起隐身衣冲了出来。

    “为什么?你和我说为什么,是我们疯了还是他疯了,他这样的人就该死。阮次率你不要忘记了你的身份!你们是侵略者,并且坚决不配合,那么该死的,就应该是他!”

    “不是,你最好住手,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我承认我们是对立方。可是如果你再伤害我的同胞的话,那我就完全的拒绝配合你!李明珠将军你们不应该杀,他是一个好人!”

    “好人?是的,我承认他是好人,所以我成全了他。可是好人只是在你们的一面来看。阮次率,你想过没有,如果把他在我们一面来看,那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侵略者!并且也包括你!就算我现在不炸死他,你以为南涯岛出了这种状况,他身为守岛司令,还能够活下去吗?”徐右兵果断的打断了阮次率好人的解释。好人,只是相对而言,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够界定谁好谁坏。好坏,只能看是对大多数人的利益做出了有利的事情,所以才能界定为好的存在,而处于对立面的人民来说,那完全是坏的不能再坏的一个人。

    强势的发号施令,徐右兵的战术命令下达。所有的队员们顿时在人群中开枪。是的,除了保护自己以外,见一个杀一个。现在层层叠叠的,里里外外的全是南越国的官兵。由于他们身着隐身衣,所以没有人能够看到他们的存在。

    指挥着队员们边打边撤,很快的就撤出了南越国官兵们的包围圈。可惜的是此刻南越国的士兵们已经乱了,他们竟然自相残杀起来。

    司令部受到攻击,李明珠被杀,办公室被炸。大量的官兵源源不断的涌了过来。没有人知道事情的真相,上万名士兵的涌入,使现场更加的混乱。而徐右兵找准机会,东打一枪,西打一梭子。要的就是他们以为自己的部队中出现了叛变者。而如果没有叛变者,怎么会在自己的阵营中有人向自己开枪呢?

    各带队军官们也是一个头两个大,没等他们做出反应,自己的手下就与其他的连队交上了火。而等他们反应过来以后,看到的却是自己的半个连队都被人给打没了。

    “什么情况!给我还击!拼命地还击!”

    本来相对射击还完全是处于本能的抵抗,这下倒好,有了长官的发号司令,顿时两边的人马各找掩体,不要命般的打了起来。

    见冲突已经完全地引了起来,徐右兵命令赵 敏带着那名女兵与枭娜和迷夏押解着两人先回灯塔。既然来了,就搞他个遍地开花。在我们的海岛上搞军事基地建设,还大言不惭的说是你们的海岛,那我就给你们来个彻底的清洗再说。

    天已方亮,此刻的南涯岛已经处在黎明之中。徐右兵下达了早就深思熟虑了不知道多少遍的作战命令,命令海伢子和华雨直接赶到海港,用强力炸药摧毁南涯岛的军港,包括他们的四膄军舰。一个不留,能炸的全炸。命令黑森和张强直接赶到空军基地,炸毁一切空军设施。能毁的全毁,一架不留。一定要给南涯岛来个全岛开花,让他们全军覆没。

    不想等一切都吩咐下去之后,徐右兵刚想返回指挥中心李明珠的办公室之时,就见赵 敏笑嘻嘻的站在他的对面。

    “敏儿,你干什么,执行命令,不要违反军令!”

    “切,右兵,你少拿大帽子压我,人我已经让她们两个押回灯塔了,我现在想帮你!你搞出来这么大的动作,又是让他们自相火并,又是炸毁人家的军港和机场的,难道你把所有的人当傻子不成,你就没有想过外面会怎么看,恐怕稍微有点头脑的都知道,一定是我们华夏发动了突然袭击。尽管12海里内并没有出现我们华夏的任何船只和舰艇。但是舆论可是非常恐怖的。

    喏,右兵,你看这是什么!你只要和我一起,潜到海中将它放在水底,然后我们只等着阮世雄主动地联系我们就可以了,一切,都不需要那么的费力!”

    **伸手,手里拎着一个笋尖大小的圆柱形物体。这东西通体幽暗,一看就是亚光金属外壳制作的像个炮弹般的家伙。

    “这是什么?”徐右兵疑惑不已的问道。

    “这是海啸,足以引发一场湮灭南涯岛的海啸。如果说还有幸存者的话,那就是我们!”赵 敏得意的看着徐右兵,她的意思再明确不过了。这就是一颗铀弹,只要他爆了,那么在深海之中爆炸后引起来的巨大冲击,完全能够掩盖在南涯岛上发生的一切事实。

    “我肋了个去的!这个可以有!不过这么小的的东西,还没有西瓜大,你真的敢保可以引发一场足以湮灭整个南涯岛的海啸?”徐右兵有些不相信的看着赵 敏,他对强爆炸武器了解的不是太多,更何况像一个笋尖般的小型铀弹。

    “徐右兵,你竟然不相信我,哼,那就是说你重来没有信任过我了?”**突然间眉头上扬,嘴角邪邪的漏出来一种非常气愤的表情。看到这种表情,徐右兵立刻妥协。这么多年的相处,只要**漏出来这种完全邪邪的表情,那一定就会出大事!

    “敏儿,我哪有不信任你,你可别胡说,我就是不信任我自己,我也不能不信任你。如果这个世界上还可以有让我相信的人的话,那除了我的父母之外,就是敏儿你了!”

    “真的吗徐右兵?我没想到你这么会讨女孩子喜欢,是不是经常这么皮,你练了很久吧!”**一步上前,快乐的伸手挽住了徐右兵的胳膊,心中早就乐开了花。他竟然拿我和他的父母亲相比,那么说我在他的心中就是让他最信任的人了。

    一种无端的快乐,一直冲到了赵 敏的头顶。快乐的赵 敏只因为徐右兵的一句话就沉醉了。最爱的人,说出来这么信任自己的话,那岂不是说,自己一生的选择都是非常明智的。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