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5 安抚与整顿
    “干什么你们,干什么抓人?放了老孙,为什么无故抓人!”

    呼啦啦,让程警官料想不到的是后面立刻就冲过来一大群人。帮人有男有女,各个衣衫褴褛,撕着吼着就向警员们冲了过去。他们要拦下老孙,还想讨个说法。

    “拦住他们,我就知道是你们这伙人,天天闹事,看见机会就钻,今个我要是不把你们几个全抓进去拘留个十天半个月的,你们就不知道什么叫王法!全都给我抓起来,直接送拘留所!”

    程警官立刻下达了抓捕的命令,不想却如同捅了马蜂窝一般,让这些人立刻就和安保队员们对持了起来。这帮人可不是看热闹的老百姓,而是早就憋了一肚子火的大柳行村民。大柳行正是市郊工业园区的征地村民。市里在那里圈了一片地用来建造工业园,以便于招商引资成立综合管理的工业区。而烟海市廉租房的选址也在大柳行村周围的地带。

    工程通过招投标的方式发放给了烟海置业集团,而负责工程建设的正是董国权。但是有关于民众的拆迁补偿工作却是不尽人意,所以一直以来闹事的村名不断。而为了能够使工程得到顺利的进行,刘承友没少为董国权出谋献策,甚至是带队出手,一次性竟然抓了大柳行三十多名户主。并且强逼引诱村民们在拆迁协议上签署了名字。

    而有那坚决不签字和拒不搬迁的,董国权雇佣了大量的社会闲散人员,趁着半夜村民们熟睡之际,直接推开家门,将他们从被窝里拖出来拉到了大街上,随后挖掘机轰鸣,毫不犹豫的就将好好的一栋民房给挖成了废墟。

    村名们即使报警也没用,因为刘承友安排的警车就停在不远的路口。反而是对这帮村名们说道,人家钱和安置房都给你们准备好了,这里没水没电的,又不安全,你们还住在这里这不是给我们警务工作故意制造麻烦吗。这里已经是施工区,坚决杜绝再住人。行了行了,赶紧拿着钥匙住新房吧!

    ……

    矛盾的积累不是一天两天了,市局和大柳行村的村民们简直是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现在又加上程晓东野蛮的命令,终于是激起了这帮民众们心底里的怒火,很多人完全是不顾一切的冲了上去,和一些安保队员们不仅仅是动手打了起来,甚至是直接冲进了警局门卫的值班室内,见啥砸啥,毫无顾及。

    马景涛终于是坐不住了,他猛的拉开车门冲了出去,简直是太不像话了,太不像话了。这样的场景怎么能发生在这种地方!烟海市警局是为人民保驾护航的!

    “住手!程晓东,是谁给您的权利,你这简直就是胡闹,胡闹!

    乡亲们,我是马景涛。市局发生了一些本不该发生的事情,这样的事情对我们烟海市来说,对我们市局来说,都是一种耻辱。但是我敢保证,从今后这样的情况就不会有,只要有我马景涛在市局的一天,我就会还给大家一个公道!

    刘承友畏罪自杀,这里面具体的原因还需要进行调查!我受市委市政府的委托,暂时主持烟海市市局的日常工作,大家有什么事情可以和我说,有什么不满意的,可以告诉我!

    另外对于你们大柳行村的事情我也是了解的!这样吧,我现在在这里就给你们一个承诺!别的我不敢保证,但是为你们一些人讨个公道这种事情,明天我就会去做!请大家相信我,相信我马景涛的为人。暂时先放一放,等我处理完市局现在这件事情,我会立刻赶到你们村,为大家解决好困难!大家说怎么样?”

    马景涛信心十足,有关于大柳行村的问题他是了解的,甚至于快速反应大队当时还过去维勤。而背后的猫腻马景涛现在已经清楚了。因为从刘承友家里搜查出来的赃款里面,就有董国权当时和刘承友两人私吞的拆迁款。

    老孙头一听这话立刻大手一挥制止了还想闹事的村名们!老孙头在城里打拼了几十年,不但老人很准,看事更有他自己的一套眼光。马景涛浓眉大眼,一脸方正,眉宇间更是透着无限的正气。而往前一站,不怒自威,颇有领导的架势!

    “你主持市局的日常工作,那么说你就是烟海市新上任的市局局长了!哎呀,青天大老爷啊,今个有您这句话我老孙头就带着大伙应承下来了。

    我们不是来闹事,只求给我们一个说法!把该给我们的给我们,还有不要在我们这些人的身上安放什么莫须有的名头,让我们出门找个工作都难!

    你是不知道啊,刘承友那个早就该死的东西简直就不是人,和烟海置业的董国权贪污了我们的拆迁款不说,还在我们的头上安放了一个违法乱纪不服从警察机关处理的罪名。

    就这个罪名,那是眼看着我们这些人出去找单位都没有正经的单位敢要我们,他这个瘪犊子简直是要把我们这些人赶尽杀绝啊!”

    “还有这事?”马景涛眉头紧皱。

    这时程晓东急忙跑过来解释道:“报告马局,这事我知道,为了限制他们购买机票给火车票,限制这些人离开烟海跑到上面乱嚼舌根子,所以他们在我们警察局内部网站上一直都是正在接受处理的身份,所以一查就能查到。”

    “胡闹!马上改过来,知道这是什么行为吗?简直是胡闹!你们这么弄这不是断人生路吗?刘承友究竟是要干什么!通知下去,立刻召开市局扩大会议,在下午一点半之前,所有副科级以上干部任何人都不能给我缺席!”

    马景涛气的嘴唇都在哆嗦,他想不出刘承友还做过什么,为了限制这帮人购买车票出城上告,真可谓是什么办法他都能使出来。而这样一来,不仅仅这些人务工的时候身份会受到用人单位的质疑,就连子女以后的上学就业包括参军入伍都会受到影响!

    这样的人还怎么配成为一名干部,一名为民服务的局长。联想到前段时间在海天置业处置抓捕徐右兵的问题之时,马景涛突然的心中好像抓住了一点什么东西的一般,好像隐隐的一直都有一根线,模糊的的,就在眼前不远的地方……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