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2 早有预谋
    听着大军的叙说,徐右兵不仅有些怅然,烟海市大哥的女人就这么给刘承友办了。只是可惜,办完了女人,大哥却被刘承友火速送检,最后竟然被检查院以组织卖淫、逼迫卖淫,非法收容和非法拘禁以及黄赌毒等各种名头批捕。

    批捕就意味着犯罪份子的犯罪事实已经在公安机关侦查结束,犯罪事实已经基本确定。犯罪分子移交检查院进一步审理,不过犯罪细节还需要检查院进一步的核查,以便于检查院向法院提起诉讼,从而追究犯罪嫌疑人的法律责任。

    这真是连骨头带汤,榨的大奶是连渣渣都不剩。警察局这里没把人捞出来不说,还让人搜刮的倾家荡产;倾家荡产不说,连带着身子一块让人占了便宜,弄得自己贞洁都没了。

    大奶听到了这个消息气的直撞墙,就这么被唬弄了,你可知道姐姐也不是个省油的灯!曾经烟海市地下公认的一姐,虽然她知道这些披着人皮的狼不是个东西,但是她却没有想到刘承友这么不是东西。钱你拿了,人也给你了,可是为什么不守规则!

    破坏潜规则就必须要付出代价,大奶在心里盘算着,她要不惜任何代价干掉刘承友,哪怕就是干不掉,她也要刘承友身败名裂。于是大奶再一次的约见了刘承宇,并且主动到烟海假日宾馆开了一个海景大床房,并且在里面做好了一切的准备措施。

    想不到这次的约见非常的顺利,刘承友食髓知味,闲暇无事的时候一想起大奶在床上那让人蚀骨灼魂的滋味他就会坐立难安。烟海地下一姐的名头真不是白给的,那床上功夫简直让人神魂颠倒。

    他不明白老板为什么有着这样的女人还在外面勾三搭四,真是个不知道珍惜的男人啊!可是现在这个女人归我了,还必须是我的。不过既然要属于我,就要彻底的干挺你这个老板!

    欣然应约,刘承友直接入套。一进门就拥大奶入怀的上下其手,恨不得马上就霸王硬上弓。这几天憋坏了,见一次都需要偷偷摸摸的,自己的身份和地位太重要了,又是见老板的女人,这要是给有心人看了去,传播出去够自己喝一壶的。

    女人扭捏的半推半就,最后竟然被刘承友摸得浪了,辗转腾挪起来甚至是比刘承友都用力。真可谓三十如狼四十虎,五十坐地能吸土。这一顿盘啊缠的,甚至是连吸带转的,直接是没给刘承友弄晕了。直到是日上三竿,天过午时,两人方才如同一团烂泥一般的瘫倒在床上,各自休息。

    “大奶,想不到你不但人美,活更美。你就像杨贵妃一样的给力,老子可算是领教了什么叫做烟海市一姐!不过今天我不得不和你说一件事,你托我办的事我真是没能办好,上面盯得紧啊!小凤,你也知道这案子是上面直接牵头办的,必须要抓个典型,很不巧,你家老板就是上面既定的典型啊!

    不过你放心,虽然我这里暂时不方便说话,也不能直接干预案子的审理。但是老板在里面却是没有受到一点点的委屈,一天三个炒菜,啤酒香烟都有,三不六九还可以吃个烧鸡,小凤,我对得起你了!

    这事吗,就得拖,我已经帮你打点了,先在检察院拖半年,等风头过去了再看看,实在不行就是到了法院也可以再拖吗,经检了还可以再打回市局,到那时候一切重新侦查,还不是终究我说了算!”刘承友点了根烟,悠悠的吐了个烟圈,邪邪的看着大奶,一口烟气喷到了大奶的脸上,顿时呛得大奶直咳嗽。

    “打回市局?刘承友,你还想骗我!前前后后我可是给了你五百万,你不但是要了我的钱,想不到最后你连我的身子都不放过。你真是卑鄙,我就从没有见到像你这么卑鄙的男人!

    你一开始怎么答应我的,说什么我都认了,我徐小凤也不是个傻子,自打我八岁死了娘,就在道上混,是老板收容了我。做人要报恩,对老板我仁至义尽了,但是对你,我绝对不会放过你!刘承友,我要你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拿了我的给我还回来。否则不要怪我徐小凤心狠手辣!”

    “哎嗨哟!”刘承友一咕噜翻转身子从床上坐了起来,他顿时变了一张脸,如同饿狼一般的盯着徐小凤,一字一顿的咬牙说道: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这他妈邪门了,终日打雁我还能被雁啄了眼,徐小凤我告诉你,我想干什么你应该知道。正因为你是烟海一姐,被传得神乎其神的,所以老子对你才有点兴趣。识相的你自己好好的想想,我不嫌弃你这破身子,你就该感到荣幸。你家老板有啥了不起的,既然他走到了这一步,那就是摊上了。摊上了该死该活鸟朝天。

    可是徐小凤我告诉你,你还要活,你的孩子家里的老人还要活。你要是想明白了跟着我,我可以答应你,以前老板给你什么,你刘哥我照样可以满足你,甚至是只多不少!给,这就是你那辆奥迪8的钥匙,我想不到你是真没钱了,为了捞人车和房子都抵押出去了。

    真性情!真让我佩服!不过徐小凤,这也正是我刘承友欣赏你的地方,你要是乖乖的跟了我,你想想,如果把我侍候舒服了,我随便丢点什么给你打理起来,可是要比一家ktv赚得多!

    但是我也请你好好的想想,认真的考虑一下!别的我不说,也不动。不过两孩子那可就说不定了。徐小凤,不是你刘哥我威胁你,其实真是你刘哥我太欣赏你了!怎么样,答不答应你给我个痛快话!”

    徐小凤有心理准备,他知道刘承友绝不是一个简单的主,可是让她想不到的是,刘承友竟然对她早有预谋。难道他老早以前就打上了自己的注意?

    这个王八蛋绝不是威胁自己,身为烟海市的警局局长,真想要对付自己倒是无所谓,可是他真要是找几个人对付自己那两个可怜的娃,徐小凤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好。到了现在徐小凤才明白了刘承友的可怕,也暗叹自己命运的可怜。难不成自己算是掉了阴沟里,被这个狼一手控制住,再无翻身之日了吗?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