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8 非常满意
    杨进对刘承友的死负有推卸不掉的责任,并且感到非常的心痛。 ?刻的他把自己的一切怒火都疯狂的压抑着。杨进已经学会了波澜不惊,甚至是养气的功夫已经练到了极致。

    他把这一切都归到了徐右兵的身上。是他,是他造成了现在这种让自己非常被动的局面。让自己看着自己的爱将为自己流尽了最后一滴血,沦落到不得不跳楼的下场!甚至是杨进看着这一地的财富珠宝、古玩字画,更加为刘承友不忍!这么多的金钱,他都没有来的及收拾转移,竟然全被抄了出来!

    我将怎么去面对刘承友的家人,怎么安抚她们!

    不过短暂的失神过后,现在他看着坐在主席台上自己右侧的马景涛却是感到一丝欣慰,感到非常的满意。马景涛很识时务,是一个非常懂得做手下良将的最佳人选。他懂得在关键的时刻怎么接领导的话,把钟山的话接过去,反而大大的捧了领导一顿。

    这样的干部才是具有高素质、大作为的最佳人选。杨进庆幸自己没有选错人,庆幸自己看人的准确性!从那次在海天置业自己坐在车中对马景涛的第一次接触中,杨进就看出了马景涛的水平,这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

    可是看着此刻侃侃而谈的马景涛杨进又有些失神,因为马景涛的一身正气是可以让任何人失神的。面对着这么一大堆金钱珠宝,马景涛目不斜视,仿佛桌子上放的并不是什么金钱与财宝而只是一堆废纸和一地垃圾而已。

    看那精致的和田玉马,无论是刀功还是质地方面显然都是最好的,那马鬃精致的程度直接把这匹玉马摆件雕活了,特别是那扬起的前蹄,勇往直前……

    想不到刘承友私下里还藏了这么多的好东西!自己就喜欢个玉石玉摆件啥的,因为杨进一直认为,玉代表的是风流倜傥,谦谦君子。而他杨进一直都自诩君子,自认为是一名素质极好喜欢附庸风雅,非常有才气的一名领导。

    可现在看来这个摆件是要充公了,即使不充公也有可能会被拍卖,也许卖掉后会退赔赃款吧!如果是刘承友在的话,碰上了这种事,他肯定会把这匹玉马藏起来,而找个机会献给自己。

    可是马景涛呢?

    咳咳!

    杨进为自己的又一次失神而感到恼怒,他轻轻的拿起了自己面前的矿泉水,打开,轻轻的喝了一口。看着下面掌声雷动的干警们,心中五味杂陈。站起身,在大家热烈的掌声中杨进轻轻的摆手,做了最后的发言,极大的肯定了马景涛的讲话,这才安然离开。

    会场上所有的同志都站了起来,他们感谢领导的到来,感谢领导的教育,目送领导的离开。马景涛带着市局其他领导急忙起身,匆忙送杨进上车。杨进心情复杂,即有对刘承友的惋惜,又有找到马景涛这个接力的欣慰。可是一出大楼正门口时,再见到那一地刺目的鲜血之时,杨进猛的就是一阵眩晕!

    在鲜血中他仿佛看到了刘承友正席地而起,与他怒目相视。刘承友满头满脸都是血,脑袋甚至是摔丢了一半,眼珠子都突了出来,鲜血和 脑 浆 混成了一片,惨不忍睹!

    “为什么,为什么要让我死!老板,我死了,难道你真的就好过了吗?为什么?为什么……”

    “杨书记,杨书记,请上车!”杨秘书小跑两步,快速的走到一号车前,为杨进拉开了车门,催促杨进赶紧上车!身为杨进的贴身大秘,他怎么能看不出杨进此刻的心痛,怎么会不明白领导的心思!刘承友虽然是走错了,跳楼了,负罪自杀了。但是论私人感情来说,其实刘承友是这么多干部中,最受杨进待见的一位。

    甚至于杨大秘书知道,杨进家的大门时刻向刘承友敞开着,甚至于杨进即使不在家的时候,刘承友也可以进出杨进家自如随便。而作为杨进的嫡系铁杆跟随者的杨大秘书,此刻又怎么会看不出来杨进心中的那份痛呢!

    丢车保帅啊! 逼不得已之时的常用之道!

    “好!上车!”杨进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屁股沉沉的坐在后座之上,杨秘书刚想关门,杨进低沉的声音又从车内穿出:“让马景涛过来一下!”

    “是,领导!”杨大秘书赶紧转身寻找马景涛的身影。

    马景涛一听立刻小跑着来到了车前,不想杨进竟然朝马景涛招手,让他坐进了车内。这一举动看在市局其他领导的眼中,顿时让一些还有些其他想法的人立刻断掉了他们那还隐隐存在的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

    想不到不知道何时,马景涛已经这么受杨进的待见了,在临走的时候还要特意的做一番交代。看来只要有杨进在的一天,这些人是别想有出头之日了,除非马景涛也和刘承友一样的跳了楼,要不怎么会有空位子来给他们坐。

    车中的杨进整个人都仰躺在后座上,头看着车顶,沉思不语。马景涛小心局促的坐在杨进的左手一角,而司机这个时候却是悄然无声的推门下车,轻轻的关上了前门。

    “刘承友虽然罪有应得,但是安抚工作还是要做好。人已经死了,造成的影响相当恶劣!他的家属和一对儿女都在山姆国,对于他额外的财产该没收的一定要没收,该处理的处理好!

    景涛啊,一个同志的腐化和败落,我认为责任并不完全在他自己啊!刘承友是我一手提拔起来的,很多人都会揣我的脊梁骨啊!”

    嘶!

    “领导!不会的,路是他自己选择的!领导,我认为这和您没有任何关系!”

    “就这样吧,让收敛师好好的给他化化妆,另外市局把安葬费帮他出了吧,其他的就不要管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虽然路走歪了,但是以前还是为烟海市做出过成绩的!”

    嘶!

    马景涛忍不住心中又是一阵抽搐,他有些震惊,震惊杨进的交代。如果不是刘承友的动作闹的太大的话,这个领导的意思是不是就会把一切隐瞒,甚至还有可能给这家伙开个追悼会呢?这简直太……

    咳咳!

    杨进又是一声轻咳,马景涛脸上的表情怎么会逃过杨进的目光。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