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35 人都会后悔
    现在已经是下午三刻了,此刻的徐右兵已经接近了富顺丸号。? ?兵没有太好的办法搞定这艘巨大的轮船,因为他不可能像上一次搞定雾隐号那样的用鱼叉和渔网缠住轮船的螺旋桨。此刻他的手中只有一把m99重狙。换上了高爆破甲弹,徐右兵想的还是像上次一样潜入水底用破甲弹击碎富顺丸号的螺旋桨。这个想法不是不可能实现,m99重狙不仅仅可以凭借破甲高爆弹远距离的摧毁敌人的装甲车和坦克,甚至在海中摧毁深海水雷与鱼雷导弹也不是不可能。导弹坦克都能够摧毁,就不要说几个螺旋桨了。

    但是此刻的情况却并不理想,徐右兵只能是在水下远远的看着这艘万吨巨轮。这艘船和他想的不一样,现在全速航行,速度竟然达到了接近五十节以上。这样的速度已经赶超了小型的鱼雷,螺旋桨在水下搅动起来巨大的流漩,恐怕即使是m99重狙发射高爆穿甲弹也未必能够打中螺旋桨。恐怕单单是水的阻力再加上这高速的流漩,就已经让打出去的子弹改变了方向,最终即使是击中了,恐怕子弹也未必会发生多大的效率。

    因为高爆破甲弹只在水面上才会发挥出来他巨大的威力。这种子弹打在坦克等重武器的外金属表壳上会迅速的产生一种超高温并且集中射速将金属融化,随后进入到坦克的内部才会发生爆炸。可如果在水下,还如何能够发生这种超高温的融化现象?

    徐右兵现在非常的后悔,人一辈子都会面临各种后悔的时刻!如果刚才自己一发现这艘轮船的第一决定就是远离避开的话,恐怕现在一切都是另一种情况。但是现在徐右兵再想要放弃这种进攻的决定似乎已经有些不可能了!

    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因为自己放松了警惕,没有脸涂迷彩或是化妆的结果。很显然船上的指挥者是君然一郎,并且这小子已经发现了自己。以岛国人龌蹉必报的个性,徐右兵相信此刻的君然一郎只要还稍微是个男人,他就不会忘记杨国涛三枪差一点要了他命的那种血海深仇!

    而正如徐右兵所想,此刻的君然一郎正在与身处东京的德川一郎通话!在这里发现了徐右兵这个杀神,不仅仅第一时间疯狂的激起来这小子报复的**,还让他想到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那就是南越国此刻的举国大乱。

    没有一个国家会突然的指挥系统失灵,从而导致自己国家各个兵种之间的内乱,并且相互攻击。这唯一的解释就是他们遭到了徐右兵的打击,这小子凭借他疯狂残忍的手段搞得此刻的南越国鸡飞狗跳不说,还损失惨重!

    远在东京的德川一郎第一时间听到了君然一郎的汇报之后就战战兢兢的从自己的办公椅子上站了起来。虽然他此刻已经是贵为德川江户的家主,身居高位。但是此刻的他却是深知徐右兵的不好惹并且惹不得。

    “君然,君然君,请你立刻回归正常的航道,马上离开那个恶魔,一定要远离他!君然君,我请你不要嘲笑我的懦弱,因为我们真的惹不起那个恶魔,毕竟现在我们惹不起。不要说你我差一点死在这个恶魔的手中,就连我们德川江户的上忍又怎么样,还不是全都死在了他的手中!

    君然君!你还记得我们的大太阳号甚至是消失了的雾隐号吗?我的上帝,那么一膄武器完备的新式隐形战舰都能够被这个恶魔在一天之中弄没了,那么你想过没有,我们富顺号如果和我们岛国的雾隐号相比又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下场!

    还有,你这次的任务非常的艰巨,船上所有的的物资可以说是我们德川江户家族最大的一次投资军火生意,绝不能够有半点的闪失!远离他一定要远离他,这是命令我的君然君!”

    “哈依!”君然一郎沉重无比的放下了电话,但是他的手却是一直都没有能够离得开话机。这是一个机会,绝好机会!懦弱的德川怎么就出了这么一位懦弱的家主呢!

    “不!我要报仇!想当初杨国涛给了我三枪,三枪都击在我的胸口!假如要不是因为我的心脏本来长的位置就有点偏移的话,我哪还有性命活到现在!徐右兵,一切都是因为你,如果不是因为你,我大太阳号怎么会那么的狼狈,我雾隐号战舰又怎么会被你们掠夺!

    这是耻辱,是每一名岛国勇士所不能够忍受的耻辱!而现在看来南越国的一切遭乱的事情都是你这个恶魔引发起来的,家主说的对,你就是一个恶魔!恶魔,我怎么能够在你一无所有的情况下放弃对你的绞杀呢,那绝对不是我君然一郎应该做的事实!”

    君然一郎努力的平复了一下他激动不已的心情,迅速自我的做出了决定!既然家主有命令要我避开你,可是如果家主知道了是你又要对我们德川江户家族进行攻击的话,那他现在的想法又会是什么呢?

    忍不住再次拨号,君然一郎想到了一个非常妙的决定。他要拖住徐右兵,不过自己干不了这头恶魔,或许他会借助别人的手来干掉这头恶魔也说不定。

    ……

    徐右兵的想法是正确的,富顺丸号上真的有隐身人存在,并且还是实实在在的岛国中忍!这次君然一郎远洋西方国家,其实表面上看起来运输的是一船货物但是实际上却是从山姆国购进了一大批先进的武器设备与制造材料。

    徐右兵的身后引然有轻微的波动,这种波动与正常海中水流的波动很不一样,因为这种波动感觉是从多个方向集中却又自行目标的向自己传来。并不像海底潜流一样的动力十足,并且流动性很大。

    凭感觉徐右兵慢慢的抬起来他手中的重狙,毅然快速的转身,下意识的娄头就是一枪!

    砰!

    沉闷的一枪打出去,徐右兵立刻枪口再次调转方向,猛然间又扣动了扳机!

    砰、砰!

    又是两枪击出,身后却是不见一个人影。尽管徐右兵带着耳塞,可是m99沉重的声音在水中的闷响还是震得他自己的双耳有些短暂的失聪。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