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0 平衡之道
    拒绝了一帮孩子般小子们的邀请,也电话拒绝了得到消息想立刻赶过来的大军与狗子,徐右兵急匆匆的就往家赶。?? 他现在很想听听父亲的看法,市里突然做出来了这样的决定,重新制定了拆迁方案,恐怕里面一定有一些这帮半大孩子们所看不清的问题所在。

    果不其然,刚进家门虽然父母为之一愣,但是一顿唏嘘过后徐右兵就被老爸拉着坐在了沙发上。赵 敏帮着徐母泡茶,给家人各倒了一杯安静的坐在了徐右兵的身侧。

    徐母虽然有些对徐右兵和赵 敏的交往心中有些认为不妥,可无奈看样子赵 敏这女子是铁了心的要和自己儿子在一块,再说都同房了,徐妈妈此刻真是有心阻止却是无力阻拦。但是她的内心一直都是不安的,这么好的女子,怎么就看上了自家的儿子了呢。要说这样的女子能死心塌地的爱上自己的儿子,徐母认为这简直就是老徐家积了八辈子的德,祖坟上冒青烟了,可是又一想,真的太不现实了!

    人家是什么身份的存在,而自家又是什么样的存在。自古就有门当户对郎才女貌一说。可是自家与人家差的实在是太远了,不要说是十万八千里了,那简直就叫一个一步登天啊!

    可徐母虽然是心中不安,但也实在是没有办法。不过看赵 敏这孩子徐母却是有些喜欢。都说大家出来的是娇小姐,那么王侯将相家里出来的肯定就是公主了。

    可是这个公主却是有点不一样,浑身上下不仅仅让徐妈妈看不出赵 敏有一点娇小姐的做派,反而是知书达理,贤惠温柔。

    唉!徐母心中一阵暗叹,如果这就是真实的赵 敏,儿子找了这么一个媳妇也能过上好日子。可就是不知道眼前的一切,究竟是不是人家女孩子装出来的这个还有待考究啊。

    “右兵啊,你走的这几天我们这里可是乱了,全乱了!本来我们阀门厂和站前街居委会合到了一块,可是就在你前脚走,后面站前街就把我们阀门厂给踢出去了。踢出去也是市里的决定,说是阀门厂有很多的历史遗留问题,比如公众土地的分配和部分厂房土地的问题。这些市里面查了很多原始资料,说是我们阀门厂的很多地皮早在二十年前就已经抵押出去了,根本就不属于我们厂所有。现在已被市里面收回,有关赔偿方案重新制定!

    而站前街人家那几栋楼完全就是按照一平米抵一平米半走,除此之外每家每户再给两万块钱的拆迁安置费!这样如果不接受的话那郊区的安置房也不给了,让自己想办法自行解决!”

    “他们就同意了?那我们呢?”徐右兵皱着眉头插了句话。

    “不同意能行?郊区的安置房那可是廉价房,不仅仅是廉价房,还是精装修的拎包入住,市里的安居工程。如果答应了还可以一下子省掉好几万的装修费!这样算下来也是可以的,虽然去了郊区买不起一栋一百二三十平米的大房,但是每家换上两套六十平的两居室还是有的!这样一来算笔账,强逼着也要搬。如果不搬,以后就连这样的条件都没有!

    我们,我们按理说也是这么个路子,不过安置款能比他们多两万,原因是我们厂还有一些地皮属于自己的,更何况精加工车间还有剩余的地皮可以置换。

    不过大家一直都没有答应这个条件!阀门厂现在都在看咱们家的意思,那些拆迁办的也来了几次,都被一个叫虎子的给挡住了,说是我们这里属于部队首长驻地,具体怎么拆迁还需要得到首长的认可!

    呵呵,右兵啊!现在大家都知道那位首长说的就是你。不过我总觉得这事不是个好事!俗话说枪打出头鸟,树大招风啊。再说你已经是复员了,难道现在还是部队里面的领导不成?可就是领导我也不希望你搞特殊!为左邻右舍和我们阀门厂的群众们争取该得的利益这个可以有,但是强出头就未免失格了!”

    徐国强刚说到这里,简陋的防盗门就被人从外面敲响了。敲门的声音急促,而且还带着吼声:

    “兵哥,我狗子啊,还有大军,你在家吗,徐叔,开门啊,是不是我兵哥回来了!”

    “这两个臭小子,你刚回来他们就知道了,还让不让人安生会!”徐母起身就把门给打开了,一边让两个人往屋里座,一边嘴里不住地嘟噜着。

    “嘿嘿,徐婶,急事,十万火急的大事。本来今天不想过来着,但是不过来不行啊!兵哥你知道吗,杨进升了!”

    “啥?怎么个意思?”徐右兵噌的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满脸不信的看着狗子。

    “扶正了,这真他马邪门了,人家看来工作做的很好,原地扶正,就等人代会一过,那就是我们烟海市的正主了!可是你知道吗,省里又派了一位代理市长下来,听说是钱书记秘书办公室的第一大秘。此人兵哥你也见过,竟然是破格提拔为代市长!”

    “破格提拔?是谁啊!狗子,这事宣布了吗?”徐右兵想不出还有自己认识的人会来烟海市当市长,只觉得他被狗子的话忽悠的有些晕头转向。

    “你是真想不起来?王浩啊!就是钱书记身边的那个秘书王浩!不过这事当然是还没宣布,因为省里常委会议这刚刚结束还不到两个小时,文件即使是下发,也要有个程序不是!我是听局长大人往上面打电话才知道的消息。兵哥,这消息绝对准确,要知道我们局长的老领导可是省委常委呢!”

    噗!

    徐右兵直接飙血三升!

    难道说这就是省里的决定!想不到钱木槿为了扶王浩上位,竟然再次妥协。难道这就是官场?

    徐右兵捉摸不透,更让他感到钱木槿的决定耐人寻味!难道说钱木槿即使在面对任家的时候也需要妥协?或者说这根本就是一个寻求利益上的平衡之道

    不过事情看来有好也有坏,虽然杨进终于是扶正了,不过意外的王浩这个让徐右兵认为不错的家伙却是突然从上面空降了下来。对于王浩,给徐右兵的感觉是果断特行,处事稳妥仔细,待人真诚随和。并且为人大气豪爽,又是年轻有为,说不定他的到来,会掀起烟海市的一阵清风!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