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0 简直是欺人太甚
    砰地一声巨响,阮世雄狠狠地把自己办公桌上的一切都扫落在地。 ? 太欺负人了,简直是欺人太甚

    “备车,去见主 席!”阮次雄吼声震天,吓得一旁的参谋身子猛然间直抖。这家伙小心的看了阮次雄一眼,急忙掉头就跑。他可无力承受阮次雄的怒火,身为一名小小的参谋,还是做好自己分内的事那才叫英明。

    急忙驱车赶到主 席的办公府邸,不想南越国的办公室主任已经焦急不已的候在了门外,见到阮世雄上将走了过来,他匆忙小心的跑了上来,非常恭敬地说道:

    “阮副 主 席,国家已经启动了紧急预警机制,现在所有的领导已经到了预警中心,知道您已经在路上了,所以就没让小李通知您,我在这里一直等着您。不过阮副主席,很多人都对您有看法,说为什么不防御,为什么不进行打击,他们说您根本就...”

    “放肆!他们懂得什么,打击,打击谁?这是一场海啸,难道让我们打击大自然吗?”阮世雄心中震惊不已,想不到这帮老家伙的消息真的快。虽然自己已经想到了处理的方式,也在腹中做了几个预案,但是看来与自己对立的一方很有可能拿这次的事情大做文章。

    果不其然,等阮世雄刚刚走到国家预警中心的时候,里面就传来了非常恼怒的谩骂声:

    “这是挑衅,不,这是战争,主 席,人家都打到我们的家门口了,一看就是某些国家对我们发动了袭击,我们为什么还不还手,为什么。难道要等他们把我们所有的人都屠杀殆尽,我们做了亡国奴的的时候才要进行反抗吗?

    南涯岛上面又是枪声,又是爆炸的,并且我怀疑这场海啸来得非常的奇怪,如果是运用核弹在深海进行爆破的话,很简单就可以引起巨大的海浪倒灌冲击,从而形成海啸,摧毁我们的整个南涯岛。我认为这完全是有预谋的一次行动,是一些国家私自使用先进的武器对我们实施的打击,我们必须要还击,坚决还击!”

    陆军军事总长陈光华高声的质疑着,言语中对阮世雄的不作为甚至是不抵抗状态相当的恼火,而他刚说完,空军总长阮大春立刻就接话说道:

    “在我们南涯岛受到攻击的时候,让我非常郁闷的就是为什么我们所有的预警机制都会失去效率?李主席,我非常怀疑他们截断了我们所有的军事信号,并且遮蔽了我们的通讯与信息化指挥中心。所以仅此一点,就可以证明这次事件是一次有预谋有组织的故意袭击,而不是所谓的南太平洋海啸!

    并且即使真的是一场海啸,为什么我们的气象部门根本事先就没有一点预警信息的发布!所以我以我建议,立刻出动我们的轰炸机,对南涯岛还没来得及撤出去的敌人给予毁灭性的打击,坚决要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让我们的伞兵空降,一定要把这些袭击者全部抓获!”

    啪啪啪,啪啪啪啪......

    “好,非常好,理由很充分,我也是这么考虑的。李 主 席你好,对于突发南涯岛的事情我很悲痛,并且非常的气愤。事发当时我就做出了有效地还击命令。可无奈海岛上的军舰全被海啸摧毁。而我非常不明白的是,一场海啸的发生,阮大春同志你要派空军去进行歼敌行动,那么你要歼灭谁呢?”

    阮世雄拍着巴掌走了进来,南越国紧急预警与国家突发事物处理办公室内,陆军总长陈光华与空军司令阮大春的意思非常明确,矛头直指海军上将南越**事副总长阮世雄,坚决认为阮世雄没有在第一时间内下达抵抗指令,所以才造成了这么严重的后果。并且两人也不承认这是一场突如其来的海啸,而坚决认为这是其他国家一次有预谋的针对南越国的袭击!

    南越国的最高指挥者,主 席兼军事总长李福银,副总长兼军事副总长阮世雄,陆军司令陈光华,空军司令阮世雄,再加上一直处于中立位置上的总理彪信,这就是被称为统驾南越国的五架马车。而这五架马车就是统领整个南越国经济与政治命脉的当家人。而先前反对阮世雄的正是一直作为保守派不主张南越国依靠山姆国进行军事化建设,认为南越国应当自发图强,凭自己的实力发展成世界经济国家的两个 政 治死党。

    这两个人近期非常的活跃,并且不知道使用了什么样的手段,竟然让一直处在只关心民生问题上的彪信总理也对他们这次选择与棒子国合作表示支持,而反对加大对山姆国大规模的武器进口订单。虽然他们反对的比较委婉,但是意思的表达还是非常清楚的。

    而有了总理彪信的支持,很简单的棒子国在这次南越国的对外武器采购订单上成为了最大的赢家,而使山姆国有史以来的没能如愿。

    阮世雄满脸怒色的打量着陈光华与阮大春,还没等他再次开口,就见空军司令阮大春再一次的请示到:

    “主 席,总 理,请同意我的请求,阮副总长,我需要空军空降兵出击,我要向主 席您证明,向南越国的人民证明,我们的空降兵是最出色的!”

    不想阮大春话声刚落,总 理却是一反常态,开口问道:“阮大春,你有信心吗?”

    “总 理,我有信心,我当然有信心。我的空降兵可一直都是以特种兵的要求投入建制的,如果他们空投到南涯岛后,一定能够抓住这帮猖狂的家伙。”

    彪信的视线随着阮大春的右手延伸到了国家预警与重大灾害处置中心的大屏幕上,屏幕上正是南涯岛的灯塔,而张强与华雨正大大咧咧的坐在灯塔外面的石阶上。

    “这是华夏人吗?”彪信语出惊人!

    说出来与在心里面进行猜测完全就是两回事,这么重要的时刻,说出来基本等于认定,并且作为了一个导向。只他疑惑的一句华夏人,不想李福银竟然慌忙的从自己的座椅上站了起来?

    “华夏人,怎么可能,他们敢和我们撕破脸,明目张胆的对南涯岛发动袭击?阮世雄,南涯岛一直归你们海军驻守,究竟那里出了什么事情,难道真是遭遇到了一次袭击,还是真的是一场海啸,我现在请你向大家详细的说一说!”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