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1 今天是七夕
    “不要,你们不要靠近我,不要,你不要动我,拿开你的脏手。?小? ?说? ?逼我......”陈晓雅还在梦中,似乎昏睡不醒。徐右兵伸手向陈晓雅的额头摸去,滚烫一片!

    “卧槽!发烧了!你这不是神经病吗,发烧了还让我带你在大海里兜风,简直是不要命了!”徐右兵气恼的手指如钩,想要狠狠地弹陈晓雅一个脑瓜崩,可是在手指即将接触到陈晓雅那光洁的额头的一瞬间之际,他又迅速的收回了。

    此刻的他酒已被海风吹醒,再次凝神定睛看向陈晓雅风韵无比的精致面容,竟然有些仓促与焦急。这大半夜的,这不是要命吗,高烧还要吹着海风,那离肺炎就不远了。徐右兵狠狠地臭骂了一句,想起自己今晚上来找陈晓雅的主要事情还没有说,现在到是又遇上了这么一桩麻烦事。

    “奶奶的,好像老子每次遇到你都没有什么好事,不是被人追捕就是厄运缠身,你就是我的火云邪神,总是把我弄得火急火燎的折腾不休!”

    一把扯过了陈晓雅的随身手包,打开,从里面找出陈晓雅小巧的手机,徐右兵忍不住大叹。想不到身为海天置业的总裁,用的还是几年前的直板。不过这种手机开机密码设置最简单,仅仅是长按米健就可以解锁。

    翻找出通话记录,徐右兵盯着一个叫杨秘书的眉头紧皱,因为杨秘书后面还有三个字——皮条客。

    详细的查看杨秘书与陈晓雅的通话记录,上下翻看竟有十几条之多,通话时间也很长,每次都有六七分钟,甚至还有十几分钟以上的,最短的是拒接和未接电话。

    这个杨秘书是谁?

    以陈晓雅的身份不可能在自己的手机里存有其他企业领导秘书的电话,更不可能还在人家的名字后面邪恶的加上“拉皮条”三个字,那么说这个杨秘书很可能就是官场中人,而官场中人,又会是谁?

    “狗子,限你在五分钟之内给我查到这个号码的持有人是谁,杨秘书1380898xxx8。”

    快速的挂掉电话,甚至都不想听狗子烦人的辩解,什么已经是下半夜了,老子要你查,你就得给老子查!

    徐右兵又找到了陈晓雅助理的电话打了过去。一会的时间接通,里面传来一个紧张的女声:“陈总,我是山山,陈总你怎么了,是不是又睡不着了?”

    徐右兵没有说话,又睡不着,难道陈晓雅这些天都一直没能好好休息吗,那么说她一定是遇到了非常麻烦的事情,可究竟是什么事情呢?

    “陈总,是不是杨秘书又逼你了,陈总,你别怕,我还就不信这个世界没有王法了,再说小志的爷爷不是在省城吗,还是退休老干部,难道他们真敢无所顾忌,做出来禽兽不如的事情来吗陈总!陈总,要不要我过去陪你,我马上穿衣服......”

    电话中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看来是女孩子在穿衣服,可是突然徐右兵听到话筒中又传来了一个声音:“麻痹的,大半夜的也不让人好好睡觉,我说温秀山,你要疯了还是想咋地。你是她的职员,不是她家保姆!一个寡妇成天臭美什么,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几斤几两的货色,被杨书记看上了那是她的福气。哪个美女企业老板不是这样,想企业好好的发展,就必须要承受潜规则。”

    “你!墨家,你怎么能够这么说,你这是什么思想,你怎么思想这么低俗,我真是看错你了!你起开,让我走!”墨家懒懒的动了一下身子,非常不屑的冷哼一声继续说道:

    “我思想低俗,这都什么年代了。女人拿身体上位很正常。山山,别怪我说你,你成天跟着她混早晚都要玩完,海天置业已经不行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成天堵在她办公室要账的没有十个也有二十。而我早就听说了,海天现在就是资不抵债,早晚完犊子。我劝你还是早抽身的好,别等着最后瞎忙活,连工资都拿不回来!”

    “墨家,我真是看错你了,做人要有始有终,你怎么能够这样,在人最需要的时候离开。陈姐是一个多么好的人,她不仅仅是一个好领导,更是我的好朋友,就是不给工资,为了朋友我也要去!”

    “去去去,去你麻痹去,不给工资你去个毛线。不给工资你吃什么,花什么,穿什么,住什么。我告诉你说山山,就你这样的,要不是看你是个企业高管,还是总裁助理赚得多,我才对你没兴趣!你滚了更好,老子再找个更好的!”

    “你说啥?墨家,有种你再给我说一遍!墨家,你就是个禽兽!王八蛋!”

    砰地一声,也不知道电话对面山山把什么东西砸在了墨家的头上,就听墨家一声惨叫,紧接着山山一脚就被墨家蹬下了床!

    “滚你麻痹的,你敢拿台灯砸老子,要知道你住在我家,滚滚滚,滚!臭 婊 子,和你家老板一个德行!赶紧给我滚!”

    徐右兵默默地挂断了电话,他想不到自己一个电话给山山惹来了这么多的麻烦,而再看自己的腕表,已是半夜三点了,而日期正是七月初七!

    我靠,农历情人节!

    轻轻地拉动马达,徐右兵缓缓的往回赶。没有任何办法,只能自己想办法先帮陈晓雅退烧。慢慢的加速,避开风向,徐右兵终于是驶回了小码头。抱起陈晓雅,步入地下二层,找到了先前的那个电梯,徐右兵试探的在陈晓雅的手包中一阵摸索,还真有一把钥匙。

    打开了电梯,直上十八层,徐右兵的脚步忍不住慢慢的放缓。曾几何时,自己是闯进十八层的,而同时带来的更是狂风暴雨。想刘承友不顾一切的对自己下达了抓捕的命令,开枪射击生死不论。不过现在死的可不是自己,而是刘承友那个王八蛋。

    摇了摇头,抛去一切回忆,电梯门打开,映入眼前的竟然还是当初那个一模一样的总裁办!宽大的水族箱,精致的小巧笔记本电脑,桌上还有一个相框,里面是陈晓雅与小志小时候的合影,不过怎么看相框中的照片都是被剪了一样,旁边少了一个人的存在。

    沙发还是那个沙发,竟然还是那个粉红色。徐右兵轻轻地把陈晓雅放在了沙发上,低头再看,竟忍不住血脉喷张!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