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0 红晕升腾
    莫名的徐右兵心中就是一颤,今天的陈晓雅很奇怪。? ? ?曾经答应过要帮她,可是现实呢,现实就是自己一走了之,甚至是不再联系。想想当初自己私闯她的办公室,还把她压在了沙发上,再后来的被动带她逃离,一切的一切,一朝朝、一幕幕,现在想起来,仿佛就在眼前。

    只不过是不是记得说过天塌下来自己都会扛的话,徐右兵的确是忘记了。

    一股无端的负疚感袭上了心头,无论自己说与没说,这个时候都不能拒绝。陈晓雅是什么样的女人,什么样的身份,如果不是实在为难的话,她怎么会轻易地出口。

    “是不是工程上遇到什么难题了?还是因为拆迁的事情?”徐右兵放缓了语气,决定扛起来。

    “拆迁?做房产开发的,怎么会害怕拆迁!右兵,我们兜一圈好吗?我想找到先前那种紧张刺激的感觉,可以忘了一切,眼前看到的只有速度和逃生!”陈晓雅长叹一声,他没有回答自己,更没有再次的对自己承诺什么。看来他和那个叫赵 敏的女孩是真心的,那么说自己终究只能是一相奢望了吧。

    “上船!”徐右兵痛快的上了快艇,伸手一把将陈晓雅给拖了上来,看到了驾驶位椅背上的救生衣,徐右兵随手摘了下来,帮陈晓雅认真的系好,拉动马达,大声的说到:

    “速度,还是激情!人生就应该搏一次,小雅,你本身就应该是快乐的。只是你给你自己的压力太大了,你给你自己的,再加上他们给你的,加在一起,已经超出了你能力的负载范畴。不过你放心,既然你把我当朋友,我说过的话就算数,不只是现在算数,我徐右兵只要是承诺了,这个承诺直到我死之前,都是有效的!”

    “不许胡说,你这人怎么能这样口无遮拦!”陈晓雅猛然起身,竟然伸手堵住了徐右兵的嘴,她很不想听徐右兵说什么死啊死啊的,她认为很不吉利。做生意的都很在乎好彩头,很讲究一些象征着美好会给人带来幸运的一些东西。而陈晓雅更是如此,情感细腻的她,在听到徐右兵的一个死字出口之时,就恨得猛然直跺脚,本能的站起伸手掩住了徐右兵的嘴。

    吧唧!

    “真香!软软的,像糯米!”徐右兵很没正形的竟然对着陈晓雅粉嫩的小手亲了一大口。陈晓雅的小手精致无比,手指细 长嫩 白,指甲尖尖的画着美甲,美甲上还镶嵌着美钻,怎么看,都有一种让徐右兵很想咬上一口的感觉。

    “你,流氓!”陈晓雅一把将自己的手抽了回来,脸上瞬间一片粉红。月下美人如画,腮如蜜桃,好一个娇羞的动作,刹那间看得徐右兵忘乎所以。

    此情此景,月上中梢。宁静的夜晚一片祥和,海风徐徐的吹起,海浪轻轻地摇荡,一膄快艇中的徐右兵和陈晓雅,两相凝望,几乎看得痴了。

    “亲一下就是流氓了,切,我还想亲一下。亲一下又不少块肉,其实我是想咬一口,香香的,味道不错!不过就是怕你疼,还有我可没有虐待倾向!”徐右兵依旧在语言调戏着陈晓雅,今晚上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么多话,难道是酒喝多了,平时还真没喝过这么多的酒,看来喝酒也有个好处,那就是语言表达起来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根本就不需要顾忌。

    “徐右兵,你混蛋!还不走!”陈晓雅杏眼圆睁,似娇微怒,脸上红晕升腾。几何时都没有人敢和自己这么说话了,这个臭小子,真是什么话都敢说。不过这话听起来怎么就这么怪怪的,让人心里一圈圈的直荡涟漪。

    “是,总裁大人,小的立刻就走,您坐好了,小的带你飞向畅想的天空,在大海中翱翔!”徐右兵豪气顿生,猛地拉起操纵杆,汽艇箭一般的出港,直向海天!

    强大的推背感直接让陈晓雅心悸,这个棒槌,一点都不懂得温柔。他还是那么的生猛,就像一个天神,驾船出海,所向披靡。他就像一个探海夜叉,此刻正风云骤起,龙争虎猛。

    陈晓雅死死的抓住椅背,海风迎面吹散了秀发,吹开了愁云。此刻的她看着他架势快艇的背影,心中在刹那间变得宁静,安翔,思绪飘远,睹人天外。

    好宽阔的背影,好棒的背肌,好认真的姿势,结实的臂膀孔武有型,这样的男人才会是女人结实的依靠,最有力的港湾。陈晓雅累了,她真的很累很累,几天来都在疲于工作,就连小志也送到了青屿的爷爷奶奶家里,自己全力的和这帮讨债人周旋。更有甚者,有人直接放言,没钱也可以,肉 偿!

    麻蛋!老娘的肉你们也配尝!陈晓雅邪恶了,她恼怒的暗骂一句,心中此刻已经与那帮讨债的又斗成了一团。可是她越是坚持,越是表现出坚决要对账查账,实在不行要走法院的路子,也不会轻易的付款之时,就见一个茶杯迎头飞来。一个在烟海市很有气势很有路子的建材供应商直接站了起来,狠狠地指着陈晓雅大声的叫骂道:

    “臭 婊 子 ,不要给脸不要脸,再给你最后一个星期,最后一星期的时间。你要记住,你欠我们的可都是材料款。既然买了我们的材料你就需要付钱。别和我谈法院,就是到了法院我还是那句话,有钱还钱,没钱 肉 偿!”

    “你出去,你出去,你给我滚出去,保安,保安!......”陈晓雅大声的呼叫着保全,因为这个供应商的恶抓就要抓到自己的胸前了,他们怎么能够这样,这样侮辱自己呢。自己可是烟海市最有能力的开发商啊,自己可是海天置业的总裁!

    “小雅,小雅你怎么了,你醒醒小雅,你做噩梦了吗?小雅,究竟发生了什么,你和我说说,只要有我在,天塌下来也由我顶着!”徐右兵刹那间回头,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陈晓雅的异常。听到她睡梦中痛苦的嘶吼,徐右兵大男子主义瞬间泛滥!

    嘶!只是这一句天塌下来有我顶着一出口,徐右兵立刻愣住了,曾几何时,此情此景,好像自己真的向陈晓雅这么承诺过......

    乖乖,老子啥时候养成了这么一个臭毛病,这一脑瓜崩弹上去,还不直接把陈晓雅给弹晕了!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