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2 请看大屏幕
    三架运输机两架被爆,号称精锐之师的空降精英还没等跳机就损失了六十多人,这简直是南越空军伞降师的奇耻大辱。 令已经下达,要求立刻返航的命令非常的坚决,但是阮大春还是痛苦的看到第三架运输机在刚刚拉起机头的一刹那间,就在飞机掉头冲向高空之际,后舱门完全的打开,高空中瞬间绽放出来三十几朵洁白的伞花。

    紧接着一声惨烈无比的爆破声,震耳欲聋的从大屏幕的方向传了过来。第三架运输机立刻解体,就像哪吒闹海般的带着满身的烈焰直冲大海!

    “呼叫指挥中心,呼叫指挥中心,我是空降师特战旅连第一旅旅长阮津南,我们乘坐的飞机遭到了敌人不明武器的攻击,右侧螺旋桨和左侧发动机高空停车,已经无法返航,飞机高空坠毁,正副机长殉国!他们为了争取给我们跳伞的时间,右侧油箱又被敌人的p击中,我们,我们三十六名伞降兵全体降落指定区域,请指示!”

    “快,我的勇士们,我是阮大春,我命令你们立刻与南涯岛守岛部队幸存将士们汇合,马上对侵入者进行缴杀!一个不留,全部击毙!”

    总算还是给自己留了一点面子,想不到空降师第一旅连竟然还有三十多人安全的降落在了南涯岛上,阮大春在极度的失望与震惊之中稍微回过来一点神,立刻再次下达了清剿的命令。可是命令下达之后的阮大春再次抬头之际,只能是非常无奈的举着自己手中的电话无比尴尬的站立着。

    面前南越国的四架马车已经惶恐不安的站了起来。四个人用八道震惊又带着非常不安的眼神注视着阮大春。只从眼神中就能够看出来南越国这些大佬们此刻的担心与不解!而现场唯独阮世雄的目光与别人不一样,这个老家伙一脸的不屑,摆明了就是在看自己的笑话。

    下个月就是南越国的大选,而自己和阮世雄是最有竞争力的两个人。刚才真是糊涂啊,非要空降兵过去抓几个活口,不想运输机刚刚飞过去就被人家的p而炸毁了。早知道这样还不如派轰炸机呢,发现目标直接轰了,一了百了。

    “主 席,是我指挥失误,我立刻命令出动轰炸机,只要发展目标坚决摧毁!”

    “摧毁?你还要摧毁什么?只要是低空就免不了遭受敌人的打击!阮大春,你这是拿着我们南越国战士的性命去送死!我不同意!坚决不同意!他们有远距离可以发射的火箭弹,甚至是我怀疑并不是火箭弹这么的简单。主 席,总 理你们来看。我方的运输机还在高空三千多米的云层就遭受到了他们得打击。有什么样的火箭筒能够发射这么远距离的打击,并且命中率这么高!

    甚至现场我们听不到一点声音,发现不了敌人的任何踪迹。你还出动轰炸机,你去打击谁,难道在南涯岛上空来一次地毯式的轰炸吗?所以我怀疑对方根本使用的就不是p火箭筒,而完全是最新式小型制导的微型导弹!”

    叮铃铃……

    阮世雄话音刚落,桌上的电话又响了,总 理彪信一把抓起来话机,还没等说话,听筒中就传来一阵非常阴狠的冷笑声。

    “彪信总 理,好,非常好,既然是你接起来了电话那我就和你说也是一样的!只是我非常无奈的高速总理您,你们竟然对我们的建议没有丝毫想要采纳的态度。这样很不好,非常的不好,并且令我很失望!

    总 理阁下,南越国应该是一个非常民主非常讲道理的一个国家,难道不是这样的吗?这是我一直的想法和对你们的印象。只是现在我的这种好印象完全的改变了总 理先生。而改变就是因为你们的无耻,还有想致我于死地!你以为你们派来几架飞机来几个伞兵就能抓到我们吗?是不是现在又想出动轰炸机呢总 理先生?

    不不不,这简直是太愚蠢了!愚蠢的不可救药!来,请看大屏幕!连你们驻守海岛的四万结合兵种我们都能在30分钟之内将他们打的溃不成军,难道你们还能指望不到四十名的特战伞兵队员吗?”

    电话内一阵猖狂的大笑,随即挂断。而总 理彪信却是依言向应急中心巨大的电子显示屏看去。显示屏上是整个南涯岛卫星传送过来的画面,上面没有丝毫的变化。而唯一说能有变化的就是那零星站在各高地处的原来守岛驻军们。这帮家伙们遭到了突然的打击,此刻早已溃不成军,零零散散的,三五十人凑成了一伙,聚在南涯岛上地势稍高的位置处紧张的呼叫着什么!

    可是他们手中的无线电设备,甚至是卫星电话此刻好像完全了失去了作用的一般,任这帮家伙再怎么呼叫支援,也暂时无法与指挥中心取得联系。而就在此时,画面一转,出现了先前伞降的那三十六名特种伞兵。

    只是让彪信与紧急指挥中心内所有的人都非常震惊的情况是,刚刚还机智勇敢,马上抖落了伞包的队员们还没等组成有效的防御阵行进行下一步的突击搜索任务,就遭遇到了非常鬼魅的打击。而这种打击是非常可怕的,并且是非常恐怖的。可怕与恐怖就是队员们完全看不到敌人在哪里,却是一个个突然遭到袭击,不是被人抹了脖子就是被人一枪爆头!

    三十六人一个转眼的功夫就被干掉了十几个人,剩下的二十来个人立刻背靠背的聚成一团,满脸恐怖不已的持枪向外猛扫着。惊恐与愤怒的枪声让他们稍微找回了一些自信与胆气。子弹打出去却是没有目标,因为根本就找不到敌人的任何影子。旅连长阮津南高高的挥手,下意识的命令战士们停止了射击,因为不仅仅是他,猛然间他们突然感觉到危险竟然不在他们得外围,而是就在他们得中间!

    “是谁,你们是什么人?出来,出…啊…”一把锋利的军刺正中阮津南的咽喉,让还能等把话说完的阮津南就这样的命赴黄泉了。而军刺的袭击仿佛就是敌人再次发动攻击的命令。就听现场一声比一声还要悲惨的声音传来,二十来个特战伞兵刹那之间全部殉国!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