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8 打断你的腿
    一杯酒直接泼脸,在座的都蒙了,而反应最快的就是大军,这家伙蹭的一下站了起来,一巴掌就向徐小凤扇去。

    “住手,这要是子弹我早就死了,你现在打她又有什么用。泼的好,有骨气,有烈性,不愧为烟海市一姐!”徐右兵一伸手挡住了大军,随即抹了一把脸上的酒水,讪讪笑着说到:

    “不早了,散了吧!今个喝的有些多,不过我说的事是真的,小凤要不你再考虑考虑。影视公司我准备交给陈晓雅打理,大军,送我去海天置业,我想这个时候她应该还没有休息,去碰碰运气吧!”

    徐右兵说着话已经站起了身,朝依旧还愣着的一伙人点了点头,又很特别的看了一眼徐小凤,这才信步向外走去。

    “兵哥,你等下,我帮你换套衣服,最少你也该洗把脸,要不一身酒气,你怎么去见人!”小红在后面快步的跟上,刚想拉住徐右兵,不过却被徐右兵淡淡的摆手给挡回去了。

    换衣服,完全没有那个必要。徐小凤泼酒的时候尽管徐右兵有些微醉,不过还是第一时间躲过了大多数的酒液,只有少数溅到了脸上而已。洗把脸还是可以的,徐右兵可没兴趣穿别人的衣服。

    走进洗手间洗了把脸,徐右兵刚探出头,身前就递过来一条雪白的毛巾。只见徐小凤非常尴尬的站在面前,无比后悔的说到:

    “兵哥,我错了,不该用酒泼你,我没素质,我......”

    “哈哈哈,哈哈哈哈,泼就泼了,有什么大不了的,都喝多了吗,朋友之间打打闹闹的很正常。不过我总以为你想多了。算了算了,我说的那事你考虑一下就好。今个不必回答我,晚上回去好好的想想,我又不是要逼着你去干什么,这事是对你好!”

    徐右兵也不知道怎么了,随口就说了一大堆。可是他却不知道,他越是这样说,在徐小凤看来心中越是没底。她能过来道歉,给徐右兵递毛巾还是狗子指使的,要不依照她的性格,即使是这个时候与徐右兵由此结下了梁子,对徐小凤来说又有何惧。

    徐小凤认为她就是一个女人而已,并且现在已经是要钱没钱,要身子也是被人玩过了的。你就算是想报复我又怎么样,难道还能把我卖去**不成。呵!如果真到了那一步,徐小凤相信,不用等着谁来逼自己,自己恐怕已经离开这个人世了。

    徐小凤现在就是心如死灰,甚至想到的是什么事情也没有比死亡更可怕的吧,真要逼我我就去死,混到了这一步,连死都不怕,还在乎接段梁子吗?

    而对于徐右兵来说,被人当脸泼了一杯酒,这要传出去可就成了大笑话。兵哥是谁,如果在他不愿意的情况下,有敢泼他一脸酒的,恐怕早死了。可是今个徐右兵真的不想生气,原因很简单,因为没有生气的必要。站的高度不同,心中所想的问题就不一样。自己诚心揽才,而在徐小凤看来却是对她另有想法。

    这对徐右兵来说是无奈的,甚至是不想继续解释。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想赶紧的找个经理人,影视公司的明面经理人。甚至是想把影视公司挂在海天集团的名下,借陈晓雅的名头赶紧把自己那些钱给洗白了。兵哥现在郁闷啊,刚才回家的时候他就在想。这么多年了,自己当兵十年了,父母还蜗居在筒子楼状的简易楼里面,这不是别人的错,这就是自己给人家当儿子的无力啊。

    当自己带赵 敏回家,看到父母那尴尬的神色,徐右兵第一时间就明白了父母亲在想什么,自己家太穷了,根本就配不上赵敏的身家。

    如果自己有钱的话,徐右兵真想明天就带着父母去挑一所大房子,还是那种精装修360°的全景房,一面看山,一面看海。最好能直接买个小别墅,还是海滨带个小花园游泳池的那种,让父亲母亲美美的住进去,好好的享受下半辈子的幸福生活。

    但是现在的徐右兵是郁闷的,所以刚才坐在卡座中的他是又喝了不少。虽然说这次出去他弄到了不少钱,但是想要正经的花销,恐怕还需要洗一段时间。

    而想到了影视公司,徐右兵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陈晓雅,这个几乎被自己遗忘了的女人。不过如果想有人帮自己打理好自己的影视公司的话,恐怕陈晓雅是最好的人选了。因为兵哥可不认识几个经商的大佬,再说越是经商的朋友,如果真要合作的话,恐怕他们算计的多是自身的利益。

    而对于陈小雅,徐右兵却有着一种莫名的相信。他相信只要是自己提出来了,陈晓雅多半就不会拒绝,并且很有可能非常惊喜的答应自己。因为徐右兵感觉,其实陈晓雅看起来是个大老板,有钱人,但是海天置业到了今天这个地步,诸事进行的都不太顺利,恐怕仅仅是银行贷款,对于海天置业来说,每一天都是个不少的负担。

    阻止了大军直接要把他送到海天楼下的打算,徐右兵在离海天置业还有二百多米的海滩处就下了车。喝了一肚子酒,他有些燥热。虽然已经入秋,可是今个这天还是闷热的厉害,烟海市听说一直都没有下雨,所以暑潮还没有退却吧。

    看着大军驱车远离,徐右兵干脆脱了鞋拎着鞋带,光着脚向沙滩上上走去。烟海市滨海浴场的海沙又细又白,一脚踩上去软绵绵的,特别的舒服。他记得海天置业后面就是个小码头,那里就是自己第一次来海天,并且生死逃离的地方。

    也不知道那艘小汽艇还在不在,如果在的话开着汽艇在大海中兜一圈还是非常惬意的!徐右兵一边想着,脚下禁不住加快了步伐。

    “谁,你给我站住,抓小偷,抓小偷啦!有人偷快艇!保全......!”

    一个女声,惊声的高叫着,可是仅仅是刚刚叫了一句,嘴巴便被人堵住了。堵住她嘴巴的手还带着一股子脚丫子味道,让一个浑身雪白仅穿着个泳衣的女人差一点就吐了。

    “呜...呜呜...你,放开我,流氓,臭流氓!你...放开...怎么是你?右兵!真是你,你回来了?你还好吗?”

    惊呼过后的陈晓雅真的想狠狠地咬这个臭手一下,熏人的脚丫子味道让她作呕。什么人啊,竟然敢用抠脚丫子的手直接捂住自己的嘴。这要是等保全过来了,看我不让他们打断你的腿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