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9 那句话还算数吗
    “陈晓雅?哈哈哈,当然是我,不过我就纳闷了,你遇到抢劫或者是袭击的时候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大喊大叫吗?难道没人教过你?在没有实力与犯罪分子对抗的情况下,你首先应该做的就是怎么不被犯罪分子发现,然而要是被发现了,你应该想到的是怎么与犯罪分子周旋,而不是这样第一时间大吼大叫。火式,很容易让犯罪分子受惊,从而做出极端的方式,铤而走险。”

    “徐右兵,你回来了!真的是你?”陈晓雅好像根本就没有听到徐右兵在说什么,而是继续又喃喃的问了一遍。对她来说,在这个闷热的夏夜,能够再次邂逅徐右兵,简直就是她最大的欣慰。

    还好,这家伙终于是来了,他还记得我,还记得这个地方!

    她在屋子里闷得有些受不了,实在是受不了了。公司里一大堆乱账,看得她焦头烂额。自从董国权死后,公司突然多了一堆死帐坏账,还有一大堆简直让她看得眼花缭乱的、可以说是完全弄虚作假的伪账。

    这些账多是海天集团以及海天置业对第三方应付的账款。可实际账面上这些账已经是付完了的,但是具体来看根本就没有付。由此董国权死后给陈晓雅造成了一大堆的麻烦,成批的建筑材料供应商好像是突然一起商量好了一般的,径直拿着账本找上门来和陈晓雅要账。原来海天在外面建造的所有小区,三年来大部分的建筑材料都是赊欠的。

    三年啊,海天在三年内正是最辉煌的时期,建造的烟海市安居工程以及商住楼十几处,每处算下来材料款都是个惊天数字,十几处加起来就是上百亿。这些钱都哪去了,公司账面上可是全都付清了啊。但是现在亲眼见到人家供应商拿出来的证据证明,钱根本就没有完全的付给他们。

    上百亿的巨款,压在陈晓雅瘦弱的肩膀上,哪怕就是她卖掉自己的一切,也不够用来偿还这些巨款的。这些年来她是赚到了很多钱,可是这么大的集团,一个一两个亿的窟窿堵起来还是可能的,一下子上百个亿!陈晓雅在第一时间就冷静了下来,她知道,海天应该宣布破产了。

    除了这些窟窿之外,再加上银行的几十亿贷款,海天只有宣布破产拍卖一条路可以走。这么大的漏洞,都只因为董国权欺上瞒下瞒过了所有的人,把陈晓雅这个总裁给架的死死的。

    一直思考了几天几夜的陈晓雅,已经憔悴到了最无奈的地步,她甚至已经整理好了有关的材料和一切手续,心痛的伏案写好了《企业关闭破产预案》,准备正式提出申请。

    这几天杨秘书一直都在联系自己,甚至委婉的提出来杨书记想请自己吃饭。这么多天了,不知道何时起,杨进要约自己已经交给了秘书,自从那次在自己的总裁办遇到了徐右兵之后,杨进再也没有直接约过自己。不过还好,正是这样,陈晓雅却是更可以直接推掉。

    如果杨进亲自约自己自己还需要考虑一下究竟是去还是不去。自己想要在烟海市继续发展,就不能不和烟海市有关领导层打交道。

    可不想,推脱一次两次三次五次可以,时间长了,杨秘书的口气越来越不善。竟然前次直接告诉自己,有些事,不是可以随便由着自己的性子胡来的。身为一个大企业的领导,首先应该想的就是多为自己的企业考虑考虑。

    而就是在那次电话被拒绝之后,陈晓雅明显的感到,讨债的都来了!

    而今天,杨秘书的电话很不客气,就在刚才,他甚至是直接威胁,如果在明天中午,不能够赴杨书记的邀请的话,那么海天是不是就应该改名了。

    是啊,如果明天,自己再不妥协的话,那么说自己辛辛苦苦打拼的海天,终究就要易手他人了。陈晓雅知道这一切都是算计,甚至是一开始,从自己老公把董国权招聘到了公司的时候,其实就是人家给海天挖下了一个巨大的坑。

    而到现在,陈晓雅终于明白了一直在算计和夺取海天的那个人是谁——他就是杨进。

    只是自己苦无证据,虽然此刻的陈晓雅如同拨云今日茅塞顿开,可是她清醒的知道,此刻,越是这个时候,其实越是找不到一点证据可以证明这事是杨进在后面一手操纵的。哪怕就是自己录下来杨秘书先后的几次电话内容也是无济于事的。因为如果把这些提交给法院的话,仅仅是杨秘书自己就可以为他自己辩解,他完全是出于对一个企业的关心,而替杨书记约见陈晓雅谈一谈。

    毕竟烟海集团乃至于她旗下的烟海置业怎么说都是烟海市数一数二的民营企业。这么大的一家企业出现了危机的话,那么对烟海市的经济,将会带来严重的打击。

    人家杨书记完全就是本着一心为公而要约谈陈晓雅这个总裁吗,怎能说别有企图呢,你是不是自己想得太多了,杨书记这么大的领导,会看上你这么一个还带着个孩子的寡妇吗?

    想来想去的陈晓雅心中是越来越烦躁,尽管办公室内的空调已经开到了最低,可无奈她烦躁的心,此刻就像是里面着了火一般的难受。她鬼使神差的就换上了泳衣,打开电梯,想到了下海游泳。她甚至在想,实在不行的话,自己是不是就屈服了吧,反正已经都这样了,自己又不是什么良家黄花大闺女了,哪怕就是委身做个情人又如何。

    可是直到陈晓雅来到了后面的小码头,在看到了那艘游艇的一刹那间,她突然痛苦的蹲在了地上,甚至是忍不住双肩一阵抽蓄,委屈的眼泪直流。

    真的要这样吗,难道真的要这样吗?如果是他在,他会不会同意我这样做,如果是他在,他又会给我什么样的建议呢!

    可是即使是他在又能怎么样,他能够挽救海天吗,他能够一下子拿出来几百个亿帮助海天偿还一切债务吗?要知道他仅仅就是一个当兵的而已,即使他的身份有些特殊,是名勇士那又如何,他毕竟只是个兵蛋子,又怎么能够斗得过有权有势的杨书记呢?

    “右兵,你还记得你对我说过的那句话吗,你的那一句只要是有你在,哪怕就是天塌下来都有你顶着,还算数吗?”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