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4 为你而舞
    演艺中心的灯光有些灰暗,台柱子小红正在不断闪烁着的灯光下劲爆的热舞。?幻情调的演艺中心和走廊尽头迪吧内的震憾音乐完全就是两个氛围。一个舒缓迷情,一个歇斯底里。

    而自然,到演艺中心这边来的多是一些成熟男女,他们或坐在卡座里,或者就近坐在t台下,经过大军之手改造过的小姐们现在已经不叫小姐了,而应该叫招待或者是侍应生。不过你如果非要叫声小姐或者公主的在这里也没有人和你急,不过多半一眼还是能够看出来你是个老司机。

    t形台上正上演着一场扭摆着身体的内衣秀,小红在t台的最前端穿着一个简直是短的已经不能是再短的小皮裙在跳钢管舞。后面的t台内衣秀说起来就是给小红准备的一个衬托。

    台下无数客人正为小红尖叫,因为小红的身体的确是韧性十足,一场钢管舞差点让她秀成了柔术。

    徐右兵煞有介事的盯着t台一直看,对于徐小凤感谢大军的一跪他没有任何兴趣。不过虽然是眼在t台上,不过徐小凤和大军的对话徐右兵却是一字不落的听在了耳中。

    这女人还行,人都说波大无脑,可是她还算懂道理,知道来感谢大军,更知道关键时刻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不过说不说不都一样吗,刘承友已经是死的不能够再死了,难道还能从停尸房内还魂出来再找大军和徐小凤的麻烦不成!

    眼角淡淡的扫向大军,果然见大军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竟然起身招呼徐小凤在旁边坐下,对徐右兵介绍道:“老大,这是徐小凤,徐姐,徐姐可是真正的烟海市一姐,她的传奇要是和你说说,恐怕能说上三天三夜!”

    转回身大军又向徐小凤介绍道:“徐姐,这是我大哥!亲大哥,比亲大哥都亲的大哥!这里的一切都是我大哥的,包括我在内!”

    噌!

    一听这话徐小凤可不敢在徐右兵面前托大,那是急忙站了起来,不过到是豪爽的伸手和徐右兵握了握,樱唇轻启,有些很不自然的说道:“大军,你这不是逗姐玩吗,姐哪还敢被人称为一姐,真是开玩笑了。

    徐哥好,想不到你也姓徐!第一次见徐哥,想不到徐哥这么年轻。不过你可别听大军瞎咧咧,什么一姐不一姐的,那都是曾经几百年的老黄历了。我现在就是徐小凤,一个可以舍弃任何,包括我所有的一切,而只想救回我家老板的女人。

    大军!上酒,我要和徐哥喝一个!”

    徐小凤真情流露,人更显得豪迈无比,她一头大波浪的卷发,全身上下火红的乔其纱连衣裙使她看起来更显妖艳,浑身都散发着无尽熟女的气息,特别是那一对惹眼的胸器,在开襟处鼓鼓囊囊一直忍不住的像要往外蹦,直看的徐右兵无比汗颜。

    “小凤姐你客气了,刚才大军还在说你。我对凤姐你的为人非常的倾佩。不离不弃真性情,绝对可以称得上烟海市女子中的楷模,所以这一姐的名头小凤姐你当之无愧!”徐右兵这番赞美,可是发自内心的。身为大奶,在老板身陷囹圄之时,二奶席卷了一切钱财逃跑之际,还会不离不弃的想尽一切办法要把老板给捞出来,只这一点,就可以称为女中楷模。

    徐小凤阅人无数,从八岁的时候就混迹江湖,可是对徐右兵,她有些看不明白。徐右兵的这一番话说得真诚,没有一点恭维的意思,让她竟然一时间找不到反驳的借口。

    不过正好这时小曼端着一瓶烟海市金奖白兰地走了过来。酒已启封,堪堪斟满数杯。徐小凤见状直接端过来两杯,一杯递于徐右兵,一杯自己托着就和徐右兵碰了一下:

    “兵哥,初次见面,姐不姐的都是朋友们抬举,道上男子为尊,既然你是大军的老大,那也就是小凤我的老大,小妹这里先干为敬,还希望兵哥不要嫌弃!”

    “哈哈哈,凤姐说得对,你还真应该好好的感谢兵哥,其实你那件事都是兵哥运作才可以办得到的。兵哥的实力可不是吹的,不要说一个刘承友,你就是再来三个五个刘承友,兵哥都能一拍子把他们全都干趴下!”

    大军实时的奉承着,这小子生怕徐小凤瞧不起自己这位年青的老大。其实大军一直认为,做老大的就应该是四五十岁的年纪,一脸的威严之像,甚至是一举一动,都带着无尽的装b范。

    比如说穿个长袍,叼个烟斗,戴个大扳指什么的......

    可是大军的奉承,却是让徐小凤忍不住心中再次波澜起伏。她一直认为帮了自己的是大军,更是大军身后的那个女分队长。可不想原来还有其人,恩人就在眼前啊!

    “兵哥!怪小凤有眼不识泰山,我干了,兵哥随意就好!大军,开一号包厢,兵哥来了怎么能坐在散席。既然兵哥帮了我这么大的忙,姐今个高兴,就为兵哥舞一曲!”

    “舞一曲?”徐右兵客气的喝了一口酒,他没有全干,毕竟他认为自己没必要认识这个什么徐小凤。再仗义她也是别人的老婆,并且还是一个被人遗弃的大奶。交往这样的女人徐右兵没兴趣,就算是你人长得再好,再仗义,恐怕也和我没有一毛钱的关系吧。

    不过人在江湖身不由已,面子事还是要给的。所以徐小凤干了,徐右兵只能是喝一口。

    “凤姐你当真?”不想一听徐小凤要为徐右兵跳舞,大军却是一愣,竟然有些不相信的又问了一句。

    “当真!虽然我今生发过毒誓,不再为任何人跳舞,但是今天我要跳,要为兵哥跳一曲。因为兵哥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已经没有任何可以报答兵哥的了,能拿的出手的,恐怕只剩一舞!”

    徐完对徐右兵深深的一躬,径直带头就像二楼走去。这家夜总会本来就是她徐家的产业,所以哪里有什么,徐小凤比大军都清楚。

    “发过毒誓,大军,我们可不能让人家破了誓言!这东西就是个信仰,其实也是自己对自己的约束。这样不好吧,更何况只是跳舞而已,你是不是......”

    “我靠,兵哥,你不会是在开玩笑吧。凤姐一舞啊,想当初都是上央视的角,只因为长得太好,舞的太美,所以愣是被无数人惦记上了。凤姐几乎是从京城逃回来的,因为她不想为了自己能跳舞而对不起曾经救过她的老板,那些心酸事更没法说了,这事我们全烟海市的人几乎都知道啊!凤姐一舞,九天失色!你要是不看,这辈子算是白瞎了!”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