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38 倒戈相向
    “八嘎!英雄,什么英雄,他是华夏人,就是我们的敌人!打死他,快开枪打死他!”君然一郎惊恐的大叫,他想不到如何能够阻止这个恶魔,阻止这个恶魔一般的疯子。 ?

    对,他就是个疯子,不折不扣的杀人恶魔!他的血腥手段自己可是见识过,并且凌厉的杀人手法根本就不是自己身前这些人能够阻挡的。

    “君然,死到临头了难道你还想要妄自挣扎吗?要知道一个人说出来的话可以更改,但是一个人的誓言是绝对不能够违背的,因为那代表着你的自我!”徐右兵凛冽的注视着君然一郎,看向他的眼神中全是一种漠然。而这种漠然是极其可怕的,他代表着被徐右兵认为是已经没有了任何价值的人。

    “誓言,哼,徐右兵,我有向你发过誓吗?没有,我更没有向你做出过什么承诺。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发誓,那是家主对你的承诺,而对于我是没有任何约束的!打死他,给我开枪打死这个华夏人,他是我们家主的敌人,就是我们德川江户家族的敌人,我命令你们立刻打死他!”君然一郎很担心,他担心徐右兵会在这个时候说出来德川一郎曾经的誓言,说出来德川一郎曾经要把家主之位让给这个恶魔。这怎么可以,在这么多的海员面前,如果给他机会说出来了这种话,那么新任家主的德川一郎岂不是名誉大降?

    呼啦啦,君然一郎带来的海员们立刻举枪对准了徐右兵,下意识的就要开枪。但是让他们想不到的是,以昌吉船长为首的,富顺号上更多的船员们却是完全不顾任何危险,毫不犹豫的冲到了徐右兵的面前,用自己的身躯严严实实的将徐右兵挡在了身后。

    “君然一郎,你要干什么。这是救我性命的英雄,我绝对不能允许你为所欲为。收起你的暴力主义思想,不要把你的暴行使用在我的福顺号上。你说他是我们家主的敌人有什么证据?他只不过是一个落难了的华夏人而已,在这茫茫的大海之上,看到落难的人,我们就必须要本着人道主义的精神出手搭救,即使是以前有矛盾,也要暂时抛弃!”

    昌吉真的很勇敢,勇敢是因为昌吉船长是一个非常正直的人。并且是毫无私利,非常注重原则的一位船长。他能够成为福顺号的船长,其实与他本身的个性有着相当大的关系。福顺号是一膄几百万吨的远洋货轮,船上的人事结构相当的复杂,如果没有一位原则性很强,并且非常勇敢的人作为船长,怎么能够震慑得住这么多的船员。

    个性使然,不屈不挠一身正直的昌吉船长所以是完全不惧怕君然一郎的,如果说先前有一些尊重的话,那只是对德川江户家族的尊重而已。因为他本身就属于德川江户家族中的一员,对自己的家族,有着绝对的忠诚与维护。可是对自己的家族维护与尊重,却不等于对颐指气使的君然一郎,对这个完全靠阿谀奉承之流的人,靠讨好家主以取得家主信任为资本,而不把下面任何人看在眼里的人也同样的尊重。

    更何况他一路上还要忍受这个人骄傲的,甚至是不可一世的姿态。

    “啪!”

    可就在昌吉船长话刚说完的时候,不想君然一郎竟然开枪了。枪口对着昌吉船长,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

    “叛徒!对待你这样的人就应该格杀勿论!”君然一郎恼羞成怒。没有人敢对他的话进行质疑。自从把德川一郎从太阳号救到了雾隐号上的那一刻起,自从他陪着君然一郎在华夏受到了百倍的耻辱回到了岛国之后。可以说,从那个时候的他,一言一行都是让君然一郎绝对信服的,并且对他的话从不质疑。

    宠信,更加使君然一郎骄纵,也增加了他不可一世的狂傲。而本性就带有恶劣军国思想的君然一郎,更是一个不折不扣十足残忍的幻想者。他总在幻想着使用武力征服一切,屈服一切。在他的脑海中,甚至以为任何人都是卑微的,在他武力的征服下,谁敢忤逆他的思想和命令!

    而这次去西方采购他们德川江户家族必须的高端武器原料与设备,使君然一郎更加的兴奋。德川江户本来就是岛国著名的军工家族,家族企业生产出来的武器根本就是供应岛国部队的直接首选的重要战备武器。而能被家主如此信任的委派这么重要的任务,这不仅仅是他履历上的又一次傲人的成绩,并且是他捞足了个人资本的一次绝好的机会。

    而由于保密和利益使然,至始至终君然一郎在武器和物资的采购上都是避开昌吉船长的。尽管昌吉船长在德川江户家族中也占有着重要的身份,但是君然根本就无视了这位船长,更无视了德川一郎让他一定要与昌吉船长协同的命令。

    不想他的无视让这位讨厌的家伙对自己这么的敌视,到现在竟然倒戈相向帮起了一个外人。所以君然一郎是再也无法忍受,直接将昌吉船长给抛下了大海。但没有想到的是,昌吉竟然命大不死,反而上来之后不知悔改,还与自己作对,从而让君然一郎毅然的开枪,绝不能再忍受这个反抗自己的领头羊的存在。

    “找死!”

    关键时刻徐右兵一把扳开了挡在自己身前的昌吉船长,紧接着手中的铁血毫不犹豫的掷了出去。只听哐的一声震响,这一刀直接打飞了君然一郎手中的枪,而后一拳挥出,正中君然一郎的小腹。

    徐右兵的一拳何等的力道,如果全力的使出,可以一拳砸死一头牛犊。但现在他只是堪堪的用了两成力道,而仅仅是两成力道,也让君然一郎立刻俯身蹲了下去,顿时脸色煞白的惨叫一声,萎缩在地再也没能爬的起来。

    “不许动!”

    “不许动!”

    哗啦啦,君然一郎带过来的船员们立刻将徐右兵給围了起来。开什么玩笑,敢对君然一郎动武,并且是君然一郎下命令要杀死的人,那就坚决不能够让他继续活在这个世界之上!这帮人可不是福顺号上的船员,而是君然一郎在德川江户亲自挑选出来的精英干才。他么可是知道君然一郎在得德川江户家族中的地位,并且更知道这小子的残忍程度。在他受到了打击的时候如果自己这帮人还不赶紧执行他的命令的话,恐怕以后等回到了岛国,就绝对没有他们的好日子过了。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