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7 喝嗨了
    “我怎么就不喝酒了,我要喝干红!”赵 敏心情大好,烤鱼吃过多少回了,可是像这样烤的色香味俱全的大石斑鱼赵 敏却是第一次看到。? 又不是再外面执行任务,所以赵 敏也放开了。

    现场没别人,只有一个刘国涛赵 敏不是太熟悉。不过也不是不认识,海航的政委吗,说起来也是个豪爽汉子,别的看不出来,喝酒绝对不矫情!单凡这样的汉子就不是个矫情人!

    赵 敏搞情报工作这么久,看人还是很准的!

    “上酒,我妹妹要喝酒,还不赶紧的!”庞大孩朝外面招呼着,立刻就有勤务兵快速的搬来了一整箱的精品干红!只是搬过来还没开封庞大孩就乐了!因为搬来的可不是普通的干红,而是烟海市拥有百年历史的葡萄酒。海防地下基地与这家酒庄的地下酒窖连在一块,这些人没少卡酒庄的酒喝。像这样存方了百年以上的葡萄酒,就连酒庄自己的酒窖内也没有多少了。

    这还是在战争时期他们从酒窖内抢出来的,一直就埋在基地的最深处,都是上了号的。看来一定是杨博雄走的时候特批了一箱,要不哪有这种待遇!

    庞大孩毫不客气,上来就一把抢过来这箱酒,打开里面竟然是木盒金丝楠木珍品包装。好家伙,这玩意就连在京都红墙内你也找不出来几箱!勤务兵小心谨慎的开封,一边开封一边向大家解释着酒的来历,最后郑重其事的说道,果然是杨博雄特批,为大家要来的珍品。

    不用争也不用抢,一箱十二瓶。人手一瓶,还剩五瓶!

    徐右兵哈哈大笑,他早就看出来这种酒的不寻常,外包装都是金丝楠木,典型一做出来就是为了窖藏而准备的!这玩意放在金丝楠木里面密不透风,盖子打开后果然不出所料,里面的包装完好无损,酒液甚至不见少了分毫!

    “好东西,人手一瓶啊,剩的可都是我的,谁也别和我抢!”徐右兵眼疾手快,一把就把箱子抱了过去,藏在了自己的身后。

    “哎呀我说你小子,咱可不带这么无赖的啊,吃着碗里的还要看着锅里的,你做人可不能这么贪心,最起码也得再给我一瓶!”庞大孩不干了,这种酒可遇而不可求,喝一口都价值千金,其实根本就不能用价值来衡量!

    “让你喝一瓶还不行,我说做人别太贪心啊,这酒人家说了,就是奖励给我们这些功臣的,让你喝那是跟我们沾了光!哈哈哈,庞大孩,你还想干什么!”徐右兵护着剩下的五瓶酒,生怕一不小心被庞大孩给抢了过去。

    “你看看,你看看,都说兵王豪爽磊落,怎么连酒也抢!这可与兵王的形象不符啊!我做个和事佬,就两瓶,再给两瓶,你留三瓶够意思吧!”刘国涛见到了这种酒也眼红不已,分明就是让徐右兵再献出来两瓶,那意思就是他和庞大孩一人一瓶,那才公正。

    不过这么好的酒徐右兵可舍不得,以前他不怎么喝干红,那是因为不知道好酒的滋味,可自从上次在明珠喝了宇文拓展的上好菲儿原装之时,这小子才食髓知味,终于是知道了什么叫做葡萄酒!

    上好的葡萄酒单单只看年份和成色就与众不同,再加上金丝楠木这样的珍贵包装,由此这一瓶拿出去恐怕没有几十万徐右兵都敢从此以后倒着走!

    “哈哈哈,哈哈哈哈,喝点就行了啊!好酒可不是这么喝的!这酒我知道,别和我抢啊!老刘,我知道你也好酒!不过呢今个要是我们把这酒就这么喝了,那就叫牛嚼赤霞珠!猪八戒吃人参果,囫囵吞枣啊!留着,人手一瓶够意思了,剩的我先保管着,留着下次再喝!”

    “你小子,我是海航的政委,生活方面的事情本就应该我管。怎么也不能让你管不是。我说,你不会是想抢我的权吧!”刘国涛不经意的摆出了政委架子,不过说出来的话完全是玩笑的口气。

    但是只这一句听在徐右兵的耳朵中却是格外的刺耳!

    麻痹的,一瓶酒你就跟我提政委,什么东西!老子在外面出生入死的,半道你们还给我来个截胡,这笔账还没和你们算呢,到是先和我抢起酒来了!

    “狗屁的政委,少在老子面前摆架子!不要说你一个破政委,就是这个客座教官,老子也早干腻歪了!不喝了,敏儿,我们走!”徐右兵突然起身,不过还不忘了划搂起他身边的五瓶酒,就连赵 敏身前和他自己身前已经开封了了的两瓶酒徐右兵也郑重其事的重新盖上了橡木塞子放进了楠木盒子里面重新装好!

    兵哥没了喝酒的兴趣。话不投机半句多,他此刻已经完全没有了想要再继续喝下去的意思!

    “唉!这是怎么回事,坐下坐下!喝的好好的,不就一瓶酒吗!右兵,老刘虽然说是政委,但是我两个可是认识不是一天两天了,老刘可没有别的意思,你可不能误会啊!”庞大孩急忙打圆场,他可是了解徐右兵的倔脾气,弄不好今个这个接风宴就要糟!

    “对,你不了解我,坐下我们继续喝!右兵,大不了我就不要你那瓶酒了呗!看看把你小气的,一瓶酒而已,何必较真!”刘国涛能屈能伸,他虽然是基地政委,但是他却明白他与徐右兵可根本没法比!没法比的不仅仅是一身的能力问题,更重要的是徐右兵想撂挑子的意思!

    这小子看是说的轻松,其实还真有不想干这个客座教官的意思!并且杨博雄半路劫了徐右兵一船军火的事情他可是与庞大孩正在当场!当时杨博雄看起来电话打的轻松,其实心中的确是相当的无奈!

    今个之所以拿出来最好的葡萄酒来给这小子接风,杨博雄也有让刘国涛和庞大孩两人好好的安抚一下徐右兵的意思!这上好的葡萄酒,事实上何其不是杨博雄在变相的安抚徐右兵呢。

    “酒可以随便喝,但是好酒可真不能随便喝!右兵,你知道吗?就是这一箱酒,其实杨总可是花了大力气弄来的。像这样的酒,我们华夏国搜罗起来也不会超过二十箱,并且还全都被珍藏起来了,就这酒的本身价值而言,它已经不是酒的存在了!你要是因为这是闹不愉快,可就白瞎了杨总的一片好心啊!”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